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晴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个美女作家,她的书很畅销,这与她细腻的情感和女性独有的视角不无关系,我非常喜欢她写的《做一个刚刚好的女子》和《做一个有风骨的女子,不迎合,不媚俗》。做一个刚刚好的女人,做一个有风骨的女人,我想这大概是所有女人的理想,就像做人当如玉一样温润如初,永远只有23度的温度,我想那绝对是刚刚好、恰恰好、绝对好的感觉,前提是你得能经受得住1000度的高温的煅烧,也得经受得住流水的侵蚀,更重要的是你得耐得住千百万年被埋藏的寂寞。

昨天我看到她一篇文章《一个想出轨男人的真实想法》:一个事业有成的男人和她聊自己迟早有一天会出轨,原因是他和结婚十几年的妻子已经不在一个频道,她在家相夫教子和追韩剧 ,他在外打拼事业思想观念都与时俱进,自然是他懒得听她的家长里短,她对他也是白天不懂夜的黑。晚晴这篇文章看下来,我也是非常同情这位先生的,面对无话可说的妻子他有出轨的想法是如此合情合理,而且他为了孩子不离婚看来是有情有义,似乎她还应该感恩戴德才对。

最近热播的《人民的名义》可真是一部好剧,因为男人们从中看到了官场的潜规则,而女人们从中看到了婚姻的潜规则。如果没有这部剧,我是毫无保留地支持着晚晴美女作家的。因为我也认为不同步的婚姻是不可能有对等的幸福可言的。

让我们先看看达康书记和欧阳靖的婚姻吧,他是汉东市委书记,她是银行付行长,地位可谓对等吧?结果又是如何?过分爱惜自己的羽毛的婚姻让夫妻之间的情感早已荡然无存。祁同伟与梁璐当初才子佳人的结合也不能说他们不同步吧?而且还是那样一位旺夫的美女?可惜那张结婚证在完成它的利用价值以后也变成了一张废纸。高育良和吴慧芬在世人的眼中是最佳拍档,他们俩同样是大学教授,妻子还贤惠、能干。你可以把所有美好的想象都赋予他们:举案齐眉、比翼双飞、白头偕老、永结同心。而现实却给他们开了个最打脸的玩笑,一个只是被包装了的美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便拿下了她的丈夫,以至于她溃败的只留了个虚假的婚姻。

白百合的新闻还没有过去,这两天头条又被谢娜和张杰炒的沸沸扬扬,曾经被包装的爱情无论在婚姻里如何想瞒的滴水不漏,但撇去那些浮华的泡沫后,婚姻才露出它千疮百孔的真实面目。很多时候,真相总是冷酷的,于是我们总在一声声的质问:“婚姻到底是什么?我们的婚姻怎么了?”

  我们中国人很早就知道了婚姻有“七年之痒”,明白了那份倦怠其实是审美疲劳造成的,就如张爱玲所说,当你娶了白玫瑰,白玫瑰就成了你衣服上的白米粒,而红玫瑰就成了你心中的朱砂痣;当你娶了红玫瑰,白玫瑰就成了心中的白月亮,红玫瑰就成了墙上的蚊子血。

可惜分析的如此透彻的张爱玲并没有给出我们婚姻应该如何经营才会幸福的满意答案,这也难怪,她自己也是个失败的实践者。婚姻需要宽容,更需要彼此欣赏,以及承受平淡如水的寂寞。好的婚姻不是他们一直拥有激情,而是他们忍受住了寂寞,正如一块玉的修炼一样,火山的熔岩高温的煅烧并不是成就玉石的唯一条件,激情过后更多的成功得益于岁月的修炼。当然,如果你忍受不了这磨人的过程也不是什么过错,大自然中更多的映入眼帘的是普通的石头。做一块顽石也没有什么丢人的。竟管我不赞成晚晴提出的婚姻出轨是因为双方在婚姻内发展的不对等,但是她文中的很多观点我还是非常赞同的。“女人要是变差了,把责任推到男人身上,我嫁给了一个不会滋养我的男人才会变成如今这副模样。”“但是请记住,自己才是内因,才是起决定因素的那个人,所以,你最终变成怎样,不该是男人来决定的,而是你自己决定的。所以,不要成为一个鸡肋式的女人,成为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存在。我们都应该活成不可替代的自己,这一点,无关男人,只为我们自己。”

无论何时,女人都应该有一颗独立的心,如果你没有本事修炼成百变金刚,起码也要修炼一个强大的内心,女人当如画,虽然“春去”花还在,即使“人来”鸟不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