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小 虫
诵读:朴实无华

时维九月,序属三秋。


清晨的凤凰山,秋叶作响,连片翻飞。这一季的清凉与优雅描摹着秋的韵味,让人心底滋生着秋的思絮。


时令的转换总会勾起人无限的感悟!人的心境不同,认知自然的情感亦相去万分。


“无端木叶萧萧下,更与愁人作雨声”,陆游把落叶与人的伤感联系到了一起,是写忧愁;


“早秋惊叶落,飘零似客心。翻飞未肯下,犹言惜故林”,孙绍安客居他乡,是写思念;


“深夜风竹敲秋韵,万叶干声皆是恨”,欧阳修深沉凄婉离愁别恨,是写相思;


曹雪芹《秋窗风雨夕》二十句竟用十五个“秋”字,浓泼冷风细雨、肃杀凄苦的黛玉湘潇馆,是写悲情……

敬佩先哲们那般高深的意境,我没有那么的伤春悲秋。


清晨跑步,攀山踏岭,看过远山,层林尽染,仰望云空,秋高气爽,为心是悦,快乐随秋!


“山明水净夜来霜,数树深红出浅黄”、“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刘禹锡的秋天是如此明艳轻快;


落霞与孤骛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王勃怡然明净的心灵,勾勒出宁静致远、天然和谐的景观;


“红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 ”,虽是怨女清凄,而轻罗小扇,也怡然自得;


“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停下,是因为那秋霜的枫叶竟比二月的鲜花还要火红……

每当融入自然时,便会念想童年的故乡,那秋色总是铭在心里,浮在脑海!


前不久去云阳龙缸龙洞,途中停车休息,一岩石草丛间吊挂着一沉甸甸的野果,冒险攀上一看,是八月瓜。品尝着,便勾勒出儿时老家那秋的图画!


小时候天天在大山里穿梭,绵绵的山林中有各种不同的物种。

尤其秋来后,孩子们的记忆力好得惊人,在各座大山树林荊棘中,能准确地找到各种鲜美野果的坐标。

最想那个叫“饭巴饦”的红串串,豆粒般大小,整齐紧密,象玉米那样排列却又是长方体下垂于藤叶间,成熟时那颜色红得让人心惊。


一般的水果就是常见的熟红,而这种饭巴饦则是艳丽的亮红。前一种红似姐姐,稳沉妩媚;后一种红是妹妹,活泼清纯。前一种如若少妇,风情万种;后一种则为少女,天真优雅。


饭巴饦是她的土名,出来这么多年,从未在什么地方见过,至今也不知道她的学名。也许她根本就没有学名,也许別处也不存在,她是故乡特有的秋!

还有一种坚果叫尖栗子,不同于常见的板栗,不是扁的,而是椭圆形,小而味正,也是这几天成熟的时节。


有一档音乐节目叫“酷我调频”,男女主播叫莫大人和萱草,两人说着时髦的话题,放着经典时尚的歌曲。


有一期中,两人说到西部一地方,那儿的枣子不论斤卖,而是论“脚”卖,你对着树一脚,抖下来多少算多少,听起来特别逗!


这让我想起儿时在故乡的大山里收获尖栗子的情节。尖栗子树很大,自家山坡中有好几颗,一到秋天,山中的翠绿被点染得火红和橘黄,树叶随秋风翻飞,树干树枝便展露出来了,那一个个刺球也裂开着缝,露出大半个果实,似乎在大声叫囔着,熟了!熟了!

因为自己还小,便叫大哥哥大姐姐一起,他们使劲对着树一脚,只听下冰雹似的地下一阵乱响,那尖栗子洒落满地,童鞋们也乐开了花。


几脚过后,渐渐地落下少了,只见大的童鞋们几个人抱着树一齐摇恍,哔哩哗啦又下起冰雹来,半小时功夫,便把大大小小的袋子装满了,弄回家存放着,过年时再漫漫品味!

故乡被大山环抱着,春来嫩绿吐翠,夏至茂木成荫,秋看红叶连天,冬着银装素裹。


这里山高气爽,秋天来得甚晚,当别的地方稻熟果透、清凄苍凉时,这里还有弥留着许多诱人的山货!山下的玉米杆都枯竭了,这里还是绿油油的。晚种的黄豆也是正饱,红薯的苗藤长得正旺,不到霜降绝不停步。


孩儿们把大石块堆成灶,烧起柴火,烤着玉米、豆夹、红薯、土豆、山药蛋。当然,运气好时,还能烤上麻雀、花眉。


那个滋味,那个情趣,似乎是现在花多少钱,买多好的装备,也找不回的自然和乐趣!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 


人生的秋天就是收获辛劳播种的季节。


人生什么年龄是秋天?思来想去,还真不好一言定论。是啊,有人刚三十而立,却功成名就;有人四十不惑 ,已硕果累累;而有人的成就要到天命、花甲、古稀、耄耋、期颐乃至盖棺定论……


人生什么时候是秋天,全是你自已的选择!

人生是什么样的秋天,全是你自己的心境!

——小虫

作 者: 小虫(原创)

背景音乐: 美 篇 在 线
编辑制作: 小 虫
谢谢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