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不相见, 动如参与商。

今夕复何夕, 共此灯烛光。
少壮能几时, 鬓发各已苍。
访旧半为鬼, 惊呼热中肠。
焉知二十载, 重上君子堂。
昔别君未婚, 儿女忽成行。
怡然敬父执, 问我来何方。
问答乃未已, 儿女罗酒浆。
夜雨翦春韭, 新炊间黄粱。
主称会面难, 一举累十觞。
十觞亦不醉, 感子故意长。
明日隔山岳, 世事两茫茫。
杜甫的这首《赠卫八处士》,除了浓浓的离殇别情,也有闲话家常。
“夜雨翦春韭,新炊间黄粱”。读来更是令人有种错觉,仿佛时间未老,离人未远。
好像只需一夜春雨淅沥,就能在柴扉轻推的清晨,迎来那位风尘仆仆的故人。

  然而,毕竟彼时已远。

早已不见了那衣袂飘飘,发髻高束的唐人雅士。唯有那春韭黄粱,今日依然鲜美翠绿,醇香扑鼻。

  此时春韭正当季,叶片嫩绿肥厚,味道也最是鲜美。

烙一锅油润润的韭菜合子,感觉真的很饱足。

  用热水和面,揉成面团,放置待用。

  菠菜摘洗干净,焯水过凉沥干切碎;韭菜洗净切碎;鸡蛋打散,炒成鸡蛋碎;小虾皮漂洗沥干。

待鸡蛋碎凉透,将上述各种材料混到一起。先倒入玉米油,稍做搅拌,再调入适量盐,适量耗油即可。

  电饼铛预热,鸣笛后,用油刷在饼铛中,均匀涂抹一层油,放入韭菜合子。

根据自家饼铛的功能,选择按键。

  预设时间到时,在韭菜合子上,用油刷再均匀淋上一点油。

然后给韭菜合子翻面,再选择按键即可。

饼铛再次鸣笛,就可以出锅啦。

  一口咬下去,面皮脆脆的,还有汤汁流出来。

  味道还不错,给好朋友也送点去。

  流年似水,人生短暂。

愿在这短暂的一生中,多遇见一些情意绵长的知己。

促膝长谈也好,相忘江湖也罢。

你若来,就有酒有茶。

有夜雨中春韭的那份鲜美,也有一碗软糯糯的黄米醇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