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在我们家人的心目中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英雄,他参加了解放太原、解放华北、华东、大西北、东北后,又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他立了大功,负了伤,在炮火连天的战场上出生入死,英勇善战,顽强拼搏,抛头颅撒热血、是钢铁般的英雄好汉,又是我们的好父亲,在我10岁的时候父亲因病离开了我们,那时二妹5岁三妹2岁,没了父亲就没了顶梁柱,从此苦难的童年就开始了,我们和妈妈靠单位给的微薄的抚养费维持度日,日子捱过了俩年,妈妈实在熬不下去了,她的精神崩溃了……

父亲的干部履历表。

这是父亲的入伍光荣证书。

  我那顽强而慈祥的父亲,从战场上下来一身伤病,身上有数不清的伤疤,小腿上子弹穿过的伤口一直愈合不上,父亲不论在工作单位还是回家都随身带着药箱,用来处理他的伤口,他还得了严重的肝病。

  中国人民志愿军雄赳赳,气昂昂地跨过鸭绿江。

  一九五0年,父亲随部队入朝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和朝鲜人民军一道,从鸭绿江边把武装到牙齿的美军赶过了三八线。

 我先说一下抗美援朝背景: 1950年6月25日,美帝国主义打着联合国旗号,发动侵朝战争,并把战火引到中国边境,轰炸中国丹东等地。 从1950年8月27日起,美国飞机多次侵入中国领空进行侦察和轰炸扫射。面对这种形势,中共中央根据朝鲜党和政府的请求,作出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决策。1950年10月8日,毛泽东代表中央军委命令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参战。10月19日,以彭德怀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开始分别从安东(今丹东)、长甸河口、辑安等渡过鸭绿江,进入朝鲜参战,揭开抗美援朝战争序幕。 1953年7月27日,战争双方在朝鲜停战协定上签字。至此,历时2年零9个月的抗美援朝战争宣告结束。

  抗美援朝,保家卫国。

  把生死置之度外,英勇善战的父亲就是63军188师563团的志愿军,我看到了有关63军的详细资料后,百感交激,让我深入了解了抗美援朝战争,并把资料保存在此,供大家拜读 :

抗美援朝战争中有个出了名的“三十八军”外,还有一个那就是“英雄铁军”六十三军。在第五次战役中,这支英雄的部队,在涟川、铁原之间正面25公里、纵深20公里的防御地域内,以4个师的兵力阻击了美军及***军4个机械化师12个昼夜的疯狂进攻,掩护了志愿军东线部队的转移,扭转了战场态势,被彭德怀赞誉为“真正的铁军”。

  1951年抗美援朝战争第五次战役第二阶段结束后,西线之敌乘志愿军主力向北转移之机,集中4个军13个师的兵力,以摩托化步兵、炮兵、装甲兵组成特遣队,在航空兵掩护下开始大举反扑,长驱追袭,妄图乘志愿军粮弹缺乏、作战疲劳之际,用所谓“磁性战术”黏住我军,达到使战线向北推移之目的。

由于志愿军担任掩护的部队未能及时控制要点迟滞敌人,美军第一军及其所属第一师、第二十五师,加拿大旅,***军第九师、陆战第一团突然冒进,占领了金谷里、永平及华川一线,敌军直逼涟川、铁原地区。

铁原位于朝鲜的中北部,与金化、平康构成“铁三角”,是汉城至平壤铁路的必经之地,也是几条重要公路的交会地。这里山峰耸立,山岭连绵,是志愿军屯集、转运物资的重要战略交通枢纽,也是攻击敌人、遏制对手进攻态势的战略要地。铁原一旦被敌人占领,就会割裂志愿军东西线的联系,对后方基地及整个战场局势造成严重威胁。友军阻敌三天已支持不住,情况万分危急。

疲劳之师受领艰巨任务

5月28日17时,彭德怀电令志愿军第六十三军并指挥第六十五军一九四师迅速在涟川、铁原之间,东起古南山、西至临津江畔,正面25公里、纵深20公里地域组织防御,不惜一切代价,坚决阻止敌人进攻,掩护兵团主力和伤员转移,无上级命令不得撤退。

接到命令后,六十三军官兵顾不上连续作战的疲劳,立即奔赴预设战场组织防御。此时,战场局势相当严峻。在六十三军的防御正面,敌军集中4个师共4.7万人,配备有1300门火炮、400辆坦克和大量汽车,在空军支援和掩护下,正向涟川、铁原逼近。而六十三军已经连续作战一个多月未能休整,部队减员严重,粮弹供应不足。全军和配属部队加在一起才2.4万人,火炮包括六○炮仅有240门,既无坦克也无飞机。

情况紧急,任务艰巨。六十三军军长傅崇碧、政委龙道权,按照彭德怀和十九兵团首长的命令,部署兵力,制订防御计划。根据防御正面宽、坚守时间长等情况,决定利用有利地形,以玉女峰、种子山、德岘洞、仙人峰地域为主要防御地带,从南到北构筑三道防御阵地。

具体部署是:以一八七师为右翼防御师,担任玉女峰以东,涟川至铁原铁路、公路(含)以西地域的防御,以防敌中央突破。以一八 九师为左翼防御师,于涟铁公路(不含)以东、汉滩川以西地域,依托有利地形组织防御,坚决阻敌北进。以配属的六十五军一九四师,在玉女峰、内洞、朔宁、下浦地域组织防御。以一八八师为预备队,在铁原以西灵洞、驿谷川、揪屯里地域集结待命,并以1个营为反空降预备队,准备歼灭在铁原、大马里地域可能空降之敌。军指挥所设于青洞。

5月30日,六十三军各部进入阵地,积极抢修工事,做好大战前的准备工作。

铁原阻击战序幕拉开

6月1日,敌人先以少量兵力对六十三军阵地进行试探性进攻,随即转入全面进攻。敌人集中火炮1000门、飞机20余架,向六十三军阵地进行长时间的反复轰炸,玉女峰、种子山、故里一线阵地各主要山头顿时烟火弥漫。紧接着,敌人以2个师的兵力,在坦克引导下分多路向六十三军阵地发起猛烈攻击。一场空前悲壮而惨烈的阻击战开始了。

战斗一开始,敌人便把进攻的主要矛头指向了一八七师防守的涟川山口,企图夺取涟川两侧有利地形,从中间突破,直插铁原。在不足3公里的防御正面上,敌人集中2个师的兵力,在飞机、大炮和坦克掩护下,逐次增加兵力,以整连、整营、整团的兵力实行轮番猛攻。在师长徐信指挥下,一八七师各部队依托连夜构筑的简易工事,居高临下英勇抗击,阵地反复争夺,战斗异常激烈……

战斗最激烈的是位于涟川山口的榛田里北山、新村北山和162高地、167.1高地一带。此处是沿涟铁公路通往六十三军防御纵深的必经之地,坚守在这里的是五六一团三营。

三营于5月31日凌晨进入阵地,在敌人炮火下完成了战斗准备和兵力部署。三营当面之敌为美军骑兵第一师5个营,并有4个炮兵营、11辆坦克、5辆装甲车,来势凶猛。在营长罗金友、教导员温树风的指挥下,数个班和战斗小组前出,迫敌提前展开,然后主力利用有利地形节节阻击。第一天歼敌300余人,守住了阵地。第二天敌人以2个营、8辆坦克攻击4次,均被击退。

第三天,敌人以1个团从左翼突击,另1个团在10辆坦克配合下直插三营背后。三营组织九连二排剩下的7名战士进行英勇反击,终因寡不敌众,二排阵地失守。敌人隔断了七连和九连的联系,情况非常严重。七连指导员赵满增不顾伤痛,一面指挥大家奋力抗敌,一面用机枪扫射敌群,打倒20多个敌人,最后拉响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七连和八连的战士,在弹药殆尽的情况下,与突入之敌展开了肉搏战。战斗到黄昏,五六一团第二梯队二营四连投入战斗,击溃了敌人。三营于23时30分撤出战斗。

此战,三营抗击了数倍于己的敌人十余次进攻,坚守阵地四天三夜,毙伤敌1300余人,为稳定志愿军第一线防御阵地起到了重要作用。战后,三营被授予“守如泰山”称号,并荣立集体二等功。

敌人在一八七师阵地前碰壁后,又将主攻矛头指向了一八 九师阵地。6月2日,敌人以部分兵力继续进攻一八七师阵地的同时,集中4个团的兵力,在飞机、大炮掩护下,向一八 九师坚守的第233.2高地和种子山阵地发动轮番攻击。炮火连天,弹痕遍地。经过前一天的激战,一八 九师阵地上的工事大都被夷为平地。指战员们踏着一尺多深的浮土,利用弹坑和岩石做掩护,坚守阵地,抗击敌人的疯狂进攻。

激战数日,敌人以惨重的伤亡,暂时占领了种子山、五峰寺及以南阵地。种子山海拔665米,位于一八 九师阵地前沿中部。师长许诚、政委蔡长元当即命令五六六团不惜一切代价夺回阵地。当晚,五六六团在团长朱彪指挥下,以一连、三连各1个排组成敢死队,在团炮火支援下,于3日凌晨突然发起攻击,夜袭种子山,全歼守敌,夺回了阵地。

  6月3日拂晓,美军第二十五师加入战斗,在一八 九师正面同时展开3个团,发起多路轮番攻击。战至中午,一八 九师战斗减员十分严重,所有营、连都不成建制,师、团机关的勤务人员全部投入了一线战斗。营、连不成建制,就将营编成连,连编成排,重新投入战斗。子弹打光了,就用石头、断木砸,用刺刀拼杀。一八 九师一直坚守到天黑,才奉命将阵地移交给接防的军预备队一八八师,转至铁原以西休整,成为军的第二梯队。

一八八师在师长张英辉率领下,连夜冒雨开赴阵地,6月4日拂晓前接防完毕。随后,他们立即加修工事,做好长期防御准备。他们进入阵地不久,美军在地空交叉火力掩护下,以1个师的兵力分多路向一八八师阵地实施波浪式疯狂攻击。一八八师指战员依托阵地避敌炮火,放近敌人,与之展开胶着战,使敌飞机、大炮难以发挥作用。战至下午,战斗减员越来越多,形势相当严峻。志愿军司令部及时下达命令,改坚守防御为机动防御。该部一线部队开始有计划地且战且退,向细柳洞、207高地、北台、古南山二线阵地转移。

  在机动防御中,坚守在877高地的五六二团二连,连续打退敌人2个团、40多辆坦克的3次进攻。二连曹俊福小组守卫在阵地最前沿,打退敌人2个连的4次进攻,坚守阵地两昼夜。6月9日8时,在877高地正面,敌以1个营的兵力,分三路重点向曹俊福小组进攻。曹俊福、杨士泉、陈占祥3人机智地变换位置,使用各种武器打击敌人。子弹打光了,就用石头砸,最后曹俊福3人烧毁身上的笔记本等物,紧握手榴弹与冲上来的敌人同归于尽……

6月10日晨,美军第十军突破六十三军左翼友邻防线后,铁原东面完全暴露。美军第一军乘机将机动部队秘密东移,突然向五六 四团防御阵地疯狂进攻,企图偷袭内、外加山,迂回铁原。坚守在阵地最前沿的五六 四团五连一排,面对敌人3个营、8架飞机、40多门重炮、11辆坦克的轮番进攻,以血战到底的英雄气概,与敌展开殊死搏斗,最后歼敌250余人,坚守住了阵地。

6月12日,志愿军主力部署调整完毕,六十三军胜利完成阻击任务,于19时30分奉兵团命令转向伊川地区休整。涟川、铁原阻击战,是六十三军继取得第五次战役前两阶段歼敌6410人的胜利后,执行的又一事关全局、艰巨而光荣的任务,是他们有史以来进行的规模最大、时间最长、最激烈、最残酷的一场战斗。

彭德怀亲临伊川慰问

六十三军胜利完成阻击任务,刚刚转入伊川地区休整,彭德怀就穿越百里战区,不顾危险赶来慰问指战员。彭德怀来到战士们中间,带着少有的微笑,疼爱地望着一个个经受战火考验的钢铁勇士。他拍拍这个露出肩头的臂膀,抚抚那个络腮胡子的面颊,理理这个的破军装,摸摸那个的烂军帽,深情地和大家一一握手,战士们高兴极了。

随后,彭德怀站在子弹箱上,向指战员们行了一个庄重的军礼,激动地说:“同志们!你们打得好,打得很好!你们六十三军血战铁原12天,掩护了东线部队的转移,掩护了我军全线转入防御,狠狠地打击了敌人的气焰。你们是一支真正的铁军,我要向毛主席汇报你们的英雄业绩。全党、全军、全国人民为有你们这样的英雄铁军而自豪……”

临别之际,彭德怀问傅崇碧有什么要求。傅崇碧回答道:“别的没什么,就是部队减员太严重,有些连队都打光了,有的连队只剩下一二十人……”“给你们补,要给你们发新衣服、新装备,还有烟有酒有各种罐头!你们损失1个团,我给你们补1个团;损失1个师,给你们补1个师。给你们补些老兵,能打仗的老兵。”彭德怀说。不久,从其他部队调来1.5万名官兵补入六十三军,并调来了大批武器、装备和食品。

  “狼牙山五壮士”式的英雄。法化洞阵地位于一八八师前沿中段,是五六二团、五六三团防御的接合部。守卫法化洞阵地的是五六三团的一连和八连。6月5日上午,敌人开始向六十三军二线阵地攻击,并将主攻方向指向了五六三团一连二排防守的207高地。二排依托有利地形,顽强地打退了敌人数次攻击。

6月6日,敌人改变战术,以一部兵力正面进攻,以1个营的兵力分两路从侧翼迂回,再次向207高地发起猛烈攻击。二排三面受敌,背后是悬崖绝壁。在万分危急时刻,二排的勇士们坚定沉着,在副排长李炳群率领下,将敌放至20米处,冲锋枪、步枪一齐开火,成捆的手榴弹抛向敌群,连续打退了敌人两次进攻。敌人又用炮火猛烈轰击,阵地上浓烟滚滚,火光冲天。

战至午夜,二排只剩下8人。他们面对数十倍于己的敌人,越战越勇。在弹药将尽,与上级和友邻的联系已经中断,陷入敌人四面包围,突围已不可能时,副排长李炳群对7名战士说:“最后的考验到了。我们是志愿军的钢铁好汉,是大功团钢铁营猛虎连特功排的战士。现在任务完成了,可被敌人包围了,我们要宁死不屈,不能给英雄部队抹黑,不能给祖国人民丢脸!宁肯跳崖,死不当俘虏!”战士们异口同声回答:“死不当俘虏!”

当敌人再次拥上阵地时,8名勇士高喊:“胜利属于我们!祖国**!”纵身跳下悬崖。他们是“狼牙山五壮士”式的英雄。8名勇士中的李炳群、崔学才、张秋昌、何成玉、孟庆修5人壮烈牺牲,翟国灵、侯天佑、罗俊成3人被崖下茂密的树枝托住,于当晚穿过敌人的封锁线,一点一点爬回部队。

  曾经有一位军事家这样说:“将军的功绩是体现在前沿冲锋陷阵的战士身上。”没有你们的奋斗和牺牲,指挥员任何意图、部署和命令都等于零。

我亲爱的父辈们,你们生的伟大,死的光荣!你们是为了祖国领土的完整和人民的幸福生活而血染疆场!保家卫国!你们是国家的英雄,民族的功臣。你们怀着英勇报国的热情和赤诚奉献的责任,把血染的风采留在了共和国的旗帜上,凝结成了爱与憎的伟大诗篇,点缀着鲜艳的五星红旗,让生活在和平幸福的人们去思念与警醒,让热爱和平的人们不忘幸福来之不易。

  在第15军在芝浦里鏖战的同时,以傅崇碧为军长的第63军也在铁原、涟川以南,东西正面约25公里的防御地域,开始更为艰苦的阻击战。

第63军正面,有范佛里特指挥的美骑兵第一师、美步兵第二十五师、英步兵第二十八旅和英步兵第二十九旅共4个师、旅5万余人,火炮1300余门,坦克180余辆。而第63军连同配属的65军194师等部队只有2.4万余人,无坦克无飞机。部队已连续作战一个多月未得到补充,伤亡甚大,粮弹奇缺,官兵疲惫。

守卫铁原地区的志愿军在阻击来犯之敌

志愿军司令部要求他们阻击半个月到20天。傅崇碧只有横下一条心,准备以自己局部的牺牲来换取全局的稳定。

6月1日起,“联合国军”全线发起猛攻。涟川至铁原一线终日火光冲天,浓烟蔽日。战场的一边是中国士兵的血肉之躯,另一边是美国坦克的钢铁长龙。

对于这场63军所经历的规模最大,时间最长,最激烈、最残酷的战斗,傅崇碧永远难以忘怀。他在回忆录中写道:

战斗开始后,战士们躲在战壕里,待敌坦克冲过战壕后,用苏制反坦克手雷从后面向坦克投掷,击毁敌坦克100多辆。敌人每天白天在飞机、坦克、大炮掩护下攻占我阵地,我们在夜间组织力量又夺回来。铁原南面原来森林茂盛的山地,被敌机投下的凝固汽油弹烧成了光头。日夜听不到枪声,只听到炮弹和飞机投下的炸弹声。从数里以外看去,铁原以南的半面天空都变成了红色。战士们的脸被硝烟烤成了黑色。阵地几乎被互相隔绝,战士们只能靠罐头、牛奶充饥,疲劳得爬在工事里就睡着了,敌人冲到跟前,醒过来又打。许多阵地上战斗到最后只剩下一两个人,一两个人最后又与冲上来的敌人同归于尽。一线的部队全都拼了刺刀。全军的口号就是“人在阵地在,坚决守住阵地!”

  父亲在朝鲜战场上,带领战士们英勇善战不怕牺牲,顽强杀敌,在除夕的五天五夜血战中,歼灭了伪一师一千八百六十三名,坦克车九辆,飞机二十架。下面是父亲立功后部队给他的慰问贺信:

  贺信高度的评价了父亲英勇无畏,不怕牺牲的精神,父亲顽强拼搏,机智勇敢地指挥战斗,不惜宝贵的生命冲锋陷阵消灭敌人。

抛头卢保家卫国,撒热血铸就军魂!

由于贺信年代久字迹比较模糊,这是我一字一句地抄写下来再让我女儿打印出来。

  最可爱的英雄们,是你们浴血奋战,前仆后继,不畏艰难困苦,不怕流血牺牲,用鲜血和汗水,用青春和生命,镌刻了胜利的丰碑。历史不会忘却那些把生命同祖国、人民交融在一起的前行者,唯有纪念,才能传承;唯有传承,才能告慰和弘扬。

  抗美援朝和平纪念章

  父亲的立功证:

  就是这位李贵和叔叔,是我父亲的最最亲密的战友,也是生死战友,他们在战场上出生入死,相互救护,不管是谁负伤,只要有一个还能站起来就会把另一个背下来抢救。尤其是我的父亲在战场上肚子打开花了,子弹穿过了他的大腿,就是这位战友把他背下了战场。亲爱的李贵和叔叔你还身体健康吗?我们怀念您!你们的英雄事迹是我们永远学习的榜样。

  我的妈妈给我讲,父亲有几次差点被敌人害死,在解放大西北,他们驻地被土匪翻墙摸进来了,差点被土匪杀死。还有在朝鲜阿玛尼给他们闷好米,在吃白米饭的时候,美国鬼子从巷子里杀进来,一场厮杀又逃过了一劫。

  亲爱的父亲你为什么走的那么早,该享受和平幸福的生活了,可是你走了。我们想你啊!看到别人有爸爸,我们没有爸爸心里是多么自卑啊!你知道家里没了顶梁柱,妈妈带着我们,生活是多么艰难和困苦啊!

战俘

父亲的立功证:

这是父亲在朝鲜战场上的立功奖状。

  愿最可爱的人,我亲爱的父亲,您在天堂没有病痛!

  父亲珍贵的纪念章:

  父亲就是在那闻名遐迩、最著名的王牌”英雄铁军”六十三军一八八师五六三团三营八连!他们用勇猛、坚守、淤血奋战、轻伤不下火线、只要有口气重伤也要拼搏战场,英勇杀敌,确保”人在阵地在,坚决守住阵地!”的英雄气概!

  战场上的拼杀,

和敌人殊死的搏斗,

炮火连天的战场,

饥饿算什么?

寒冷算什么?

负伤算什么?

还有一口气,

就人在阵地在!

战友的牺牲更激励英雄们的气概!

生命诚可贵,

保家卫国价更高!

碧血染风采,

青史留英明,

一身肝胆生无敌,

百战威灵殁有伸

英明垂千古,

丹心照汗青,

南征北战功不朽,

抗美援朝洒热血,

生命谱写历史篇章,

英雄永驻春秋史册!

  爸爸您早早的离开了我们,家里发生了360度的变化,苦难的童年伴随我们成长;妈妈和我们的生活跌入了谷底,是姥姥姥爷伴随着我们长大,可是姥姥姥爷他们为了我们也积劳成疾,早早相继离开了我们……。如今我们姐妹们都已经年过半百,都退休在家,妈妈也终于从非人的生活熬了出来,过上了幸福的生活,我们姐妹们会加倍努力让妈妈快乐幸福的生活。我们永远怀念你爸爸、怀念精心呵护抚养培育我们的姥姥姥爷和舅舅……

  12军34师106团,于12月15日,全部撤出上甘岭537.7北山时欢庆胜利的老照片!

  每当看到电影《英雄儿女》的片段,无不为之感动。是英雄用生命谱写了胜利的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