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最新文章

我有【薈蘭】曰:
  清風朗日為繽芳
  寒雪催枝披素妝
 藉此幽貞書卷事
  四季開篇第一香

多年來,對蘭花始终情有獨鐘,不僅是因為她的鮮明個性,以及芳香清雅,還由於她對情感的詮釋。

讀不完的贊美與寄寓,古往今來,那麼多的文人墨客的尋幽情結。

一年四季,皆有自然美麗的花開競逐,不過與人們之喜好親疏,總有性情之區別。蘭芳,則為大眾之共賞。

觀賞並不等於欣賞,欣賞不等於鍳賞,鍳賞不等於品賞,品賞不如不賞,不賞不是不知,而是知無不言,得意忘象。

在觀賞至品賞之前,悶心自問,真的了解她嗎?您是從哪個距離去尋求?是擁有還是占有?是愛護還是呵護?

興許有人問,怎麼這麼復雜!不就是看一看,認為可以就買下來,在家裡藏着唄。

世間之遇千萬事,獨解方覺一段缘。試問蘭邊人,她該對您是如何?

蘭花是會擇人的,别以為您占有她,就能得到它。真正的擁有,是保持距離的;真心的知遇,不會違背天性。

桂馥對蘭馨,品讀她,就應當在乎她的好朋友,花間花,人中人,擇友不在多,而在類別。

行過無數黔山,涉足多少秀水,沉迷幾多風物,總會返璞求真。想想,沒在家屋種植一株蘭草,但這不妨礙做一個痴蘭之人。

有時,行走等閑路;林盡,豁然忽開明。幽香,即離身繞過,方知,佳蘭住山里。

古賢求蘭姿,翰墨纖豪文。我無上古之才,卻願珍蘭之心。

孔子歷聘諸侯,莫能任。隱俗之中,見芳蘭獨茂,喟然嘆曰:“蘭當為王者得,今乃與眾草為伍。”止車援琴鼓之,自傷不逢時,托詞於蘭。
  我今而觸感之:瑞雪成紛舞,君蘭易生夢。

相知待月明,心弦始一音。[易]曰:“二人同心,其利斷金。同心之言,其臭如蘭。”

清晨,讀讀嵇康詩:“猗猗蘭藹,植被中原。綠葉幽茂,麗蕊濃繁。馥馥惠芳,顺風而宜。將禦椒房,吐薰龍軒。瞻彼秋草,悵矣惟騫。”

晚歸,吟罷“幽蘭生於谷,怡兮承雨露。雁過幾春秋,深香亦如故。”於此便題曰:

  蕙質出清麗,群芳綻綽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