和乔妈在一起的所有日子 都无限灿烂

    我的生命是从我睁开眼睛
爱上我母亲的面孔开始的


——乔治·艾略特




乔妈是个美人



有人曾说我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很美

我骄傲的回答“因为乔妈长得好,基因好”

可是而今回过头,却发现她的眼角已经爬满了皱纹,再也不如记忆里的那般清澈明亮。

似乎真的应验了那句话:岁月偷走她的美丽加之我身,她却甘之如饴。

因为她愿用一生的美好来换永远我微笑的眼睛

乔妈是个超人


曾经在我的世界里,她是万能的

学生时代顽劣,和哥哥都不省心
可那些闯下的祸,她也总有解决办法
遇到的所有困难,第一时间都是找她

而今学业和工作都慢慢独挡一面,乔妈倒是闲适在家养花练曲不问职场

岁月偷走了她的能力加之我身,她也甘之如饴
因为她愿用一生的能力来换我无所不能

  “假如你忘记了爱,请记起你的母亲。”


——泰戈尔


童年的时候,对母亲只是一种依赖。少年的时候,对母亲也许只是一种盲目的了解。


只有当生命的太阳走向正午,人生中有了春也开始了夏,对母亲才有了深深的理解,深深的爱戴。

回首悠悠往事,突然感悟到母亲是一种岁月,从绿地流向一方森林的岁月,从小溪流向浩瀚无边大海的岁月。


乔妈教会我的 , 是细腻绵长又深沉的爱


奥尔科特的《小妇人》里是这么描述的:

她们转过拐角之前总要回头望望,因为母亲总是倚在窗前点头微笑,向她们挥手道别。不这样她们这一天就似乎过得不踏实,因为无论她们心情如何,她们最后一起所看到的母亲的脸容无异于缕缕阳光,令她们欢欣鼓舞。

乔妈无疑是这样的存在,她给予我的是无限的温柔与安定

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像她那样。她非常温柔,就像一只鸽子;她也很勇敢,像一头母狮……毕竟,对母亲的记忆和她的教诲是我人生起步的惟一资本,并奠定了我的人生之路。

——安德鲁·杰克逊

乔妈的爱与生俱来,不犹豫,不害怕,不计较;双手奉上她所有的深情。是最值得我说“对不起”与“我爱你”的人。

  妈妈是那个搭了“时光机器”来到这里但是再也找不到回程车的旅人。

——龙应台

她也曾春水酿酒,冬雪煎茶;却终究柴米油盐,酸甜苦辣。
她也曾梦牵远方,诗与鲜花;却终究家长里短,儿女牵挂。
她也曾恣肆昂扬,意气风发;却终究红颜老去,霜华侵发。


她曾经明眸善睐 顾盼流连

而如今 风一起
双眼便迷了泪花

她曾经青丝如僕 柳眉弯弯
而如今 鬓角眉梢
沾染了丝丝银白霜花

她曾经肤如凝脂 素手纤纤

而如今 眼尾唇边
是时光碾过的斑驳年华

她曾经身姿绰绰 腰细臀圆
而如今 心宽体胖
是奔忙操劳的春秋冬夏

而我眼中的乔妈依旧美丽


她美好的笑啊

如春风般柔暖

她美好的爱呀
如青山般绵延



是谁来自山川湖海,却囿于厨房、昼夜与爱。
是所有像乔妈一样的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