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于1931年2月出生在汝南县韩庄乡的一个贫苦农家。兄弟六人,排行最小。五位兄长,一位因病早逝,其余四位被抓去当兵,从此杳无音信。

  岁月无情,光阴如梭。眼睁睁地看着年迈的父母身体一天天衰老下去,却无力去逆转时光,延缓岁月。父亲八十岁以后,视力、听力和记忆力退化的特别厉害,走起路来也越来越艰难。每次回家与父亲说话,或陪他出去走动时,心里总有一种沉重而又酸楚的感觉,那是一种日薄西山,生命垂暮的悲悯,是种“陪一次少一次”的急促感。

  父亲于新中国成立前参加革命,经历了“剿匪反霸”、“三反五反”等运动。曾在汝南县留盆公社、红光公社担任领导职务。在反右倾运动和文化大革命中受到不同层度的冲击。幼年时,我曾恍惚地记得父亲被红卫兵批斗时的场景。文革后期,父亲恢复工作,先后在汝南县印刷厂、县人民医院、卫生局担任领导职务。


  父亲一生对党忠诚。爱岗敬业,任劳任怨。无论逆境顺境,无论在哪个岗位上,总能尽职尽责带领大家出色地做好工作。他关心国家大事,八十几岁的高龄,每天还坚持听看新闻联播,坚持拿放大镜学习报刊杂志。每次回家,他总是兴致勃勃地发表一些自己对时局的看法与见解,再三嘱咐我们要勤政为民、廉洁奉公。不该做的 千万别做,不该拿的 坚决不拿。

  父亲是个忠厚慈祥的人。对我们兄弟呵护有加,关怀备至。我清楚地记得父亲第一次带我去郑州看烟花、逛公园的情节和第一次带我去舞钢登山访友的惊喜。清楚地记得他苦口婆心动员弟弟参军入伍、进京深造的场景。

  父亲是个乐观旷达的人。他喜欢用调侃和幽默的无言笑对人生的波折。即使在生病住院时,也忘不了讲段故事,说说笑话逗大家开心。

  父亲一生乐善好施。他常常教导我们说“成人之美,助人为乐就是最大的善举。”能帮到别人时,绝不袖手旁观。几十年来,我们家族里,几乎所有人都受过他的恩惠与帮助。

  父亲总是体谅别人。只要自己能做的事,极少讨扰别人。即使到了晚年,体弱多病,行走不便,他总是尽力自理生活。他常对母亲说“孩子们都有自己的工作与生活,我们只要还能爬得动,就别拖他们的后腿。”几次想为他们找个保姆,他们总是婉拒说,家务活,累不着。有了保姆自己就会变懒,人就会老得更快。

  每次回家,母亲总是要亲自下厨,竭尽所能把饭菜做的精致而而丰盛。有时家人忍不住劝我说,母亲年岁大了,还要日夜照顾老爸,我们回家太多会让她老人家太劳顿。其实,我心里明白,她能力所能及地做些家务,尤其看到孩子们兴高采烈地享用她的劳动成果时,心里一定装满了存在感、成就感和喜悦感。


  父母之恩,比山高,比海深。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父母一天天衰老了,我们做子女的所能做的,也许只是常回家看看,多陪陪他们。尽可能满足他们的愿望与要求,让父母在浓浓的亲情中无憾地走完最后的人生旅途。

  就这样握着他输液的手,一坐就是半天。回想着他坎坷的一生,回想起他喜怒哀乐时的神情,回想起他如山的父爱,几十年相处的点点滴滴。。最遗憾的一件事是去年他问坐高铁啥感觉,我一直策划安排一次乘高铁去郑州吃烤鸭,然后再乘高铁回来。只是担心他的身体状况,一直没有成行。。

  父亲五月一日那天住进医院,五月三日凌晨三点,因呼吸系统衰竭转入重症监护室。最好的药物与设备,依然无法阻止他生命体征的快速衰减。亲人们悲痛欲绝,日夜守候在急救室外边,也许不能分担什么,但至少可以让躺在病床上,浑身插满管子的老人,冥冥之中感受到亲情的牵挂与些许的温暖,不会像一个无助的孩子那样冰冷、孤单。。

  那个下午,雨一直在下,时间一分一秒在流走。坐在重症监护室外边,那种痛彻心扉的无助感,那种急促数秒的窒息感,那种回首往事的负疚感,那种想要一支支抽着烟的沉重感。。。满脑子都是父亲的身影和神情。此刻,最怕听到手机铃声,生怕从里边传来最坏的消息。。不止一次地想,若是这次能奇迹般逆转过来,以后一定要挤出更多的时间来照顾,来陪伴他。。。

  父亲病重的那几天,守护在病床边,我又开始沉思起关于世事无常的法理。佛陀说,世间万物无不由风火水土等元素,随着因缘和合而产生,而存在,而衰败,而消亡的(成住坏空)。生命亦是如此,四季轮回,生生不息。少年时就像春天,朝气蓬勃,欣欣向荣,充满生机与活力; 壮年时就像盛夏,气吞山河,豪情万丈,谱写着事业与人生的壮丽乐章; 中老年时又像秋天,绚烂而平实,静美而厚重; 晚年时就像冬天,河的尽头是大海,一经融入,湛然清静。 佛说生命无常,不仅是说在生命的旅程中随时会遇到各种意想不到的不测和危险; 而且在说,生命本身时刻都处于流转变化之中,即使你长命百岁,也逃不出生老病死的规律与魔咒。因此,所谓的修行,不是要修成一个与日月同寿,与天地齐光的金刚不坏之身,而是要修出一颗明世理,爱生活,懂感恩,易知足的心来。珍惜缘分,珍惜亲情,珍惜所有; 活在当下,活出自我,活出快乐。让生命中的每一刻,都成为最美好的那一刻。。


伫立窗前,俯瞰着川流不息的车水马龙,凝望着红绿灯下 行色匆匆,蓦然感觉,人生是一种经历,也是一种体验;是一种感受,也是一种积累。当生命即将不属于你时,才会发现:生命仅仅是一个过程,而这个过程无论多么复杂或简单,多么精彩与平淡,最终结局都是一样的。。

  从五月一日早晨三点住进中心医院,父亲以顽强的精神和毅力与病魔、与死神进行抗争。直到五月十二日下午十九点十八分,安然往生。 他累了,太累了,就让他安息吧!唯愿父亲在天国里没有病痛,没有烦扰,顺心如意,吉祥安康。。。

各位亲朋好友:

大家上午好!今天我们怀着无比沉重的心情,在这里为我的父亲举行遗体告别仪式。此时此刻,百感交集,万分沉重,满怀感恩。。
首先,感恩父亲吃辛茹苦的养育、和如春风的慈爱与身体力行的教诲。父亲的爱,比山高,比海深。几十年来,朝夕相处,言传身教,点点滴滴,永难忘怀。
其次,感恩亲朋好友的关切与厚爱。感谢大家于父亲住院治疗期间一次次前往医院探望,父亲病逝后又亲自前来参加吊唁活动。深情厚谊 让我和家人刻骨铭心,深深感动。
再过几分钟就要和敬爱的父亲永别了。在此,我代表家人向父亲承诺: 请您老人家放心,我们一定谨遵您的教诲,努力做一个高尚的人,纯粹的人,对国家、对人民有益的人;一定会悉心照顾好年迈的母亲,尽孝尽心,让她过上幸福安康的晚年。。
父亲,您安息吧[流泪][流泪][流泪]

百日祭念---

驾鹤西去 匆匆已过百天,
音容笑貌 时时如在眼前。

露华摇落气清明,
几树黄叶几树红。
自打仙鹤排云去,
由此无心恋秋风。

每逢佳节---

玉壶光转近小年,思亲独往桃木山。
溪草柳色春将至,风柔日暖雪已残。
多贡香烛传孝意,久燃纸钱御轻寒。
楼台依旧人已渺,音容笑貌在眼前。

闻风知秋意,睹物思故亲。

腮下两行泪,座上三尺尘。
音容犹在耳,笑貌已随云。
往事不依旧,岁月老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