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开水: 号七味斋主,陕西柞水县人。79年从知青入职航天四院。做过教师、主任、校长。现居西安,航天画院院长。长期从事大写意中国画的理论研究与实践创作。

中国画有兴于唐而盛于宋之说,那时玩书画的无不在中国传统文化领域积大成者,他们都是些社会精英,以至将中国画的内容和形式推到了极致,成为今人望之莫及的巅峰。千年之后的近代,各行业日新月异,尤其科技领域的发展早已越过大唐盛世。那么一直在夹缝中迂回的中国画业,何不借用当今科技成果来探索中国画表达的新途径,于是从2000年开始琢磨卫星看地球的景象,从高空俯瞰大地,以对山川的浓缩,对大海色彩的凝结去摸索感观自然界所未见的景象,拓展中国画的表现手法。如此多年,使我沉迷于对大自然的宏观揣摩和领悟之中而不能自已!
现阶段的写意画,以石青石绿为主色调,用混沌的感观,釆用泼、聚、积的方法,使虚无、抽象、意象的东西在宏观的格局下,阐述对天地大道的一些思考。
多年来的沉积,画理叙事的一招一式有自面目,在以墨为主线时,青绿附之,以彩表现虚无、玄空,使画面充满虚幻与空灵的意境。墨彩交融时,以其重塑抽象、具象、意象的缥缈气象。同时强化墨彩的块面构影,经营墨彩具象与意象的关糸,行于意象程式。影子概念是山水构件,混沌概化艺术完整,是霍氏之形的理论模型。经久年深,融识于笔、诸形皆象;拾石成珠、神彩飞扬之标地是行进的方向。
网页链接

欲揽仙风逐崎路但放心歌驻九宵---李杰


应樊奎兄之邀同鉴霍开水先生山水画,似曾先见。忽然记起数月前曾在微末寓所见过霍先生一幅长卷,其时并微未为画之气象而动,再见颇为亲切。
画之气象不得言传,往往一念之意,或为时境所动,再品已然,是为气象。气象与气势不同,气势则由画面自生,而气象为画与观者共鸣而生。
霍开水的画,技法和笔墨运用平实,一超直入,不绕弯路,显出真情实感。
此为境,一山一水一云,在虽积色而不求开阖墨韵的沾合下形成一体,山色茵茵,云峰摇曳,境入“可游可居”的气象。
对树的处理,在密密匝匝的点阵排布中,凸显出厚重平列的莽茫质感。打破了形与形之间的轮廓,生出浑然的整体,弥补了构图和笔墨的平均,树的体量也显现出作者的胆识与胸怀,并气势的带入感而生出了“欲揽仙风逐崎路,但放心歌驻九宵”的气象。
李杰:美学博士,西安外国语大学美术研究所所长

开水说

记得有人问我,你现在画画处于哪种状态?便随口而说画哪算哪。这是否画某阶段的一种常态?说不清也道不明。在画的过程中到是有一个有机构成的,有一种感觉,而这感觉的形、色、抽象、具象的后面,似乎有一条隐蔽的轨迹,就象天体运动支配着满天星斗璀璨一样自然成文。视觉心理善于利用对比因素,而这种对比的顺序就构成一条有节律的形式,使静态的画面有动感,所谓不动之动是于此。其实好象画面的元素是自然地在不断生发,就行哪算哪适可而止了。在那有限画面上把抽象的具象的转化为艺术形象,这条转化的轨迹正是读遊艺术空间的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