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05

杏花季节

杨宝华


    我喜欢春天,喜欢三、四月间是杏花的春天,杏花最早为这个季节更添几分柔美,娇娇嫩嫩,柔柔诺诺,羞羞答答。熙熙弱弱地花瓣,犹如妙龄少女,皎皎妍妍,轻轻盈盈,阿娜多姿,白中带粉,柔情似水,淡定吟持。初开,花开得内敛贞静,一朵两朵。盛季,内心锦绣,万朵千朵,终成一片浩瀚的海。

    也喜欢东坡先生笔下的杏花。“杏子梢头香蕾破。淡红褪白胭脂涴”。 杏花暖香袭人。她是浅红之上施了一层薄薄地胭脂,不雍容,不轻佻,恰到好处地美,小家随性,不做不作。在连绵起伏的山谷,杏林疏疏密密地遍布,那山谷的青翠与杏花的恣意相映成画。此时的杏花,花开得意,幽美得让人痴醉。

    这杏花美景,是摄影人向往的春天。是摄影人激动,是摄影人眷恋。看杏花会痴痴迷迷,不知如何构图才能把她完美的表现。

    喜欢春天只因春天暖心,杏花岂止是暖心。“野有蔓草,零露漙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青涩的初恋,也好似杏花。年少时春光明媚,阳光灿烂,杏花烂漫。把一怀懵懂纯白的思恋,用杏花熏香,牵手的那一刻,心头的鹿撞,绯红如杏的脸庞。那一刻,定格在花树下,定格在花香里,定格在记忆中。如今“寄花寄酒喜新开,左把花枝右把杯。欲问花枝与杯酒,故人何得不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