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四月芳菲尽,唯有槐花暗香来,每年的五一前后,家乡的槐花就盛开了,槐花盛开的季节,是轻舞飞扬的季节,是歌吟有梦的季节。

又到槐花飘香时,带上钩子采拮去,烙煎蒸菜馋胃口,香甜思忆美佳肴。今年我徒步到王家河后山寇家塬村去摘槐花,那儿槐花离城远,干净清洁,还比较多。这个村子有棵115年的古槐树,长的非常的茂盛,树径很粗,树冠也很大。

空气中到处荡漾着花儿的馨香,槐花的香,香的能穿透心肺,沁人心脾。一串串洁白无染的槐花,簇簇拥拥,挤挤挨挨地缀满了枝头,像极了一个清丽淡雅的女子,一身素白,摇曳生姿。

槐花虽没有牡丹的国色天香,也没有桃花的艳丽芬芳,单单一个清雅的白,便吸引了我的眼球。如玲珑一般的花朵,垂挂在翠绿的枝条上,一串串的,好看极了。

一树花开,清新满怀,绿萝轻抚,蝶舞蜂飞,十里飘香。槐花开的那样恣意而决然,不娇柔,不做作,率性而直白,典雅而自然。 它素雅、纯白、清亮、芬芳。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随处可见一棵棵开满白花的槐树,有的开在山坡上、河边、沟沿,或农家人的房前屋后。开的忙忙碌碌,热热闹闹,沸沸扬扬,把整个田野都熏满了花香。

槐花为我们提供了视觉上的盛宴,它还可以为我们做出佳肴美餐。每当槐花飘香时,总会勾起我儿时的美好的回忆。那一缕甜甜的醉人的花香,总在远去的岁月里,久久飘荡,盈满记忆的门楣。

小时候,由于粮食供给制,家庭子女多,粮不够吃,为了补贴粮食,槐花开的时候,我和小伙伴们做个铁钩,绑在很长的木棍上,带上筐蓝袋子,走进槐树林摘槐花。

那时也不太讲究卫生,把摘好的槐花,撸一束放进嘴里,轻轻把槐花梗一捋,嚼甜甜的槐花,那个香啊,提起来就让人流口水。每次我都摘好多好多,给亲朋好友送点。

摘的槐花,母亲能做出很多种菜肴,有鸡蛋炒槐花、蒸槐花、炒槐花、鸡蛋槐花烙煎饼、包槐花肉饺子、包子,还可做槐花鸡蛋汤,吃不完的开水焯一下,把它晒干,冬天还可以继续吃。

那是儿时最甜美的美食,对于我来说,槐花就意味着美味,每年一季,我都不能错过,都要去摘槐花,槐花还有凉血止血、清肝泻热、治高血压、解酒的功效。

养蜂的人,到了槐花开的时候,也会带上蜂来放,槐花上到处是蜜蜂在辛勤的劳动,爱喝蜂蜜的人,也喜欢到蜂农那购买槐花蜜。

采拮槐花是辛苦的,是要付出鲜血的,由于槐花枝茎上有刺,每次采拮刺都会扎进我的手指上,胳膊上也会划出血痕来。

有时采拮槐花时,一不小心枝条还会挂破我的脸,甚至把衣服挂破。现在随着采拮经验的丰富,采拮时,高大的槐树用钩子把枝条扭断,放成一堆,再往篮筐里一串串的捋,低的槐树直接捋到篮筐里。这样采拮可避免挂破,省时快捷便利。盛开的花朵就不要采拮了,含苞欲放的花蕾是最好的,又嫩又香。

家乡的槐花又开了,开在我的心里。那一抹沁人的槐花香,是家乡的味道,更是母亲的味道。

待到明年槐花开,我还会来,带上钩子、布袋、摘槐花、做出可口的菜肴,请你品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