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15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城。或是江南的青瓦白墙石板巷,或是有着落霞与孤鹜齐飞的湖边小镇,或是海港尽头的海天一色……我的城是连绵不断的山和魂牵梦绕的水。



一城一味。每座城都有自己独特的味道。我的城是冬日里的炊烟,清雪,和着夏日山中的青草,野花的味道。当然还有妈妈做的清粥小菜,别人眼里的普通家常,我心里的珍馐美肴。


一城一景。拥有美景的城市很多。我的城虽不缺美景做噱头,但心中她最美的景还是晨光中雾气弥漫的山腰,傍晚天边绚丽的霞光,和街头巷尾菜农们淳朴的笑脸。



故乡有个欢喜的名字--兴隆。乍听有些俗气, 但那是我出生的地方,心中永远的归属之地,名字自然就怎么听都好。她是座山城,虽被群山包围环绕,印象中她却总是宜居山上。


爱屋及乌,故乡方圆几百里的人与物我都愿意亲近。闻听有人自故乡那一方来,胸中会立刻涌起思乡爱乡的情愫, 感情即刻变得充沛,便会刻意攀谈,难掩思乡的痴苦。这是只有离乡人才会有的情感反应。


在这思绪容易发酵的季节,故乡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像是从未消失在脑海的一幅白描,每个空白的勾勒之间填满了记忆的颜色。恍惚之间,故乡却又像幻化成怎么也想不起的特殊味道,触不可及。


故乡是座小县城。就像小户人家的女孩,含蓄低调却也顾自美丽。她坐拥群山绵峦,有水缠绕腰间。若能在故乡消磨一年的时日,就会爱上人间的四季。春天似情窦初开的少女,有桃红梨白杏花粉;夏天似妆容得体的少妇,有鲜花遍野,蛙叫蝉鸣柳梢头;秋天似遍尝百味的母亲,漫山遍野的金黄,丰满的果实挂满枝头;冬天似冰雪精灵,雪花扑簌簌舞在山谷,群山一片素裹银装。


白日里,小城是首欢快的歌。市井间任白云飘飘,蓝天逍遥,细雨婆娑,花枝妖娆。站在家门口抬眼望去,远山如黛,山脚炊烟缭绕。夜晚到来,一切收敛着生息,待次日把一切美好重新再来。月色弥漫的山丘还有满山满谷的月光,像是在和谁无言诉说着衷肠。伴着渐渐消逝着的炊烟味道,且听风吟,且看白月落树梢。轻轻掸落肩头的星光,随风入夜,愁绪顿消。月光下,云飞一抹墨青,世事了然于胸。这样的城怎能让人忘怀。



在故乡时,她像一位迁就的母亲,任我在她的怀抱肆意奔跑攀爬。离乡后,当乡愁慢慢在漫长的时日里酿成了歌,又感觉故乡像是我宠爱的身穿花袄的小姑娘。她长发及腰初长成,总牵动着我敏感的神经,生怕她落入世俗炎凉。心底里也常常为她保有这份质朴清凉的美而祈祷。


若有机会似冯唐所说,择一城而终老该多好。那样就会不由分说奔上回家的路……如今只能无奈之下靠浓浓的思念消解日益加重的乡愁。日月穿梭,故乡已是回不到的过去和挥不去的记忆。我若生为飞鸟,便可追随四季,捻转千回,时而盘旋于故乡的天空。


故乡在山上。不知是故乡爱上了群山,还是群山爱着故乡。自有山的那一天,故乡与山缱缱綣綣不离分,故乡的魂魄里成就了山的坚毅,水的柔韧,泉的灵秀……任世事变迁,沧海桑田,我看你怎样都好,我的故乡。





后记:离乡很久了。近年很多城市空气质量急剧下降。家乡因为极佳的空气,加之境内的燕山山脉主峰--雾灵山,被冠以各种名头,清净不再。默默地祝福家乡不要因为纷至沓来的游客而失了质朴本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