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妈的两地情

2017.05.05 阅读 4563

  喜欢坐在年近九旬的老父亲面前,听着他慢慢叙述着美好的往事……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上海铁路局开行一班进京特别快车,进京称14次,返沪称13次。有那么几年,每个月,车轮滚滚,载着爸爸从安徽工作地与北京往返,途经山东济南火车站,在站台上与妈妈见上一面,15分钟。

  老爸一辈子在铁路系统工作,1958年底,全国以省为单位成立铁路局,调动爸爸由山东济南前往安徽筹建处。铁路系统半军事化,接到调令,要求爸爸立即到新单位报到。

  我的妈妈跟随着爸爸,从江苏调动到山东,仅一年多时间,家刚安顿好。妈妈非常理解支持,帮助老爸收拾行装。

  从山东调往安徽,铁路局筹建阶段,没有住房,家属和孩子无法同去。

妈妈留在山东济南的家里,当时有奶奶、姐姐和两个哥哥。

  爸爸在铁路局运输部门,每月都要去铁道部编制货运计划。工作结束,爸爸乘坐13次,从北京返回安徽工作地,途经山东济南火车站,利用宝贵的停车15分钟,到站台上跟妈妈见一面,应该说是难得的约会。

当列车减速徐徐进站,爸爸早早做好准备,离开座位,来到两车相连处,站在车门旁边,隔着玻璃窗,眼睛在站台上寻找着,总是一眼发现站台上的妈妈。妈妈的两根黑黑的大辫子搭在胸前,特别好看。

这趟特别快车,一般停靠济南火车站一号站台。

妈妈更是早早地进站,站在一号站台上,向着火车进站的方向翘首张望,手里紧紧抱着用布包裹着的食物,那是妈妈自己煎的油饼,烙馍馍卷菜……

 

两人心有灵犀,爸爸是铁路免票,在卧铺车厢门口,爸妈总是在停车的第一时间见着面,每一秒都很珍贵啊。

 

我好奇地问过老爸:你们见面是不是紧紧拥抱?老爸哈哈大笑,乐得跟孩子似的:“没有拥抱,连手都不拉”,爸爸说:我们见了面都非常关心对方,只有宝贵的停车15分钟,说说孩子,说说老母亲,接过妈妈带来的油饼,或是烙馍馍卷菜,就急忙返回车厢。

  列车启动汽笛长鸣,爸爸在车窗里看着站台上的妈妈越来越远,两根长长的大辫子消失在视线里,爸爸打开布包,妈妈做的油饼、烙馍馍还是热的。

  让爸爸最高兴的是,有时忙完手上的工作,可以提前几个小时坐上22次进京快车,到达济南火车站是凌晨,爸爸快速出站,回家。

在家里呆几个小时,跟老母亲说说话,看看三个孩子和我妈妈,再返回火车站,坐下一班快车去北京。

  妈妈离开我们快四年了,最初那段时间非常难熬,为了排解老爸的孤独思念,我让老爸写《回忆录》,写写爸爸的工作经历,写写我奶奶,写写我妈妈,写写孩子们。

老爸每天坚持写,我每天帮助在电脑上打印。经过三个多月的努力,竟然打印出了两大本。正是这次打印过程,让我第一次知道,爸爸和妈妈还有这么美好的一段异地恋,两地情。

   妈妈和奶奶相处的很好,婆媳亲如母女,奶奶帮着照看孙女孙子,还支持妈妈参加缝纫学校学习。奶奶和孩子们的衣服都是妈妈裁剪缝制的。

妈妈贤惠敬重奶奶,邻里都夸奖,当地妇联来家里给我奶奶和妈妈照了相片,还上了济南的报纸呢。

下面这张照片是妈妈在济南时与姐姐和两个哥哥的合影,岁月在相片上留下磨旧痕迹,我妈妈的脸上,依然是贤惠,笃定,温和,慈爱,内心是清澈的,两条长长的大辫子清晰可见。

  铁路局最繁忙的是运输部门,工作强度大,责任重,不能有丝毫差错。有妈妈操持照顾着家,有和谐舒心的大后方,爸爸才能全身心投入到繁重紧张的工作中。

照片中老爸的眼睛里,我看到的是踏实,安定,当年的老爸也是很帅的哦!

我在百度上搜出济南火车站的众多照片,老爸一眼能认出那时的济南火车站,哪个是进站口,哪个是出站口。这座火车站,记录了那些年爸妈的双城生活,记录了爸妈的两地情,都永久住在了老爸心底。

  很可惜,这座哥特式建筑群车站于1992年拆除了。

  随着铁道部调整旅客列车运行图,2009年3月31日,最后一趟北京至上海的Z13次列车从北京出发,运行至上海。这趟开了半个多世纪的列车,完成了历史使命。

老爸对于这列承载着美好,承载着思念的旅客列车感情至深,依依惜别。

  在那个年代,人们没有手机,短信,微信,通讯联系不方便,一封书信往返需要好几天。

我一直好奇,爸爸和妈妈每个月每次火车站约会,怎么能够那么准时那么准确?

老爸说:“就像校门口等孩子的家长,同学们都穿着一样的校服,妈妈能够一眼看到自己的孩子”。

  爸爸和妈妈的两地思,两地情,就如一句歌词描写的:“我的眼里只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