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听说波多黎各这个名字,是多年前在街上看到呼吁波多黎各独立的游行,热热闹闹像是过节。自那以后,听到的消息有波多黎各债台高筑,多次要成为美国一个州未果。最新的消息是5/7/2017面临持续财政危机的波多黎各政府,刚刚启动了美国历史上最大的破产案。这个破产一共涉及1230亿,740亿公债,490亿退休金。

波多黎各位于美国南部加勒比海地区,目前是属於美国的海外未合并领土,是个自治邦,最早由西班牙殖民的波多黎各,在1898年的美西战争就被西班牙割让给美国。波多黎各於1917年通过了美国国会的立法,使其居民正式拥有美国公民的权益,但成为美国第五十一个州就不那么容易,无论波多黎各公投怎样,美国国会那一关通不过,已经争取了4次都未果。现如今波多黎各政府负债累累,成为美国一个州是最实际的解决办法,那样可以拿到更多援助,政府破产法律上也可行了,这比其他振兴经济的办法实在得多,估计公投破产之类的"行为艺术"会一直继续下去。


和当地的波多黎各人聊天,当地人很重视独立的波多黎各的传统和历史,对于美国真是又爱又恨。血缘和文化他们属于加勒比海,传承西班牙语当然和西班牙文化,很对于美国的占领多有微词,但是经济上不得不依靠美国。由于是美国领土,当地经济虽不如美国本土,但是是加勒比海最发达地区,无论是市政福利公共设施都比其他加勒比海国家强出一大截。


本来没准备春假出门,临时决定,就找到波多黎各,因为离本土距离不远,机票不贵,地方不大一周正好,除了加勒比海的海滩,珊瑚礁浮潜潜水,这里有世界上最亮的荧光湖(Bioluminescent Bay)算是一行中的重点。

到了波多黎各首先要到首府San Juan, 本来这是哥伦布1493年发现波多黎各时给这个岛的名字,不知什么时候变成这座城市的名字。到了San Juan就必须到老城,老城不大,我们住在同事波多黎各小哥推荐的有400年历史的El Convento, 就在老城中心大教堂的对面。

一面是大教堂

一面是加勒比海

酒店的入门

酒店的大堂

阳台下就是教堂广场

教堂广场

夜景

San Juan Catholic 大教堂,和其他西语区一样,这里是天主教。Catedral de San Juan Bautista 是当年埋葬庞塞德里昂的地方。

1521年西班牙政府把这里的殖民据点命名为波多黎各。因为这里是战略要地,为了抵御其他欧洲列强的争夺,西班牙人修筑了诸多堡垒,包括Castillo San Cristóbal (克里斯托巴城堡)和Castillo San Felipe del Morro (莫洛城堡)。

靠海一侧坚固的城堡和城墙防御体系

莫洛城堡修在San Juan老城的西北角。

面朝大海

城堡广场,三个旗子一个是波多黎各旗帜,一个是勃艮第十字旗 (西班牙语:Cruz de Borgoña),西班牙开拓殖民地时期的海军旗帜。

俯瞰老城

城楼

城堡分为6层

大兵宿舍

在城堡上就可以看到自由邦政府,每天都有不同的人群在抗议,好不热闹。

海边的Cementerio Santa María Magdalena de Pazzis (名人墓地)

La Fortaleza(总督官邸)

老城的街道

椰林风情鸡尾酒的发源地就在San Juan

老城城墙,这种圆柱塔是观察哨

老城的青石砖路都是当年西班牙人返航的压舱物,带走的是黄金,运回来的是青石。

广场上的鸽子

广场上的鸽子

从San Juan老城出来,向东开了一个多小时就到了Fajardo. 虽说政府办的轮渡有点不靠谱,经常晚点,但价格实在是便宜。Viaques这个更小的岛屿在主岛的东面,这里有全世界最明亮的荧光湖。我们在岛上的交通工具是Golf Cart高尔夫小车。

在岛上的两天多去了六七个海滩,好的海滩都在野生动物保护地附近,基本都没有什么人,多亏了我们的高尔夫车在海滩上可以到处开,不会陷到沙子里,到处通行无阻。这个是Secret beach,秘密海滩,的确是很秘密,呆了许久没有见到其他一个人,只有我们一家。

太阳湾海滩 Playa de Sun Bay

Playa Caracas 海滩

Playa Garcia 海滩

Seaglass 海玻璃海滩

岛上到处都是无主的芒果等热带水果

到处都是自由放牧的马群

为晚上荧光湖热身,白天在在Playa de Chiva 练习划独木舟去浮潜

动作好像很划一

下水了,看看下面是什么?

珊瑚礁就在可以游到的浅水里

珊瑚

海龟

鳗鱼

抢在海龟逃跑之前合个影。

重头戏在晚上的荧光湖,我们去的是世界上最大最亮的荧光湖,叫Mosquito Bay (蚊子湾)。那种感觉真是很奇妙,难以用言语形容。胳膊和手划过水的地方会泛起一团绿荧荧的光晕,温柔的一团,逐渐暗下去。每一桨都会掀起一蓬幽兰色火焰,飞快的在水里游动的鱼儿也在黑夜里留下蓝色的轨迹。

发光的是这种小东西,海水中一种单细胞生物(Pyrodimium bahamense),它们受到压力变化的应激反应就是发像萤火虫一样的蓝光。这种单细胞生物的大量聚集需要苛刻的条件,神奇的是,波多黎各恰好就有满足这些条件的小小海水湖,水流很平静,盐度比外界海水稍高,有一个小的出口跟外界的海域相通,湖岸周围被红树林覆盖,其树根可以释放营养供应单细胞生物繁殖和生存。所以,经过若干年的聚集,这里的海水中就存在着大量的可以放出荧光的单细胞生物,当你搅动海水,就会有美丽的荧光呈现在眼前。


可惜只有长曝光才能照下现场,现场比网上找到的这张照片还要震撼。

找了一张 Life of Pi 的剧照,比真实荧光湖夸张些,但最能反映现场。

从Vieques回来向波多黎各主岛西北进发,下午到了Arecibo,住在Cuevo de Indo附近。

酒店就在海边,可以爬到印第安人洞穴。

这面是Arecibo灯塔

风洞Cueva Ventana 是我们来Arecibo的一个重点,在Arecibo城南。陶渊明的世外桃源,应该就是这样吧。

在风洞看到两个自称为原住民Taino印第安人的,可怎么也看不出他们印第安人的样子。后来研究了一下,又询问当地很多人,结论是Taino原住民基本已经消失殆尽,被西班牙人奴役和疾病死亡殆尽,这样后来西班牙人才从西非带入黑奴。波多黎各人基本是西班牙人和黑人的混血。

洞穴里很多蝙蝠

但洞里很干净,多亏了其他一种动物,否则因为大量蝙蝠的存在,排泄物根本没法让人入洞。你知道是什么动物么?

最早Taino印第安人在此做祭祀活动

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单面口径电波望远镜,镶嵌在波多黎各丛林中的巨大凹穴内,一天中将近二十四小时扫瞄来自其他星系的讯息,难以捉摸的重力波和来自外星文明的杂音。

在过去逾半世纪的时间里,不论是来自宇宙深处或是从地球邻居的讯号,都是这个天文台(the Arecibo Observatory)在负责接收。

本来这个天文望远镜是世界最大的,最近中国建立了个更大的。但是中国的天文望远镜只能接收,不能发射,世界上75%相关实验还是在这里进行。

在San Sebastián的 Gozlandia Falls瀑布是我们去酒店路上路过的,大家没有人对海滩感兴趣,短程徒步跳水得到大家的支持。没有什么游客,两个瀑布都可以跳水,水塘中也有小鱼和你一起自由游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