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伯和宽厚妈咪住在环境优雅,安静舒适的鑫苑小区,退休在家过着衣食无忧,安逸殷实的生活。

退休老人悠悠时光该怎么打发?

现在老人养生学百花齐放,五花八门。有专家这么说、医生那么说,你不知听谁的。有的吃晕,有的吃素,有的跑步、游泳,有的散步、打太极。

田伯和宽厚妈咪却偏爱种菜,他们把种菜过程当作一种养生手段,养出了成效,收获了喜悦。田伯菜园在市郊一片荒地里。

有的老人买车用于旅游、摄影、上老年大学、走亲戚串朋友什么的。田伯也添置了一辆轿车,你连想都想不到,老两口却把轿车主要用在打理菜园上。

儿子是外企高管根本不需要你管,生活衣食无忧,老两口为什么要去种菜?春夏秋冬招扶菜园子,就像带自家的孩子。

田伯自写了一首打油诗:“老田今年六十八,揮汉如雨把地挖,劳筋累骨不为啥,但求体健顶呱呱”。

你看他太阳下赤膊挖垅松土的样子,那粗粗的胳膊、结实的腰板,那里像一个年近七十的老人。

田伯是軍人转业,部队养成他认真习惯。不弄则以,一搞就要搞出点名堂。他用网把菜园围了起来,防止鸟儿和鸡狗损坏。

菜园里基本设施齐备。开挖蓄水池,用地下涵管和溪流相连,以保证一年四季都可取水浇灌菜蔬。

集中摆放的大塑料罐里,存放着收集来的人糞、猪糞,在阳光照射下经过长时间发酵,形成天然有机肥。田伯说他从来不用化肥,为的是保证所种蔬菜的生态品质。

种菜之余,雅兴所至。田伯还用别人丟弃的浴缸种植荷花盒景装点菜园,让菜园充满文化氛围。

田伯不缺钱,可他种菜的好多物品都是废品利用。菜园里的管护棚是用树枝,废塑料布搭建而成。装肥料的桶也是废旧塑料桶。在这个价值观被扭曲的年代,田伯勤俭节约的精神让人眼前为之一亮。

工棚外面围栏上,旧塑料布上醒目的“顽强”二字特别刺眼。它是否也暗示菜园主人的一种精神。

工棚里挂满了摆弄管理菜园所需要的生产用具。

田伯会根据菜地生产需要选择不同的工具。

棚壁上挂着铁锅,宽厚妈咪说,有时为了提高劳动生产效率,他们会在菜园里做中饭吃。为的是节约回家的时间,下午好接着干。

遇到下雨天,只要是种菜需要,老两口也会来摸菜园。比如正好是播种的日子,或者熟透快裂的油菜籽雨天不收割会被淋坏,穿上深筒雨鞋和雨衣就下菜地了,田伯他们决不因雨耽误农活。

田伯的菜园收拾得干净清爽,漂亮整洁,有的垅间还铺设有行道砖,搞得像是公园。

这是种的蕻菜。

与又肥又美的苋菜合影,比和鲜花合影还享受。

长势旺盛的黄豆。

辣椒果实累累。再过一段时间,经过日光照射,辣椒会奇妙变红。

这是茄子,暂时还没有掛果。

豆角藤已往爬上架了,不久就会结出长长的豆角,到时有兴趣你只管来摘,田伯不会要你的钱。

苦瓜已经结果,深获朋友喜爱。

在葵花子收获季节,菜园子里的葵花成为一道美丽风景线,引得不少摄影爱好者、朋友游人来此拍照留念。

今天阳光明媚,是个好日子,菜园里来了不少亲朋好友。

大家兴趣昂然,参观田伯、宽原妈咪的菜园,分享老两口的喜悦,也分享他们的劳动果实。

菜园里包菜长得又肥又大,青色诱人。一兜都会有十来斤,拿在手里沉甸甸的。

田伯拿来砍刀,给来宾每人砍了二兜包菜。这可是真正的无公害、原生态蔬菜。

在居住小区,老两口种菜,为人宽厚出了名。因为经常给邻居送菜又不要钱,时间长了邻居很不好意思,就悄悄在他家门口放鸡蛋、水果回敬,也不知是那些邻居送的。

田伯种菜几乎达到痴迷的程度,他可以往返180公里去农村赶集,就为了买回一个价值才十元,他喜欢的蔬菜籽。

朋友圈里吃他免费送的蔬菜已不是秘密,关键是价值几元钱一斤的小菜,是他开着轿车挨家挨户送达的,油费比菜价还要贵几十倍,但田伯乐此不疲。

有次他骑老表的旧摩托车,去为朋友送菜。结果摩托车被交警扣下拖走,他把菜送到朋友家,车不要了,回来后给老表赔600元了事。

小区的门卫搞熟了,建议他在门卫处设个无人售菜点,把菜放在那里让顾客自已选用和放钱。

田伯和宽厚妈咪表示他们种菜纯粹是为了好玩和锻炼身体,决不用菜作买卖。

所以这么多年来种的菜自己吃不了,都是无偿送给别人了。

记得有一年老两口种的芝麻大丰收,经过收割、脱粒、晒干、榨油,打出的芝麻油香喷喷的。他俩开车给好友每家免费送一瓶,弄得满屋飘香,令人难忘,吃了还想要。

两老口种菜已经好几年了,经过阳光雨露的洗礼,二人皮肤被晒得黝黑,古铜色中透着健康,精力充沛,其乐溶溶。

在菜地里劳作,田伯和宽厚妈咪当成一种养生。既收获果实,也收获健康,还得到精神上的享受,这是任何保健品、山珍海味都取代不了的。

年纪大了,心要放宽,一切随自己的喜好而为,这才是最好的养生!

田伯菜园,瓜果滴翠,

宽厚人家,乐享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