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经》:


上卷
经曰: 天尊地卑,阳奇阴偶。一共六宗,二七同道,三八为朋,四九为友,五十同途。阖辟奇偶,五兆生成,流行终始。八体弘布,子母分施。天地定位,山泽通气,雷风相薄,水火不相射。中五立极,临制四方,背一面九,三七居旁,二八四六,纵横纪纲。阳以相阴,阴以含阳。阳生于阴,柔生于刚。阴德弘济,阳德顺昌。是故阳本阴,阴育阳,天依形,地附气。此之谓化始。

中卷
经曰:天有五星,地有五行。天分星宿,地列山川。气行于地,形丽于天。因形察气,以立人纪。紫微天极,太乙之御,君临四正,南面而治。天市春宫,少微西掖。太微南垣,旁照四极。四七为经,五德为纬,运干坤舆,垂光乾纪。七政枢机,流通终始。地德上载,天光下临。阴用阳朝,阳用阴应。阴阳相见,福禄永贞。阴阳相乘,祸咎踵门。天之所临,地之所盛。形止气畜,万物化生。气感而应,鬼福及人。是故天有象,地有形,上下相须而成一体。此之谓化机。

下卷
经曰:无极而太极也。理寓于气,气囿于形。日月星宿,刚气上腾。山川草木,柔气下凝。资阳以昌,用阴以成。阳德有象,阴德有位。地有四势,气从八方。外气行形,内气止生。乘风则散,界水则止。是故顺五兆,用八卦,排六甲,布八门,推五运,定六气,明地德,立人道,因变化,原终始。此之谓化成。


《青囊奥语》
坤壬乙,巨门从头出。
艮丙辛,位位是破军。
巽辰亥,尽是武曲位。
甲癸申,食狼一路行。
左为阳,子癸至亥壬。
右为阴,午丁至巳丙。
雌与雄,交会合元空。
雄与雌,元空卦内推。
山与水,须要明此理。
水与山,祸福尽相关。
明元空,只在五行中。
知此法,不须寻纳甲。
颠颠倒,二十四山有珠宝。
顺逆行,二十四山有火坑。
认金龙,一经一纬义不穷。
动不动,直待高人施妙用。
第一义,要识龙身行与止。
第二元,来脉明堂不可偏。
第三法,传送功曹不高压。
第四奇,明堂十字有元微。
第五妙,前后青龙两相照。
第六秘,八国城门锁正气。
第七奥,要向天心寻十道。
第八栽,屈曲流神认去来。
第九神,任他平地与青云。
第十真,若有一缺非真情。
明倒杖,卦坐阴阳何必想。
识掌模,太极分明必有图。
知化气,生克制化须熟记。
说五星,方圆尖秀要分明。
晓高低,星峰须辨得元微。
鬼与曜,生死去来真要妙。
向放水,生旺有吉休囚否。
二十四山分五行,知得荣枯死与生。
翻天倒地对不同,其中秘密在元空。
认龙立穴要分明,在人仔细辨天心。
天心既辨穴何难,但把向中放水看。
从外生入名为进,定知财宝积如山。
从内生出名为退,家内钱财皆废尽。
生入克入名为旺,子孙高官尽富贵。
脉息生旺要知因,龙歇脉寒灾祸侵。
纵有他山来救助,空劳禄马护龙行。
劝君再把星辰辨,吉凶祸福如神见。
识得此篇妙真微,又见郭璞再出现。

《青囊序》:


杨公养老看雌雄,天下诸书对不同。
先看金龙动不动,次察血脉认来龙。
龙分两片阴阳取,水对三叉细认踪。
江南龙来江北望,江西龙去望江东。
是以圣人卜河洛,瀍涧二水交华嵩。
相其阴阳观流泉,卜年卜世宅都宫。
晋世景纯传此术,演经立义出元空。
朱雀发源生旺气,一一讲说开愚蒙。
一生二兮二生三,三生万物是玄关。
山管山兮水管水,此是阴阳不待言。
识得阴阳元妙理,知其衰旺生与死。
不问坐山与来水,但逢死气皆无取。
先天罗经十二支,后天再用干与维。
八干四维辅支位,子母公孙同此推。
二十四山分顺逆,共成四十有八局。
五行即在此中分,祖宗却从阴阳出。
阳从左边团团转,阴从右路转相通。
有人识得阴阳者,何愁大地不相逢。
阳山阳向水流阳,执定此说甚荒唐。
阴山阴向水流阴,笑杀拘泥都一般。
若能勘破个中理,妙用本来同一体。
阴阳相见两无难,一山一水何足言。
二十四山双双起,少有时师通此义。
五行分布二十四,时师化诀何曾记。
山上龙神不下水,水里龙神不上山。
用此量山与步水,百里江山一晌间。
更有净阴净阳法,前后八尺不宜杂。
斜正受来阴阳取,气乘生旺方无煞。
来山起顶须要知,三节四节不须拘。
只要龙神得生旺,阴阳却与穴中殊。
天上星辰似织罗,水交三八要相过。
水发城门须要会,却如湖里雁交鹅。
富贵贫贱在水神,水是山家血脉精。
山静水动昼夜定,水主财禄山人丁。
乾坤艮巽号御街,四大尊神在内排。
生克须凭五行布,要识天机元妙处。
乾坤艮巽水长流,吉神先入家豪富。
请验一家旧日坟,十坟埋下九坟贫。
惟有一坟能发福,去水来山尽合情。
宗庙本是阴阳元,得四失六难为全。
三才六建虽为妙,得三失五尽为偏。
盖因一行扰外国,遂把五行颠倒编。
以讹传讹竟不明,所以祸福为胡乱。

《天 玉 经》 唐.杨筠松 著

上 篇


  江东一卦从来吉,八神四个一。

  江西一卦排龙位,八神四个二。

  南北八神共一卦,端的应无差。

  二十四龙管三卦,莫与时师话,

  忽然知得便通仙,代代鼓骈阗。

  天卦江东掌上寻,知了寻千金,

  地画八卦谁能会,山与水相对。

  父母阴阳仔细寻,前后相兼定,

  前后相兼两路看,分定两边安。

  卦内八卦不出位,代代人尊贵,

  向水流归一路行,到处有声名,

  龙行出卦无官贵,不用劳心力,

  只把天医福德装,未解见荣光。

  倒排父母荫龙位,山向同流水,

  十二阴阳一路排,总是卦中来。

  关天关地定雌雄,富贵此中逢,

  翻天倒地对不同,秘密在玄空。

  三阳水向尽源流,富贵永无休,

  三阳六秀二神富,立见入朝堂。

  水到御街官便至,神童状元出,

  应绶若然居水口,御街近台辅,

  鼕鼕鼓角随流水,艳艳红旆归。

  上按三才并六运,排定阴阳算,

  下按玉辇杆门流,龙去要回头。

  六见分明号六龙,名姓达天聪,

  正山正向流支上,寡夭遭刑杖。

  共路两神为夫妻,认取真神路,

  仙人秘密定阴阳,便是真龙冈。

  阴阳二字看零正,坐向须知病,

  若遇正神正位装,拨水入零堂,

  零堂正向须知好,认取来山脑,

  水上排龙点位装,积栗万余仓。

  正神百步始成龙,水短便遭凶,

  零神不问长和短,吉凶不同断。

  父母排来到子息,须生认生克。

  水上排龙照位分,兄弟更子孙。

  二十四山分两路,认取五行生,

  龙中交战水中装,便是正龙阳,

  前面若无凶交破,莫断为凶祸,

  凶星看在何公头,仔细认踪由。

  先定来山后定向,联珠不相放,

  须知细觅五行踪,富贵结金龙。

  五行若然翻值向,百年子孙旺,

  阴阳配合亦同论,富贵此中寻。

  东西父母三般卦,算值千金价,

  二十四路出高官,绯紫入长安,

  父母不是未为好,无官只豪富。

  父母排来看左右,向手分休咎,

  双山双向水零神,富贵永无贫;

  若遇正神须败绝,五行当分别,

  隔向一神仲子当,千万细推详。

  若行公位看顺逆,接得方奇特,

  公位若来见逆龙,男女失其踪。

  更看父母下三吉,三般卦第一。

《天 玉 经》 唐.杨筠松 著

中 篇
  二十四山起八宫,贪巨武辅雄,

  四边尽是逃亡穴,下后令人绝。

  惟有挨星为最贵,泄漏天机密,

  天机若然安在内,家活当富贵,

  天机若然安在外,家活渐退败。

  五星配出九星名,天下任横行。

  干维乾艮巽坤壬,阳顺星辰轮。

  支神坎震离兑癸,阴卦逆行取。

  分定阴阳归两路,顺逆推排去,

  知生知死亦知贫,留取教儿孙。

  天地父母三般卦,时师未曾话,

  玄空大卦神仙说,本是此经诀,

  不说宗枝但乱传,开口莫胡言,

  若还不信此经文,但覆古人坟。

  分却东西两个卦,会者传天下,

  学取仙人经一宗,切莫乱谈空,

  五行山下问来由,入首便知踪。

  分定子孙十二位,灾祸相连值,

  千灾万祸少人知,克者论宗枝。

  五行位中出一位,仔细秘中记,

  假如来龙骨不真,从此误千人。

  一个排来千百个,莫把星辰错,

  龙要合向向合水,水合三吉位,

  合禄合马合官星,本卦生旺寻,

  合凶合吉合祥瑞,何法能趋避,

  但看太岁是何神,立地见分明,

  成败定断何公位,三合年中是。

  排星仔细看五行,看自何卦生,

  来山八卦不知踪,八卦九星空,

  顺逆排来各不同,天卦在其中。

  甲庚丙壬俱属阳,顺推五行祥,

  乙辛丁癸俱属阴,逆推论五行,

  阴阳顺逆不同途,须向此中求,

  九星变起雌雄异,玄关真妙处。

  东西二卦真神奇,须知本向水,

  本向本水四神奇,代代著绯衣。

  水流出卦有何全,一代作官员,

  一折一代为官禄,二折二代福,

  三折父母共长流,马上锦衣游,

  马上斩头水出卦,一代为官罢,

  直山直水去无翻,场务小官班。

《天 玉 经》 唐.杨筠松 著

下 篇
  乾山乾向水朝乾,乾峰出状元,

  卯山卯向迎源水,骤富石崇比,

  午山午向午来堂,大将值边疆,

  坤山坤向水坤流,富贵永无休。

  辨得阴阳两路行,五星要分明,

  混鳅浪里跳龙门,渤海便翻身。

  依得四神为第一,官职无休息,

  穴上八卦要知情,穴内卦装清。

  要求富贵三般卦,出卦家贫乏,

  寅申巳亥水来长,五行向中藏,

  辰戌丑未叩金龙,动得永不穷,

  若还借库富后贫,自库乐长春。

  大都星起何方是,五行长生旺,

  大旆相对起高冈,职位在学堂,

  捍门官国华表起,山水亦同例,

  水秀峰奇出大官,四位一般看。

  坎离水火中天过,龙墀移帝座。

  宝盖凤阙四维朝,宝殿登龙楼。

  罡劫吊杀休犯着,四墓多销铄。

  金枝玉叶四孟装,金厢玉印藏。

  帝释一神定县府,紫微同八武,

  倒排父母养龙神,富贵万余青。

  认得父母三般卦,便是真神路,

  北斗七星去打劫,离宫要相合。

  子午卯酉四龙冈,作祖人财旺,

  水长百里佐君王,水短便遭伤。

  识得阴阳两路行,富贵达京城,

  不识阴阳两路行,万丈火坑深。

  前兼龙神前兼向,联珠莫相放,

  后兼龙神后兼向,排定阴阳算,

  明得零神与正神,指日入青云,

  不识零神与正神,代代绝除根。

  倒排父母是真龙,子息达天聪,

  顺排父母倒子息,代代人财退。

  一龙宫中水便行,子息受艰辛,

  四三二一龙逆去,四子均荣贵,

  龙行位远主离乡,四位发经商。

  时师不识挨星学,只作天心朴,

  东边财谷引归西,北到南方推,

  老龙终日卧山中,何当不易逄,

  此是自家眼不的,乱把山冈觅。

  世人不知天机秘,泄破有何益,

  汝今传得地中仙,玄空妙难言,

  翻天倒地更玄玄,大卦不易传。

  更有收山出煞诀,亦兼为汝说。

  相逢大地能几人,各个是知心,

  若还求地不种德,稳口深藏舌。

都天宝照经


上篇
杨公妙应不多言,实实作家传。
人生祸福由天定,穷达能安命。
贫贱安坟富贵兴,全凭龙穴真。
龙在山中不出山,挂在大山间。
若是砂曲星辰正,收得阳神定。
断然一葬便兴隆,父发子传荣。
好龙脱劫出平洋,百十里来长。
离祖离宗星辰出,此是真龙骨。
前途节节出儿孙,文武脉中分。
直见大溪方住手,诸山皆不走。
个个回头向月前,城郭要周完。
水口乱石堆水中,此地出豪雄。
若得远来龙脱劫,发福无休歇。
穴见阳神三摺朝,此地出官僚。
不问三男并五子,富贵房房起。
津湖溪涧同此看,衣禄荣华断。
大水大河齐到处,千里来龙住。
水口罗星锁住门,似大将屯军。
落头定有一星形,非火土即金。
正脉落平三五里,见水方能止。
二水相交不用砂,只要石如麻。
更看硖石高山锁,密密来包裹。
此是军州大地形,细说与君听。
天下军州总住空,何曾撑着后头龙。
只向水神朝处取,莫说后无主。
立穴动静中间求,须看龙到头。
杨公妙诀无多说,因见黄公心性拙。
全凭掌上起星辰,类聚装成为妙诀。
大山唤作破军体,五星所聚脉难分。
但看出身一路脉,到头要分水土金。
又从分水脉脊处,便把罗经照出路。
节节同行过峡真,前去必定有好处。
子字出脉子字寻,莫教差错丑与壬。
莫是阳差与阴错,劝君不必费心寻。
子癸午丁天元宫,卯乙酉辛一路同。
若有山水一同到,半穴乾坤艮巽宫。
取得辅星成五吉,山中有此是真龙。
辰戌丑未地元龙,乾坤艮巽夫妇宗。
甲庚壬丙为正向,脉取贪狼护正龙。
寅申巳亥人元来,乙辛丁癸水来催。
更取贪狼成五吉,寅坤申艮御门开。
巳丙宜向天门上,亥壬向得巽风吹。
贪狼原来发来迟,坐向穴中人未知。
立宅安坟过两纪,方生贵子好男儿。
立宅安坟要合龙,不须拟对好奇峰。
主人有礼客尊重,客在西兮主在东。

都天宝照经


中篇
天下军州总住空,何须撑着后来龙。
时人不识玄机诀,只道后头少撑龙。
大凡军州住空龙,便与平洋墓宅同。
州县人家住空龙,千军万马悉能容。
分明见者犹疑虑,龙不空时气不空。
教君看取州县场,尽是空龙拨摆踪。
莫嫌远来无后龙,龙若空时非活龙。
两水界龙连生窟,穴得水兮何畏风。
但看古来卿相地,平洋一穴胜千峰。
子午卯酉四山龙,坐对乾坤艮巽宫。
莫依八卦阴阳取,阴阳差错败无穷。
百二十家渺无诀,此诀玄机大祖宗。
来龙须要望龙穴,后若空时必有功。
帝座帝车并帝位,帝宫帝殿后当空。
万代侯王皆禁断,予今隐出在江东。
阴阳若能得遇此,蚯蚓逢之便化龙。
子午卯酉四山龙,支兼干出最豪雄。
乙辛丁癸单行脉,半吉之时又半凶。
坐向乾坤艮巽位,兼辅而成五吉龙。
辰戌丑未四山坡,甲庚丙壬葬坟多。
若依此理无差谬,清贵声名天下无。
为官自有起身路,儿孙白屋出登科。
八卦不是真妙诀,时师休把口中歌。
败绝只因用卦差,何见依卦出高官。
阴山阳水皆真吉,下后儿孙祸百端。
水若朝来须得水,莫贪远秀好峰峦。
审龙若依图诀葬,官职荣华立可观。
玄机妙诀有因由,向指山峰细细求。
起造安坟依此诀,能令发福出公侯。
真向支山寻祖脉,干神下穴永无忧。
寅申巳亥骑龙走,乙辛丁癸水交流。
若有此山并此水,白屋科名发不休。
昔日孙官锺此穴,从此声名表万秋。
来龙须看坐正穴,后若空时必有功。
州县官衙为格局,必然清显立威雄。
范蠡萧何韩信祖,乙辛丁癸财足丰。
亥壬耸龙兴祖格,巳丙旺相一般同。
寅申巳亥等五吉,乙辛丁癸四位通。
紫绯昼绵何荣显,三牲五鼎受王封。
龙回朝祖玄字水,科名榜眼及神童。
后空巳见前篇诀,穴要窝钳脉到宫。
试看州衙及台阁,那个靠着后来龙。
砂揖水朝为上格,罗城拥卫穴居中。
依图取向无差误,不是王侯即相公。
天机妙诀本不同,八卦只有一卦通。
乾坤艮巽躔何位,乙辛丁癸落何宫。
甲庚壬丙来何地,星辰流转要相逢。
莫把天罡称妙诀,错将八卦作先宗。
乾坤艮巽出官贵,乙辛丁癸田庄位。
甲庚壬丙最为荣,下后儿孙出神童。
未审何山消此水,合得天心造化工。
五星一诀非真术,城门一诀最为良。
识得五星城门诀,立宅安坟大吉昌。
堪笑庸愚多慕此,妄将卦例更阴阳。
不向龙身观出脉,又从砂水断灾祥。
筠松宝照真秘诀,父子虽亲不肯说。
若人得遇是前缘,天下横行陆地仙。
世人只爱周回好,不知水乱山颠倒。
时师但云讲八卦,却把阴阳分两下。
阴山只用阳水朝,阴水只用阳山收。
俗夫不知天机妙,自把山龙错颠倒。
胡行乱作害世人,福未到时祸先到。
阳若无阴定不成,阴若无阳定不生。
阳水阴山相配合,儿孙天府早登名。
都天大卦总阴阳,翫水观水有主张。
能知山情与水意,配合方可论阴阳。
都天宝照无人得,逢山踏路寻龙脉。
前头走到五里山,遇着宾主相交接。
却求富贵顷时来,记取筠松真妙诀。
天有三奇地六仪,天有九星地九宫。
十二地支天干十,干属阳兮支属阴。
时师专论这般诀,误尽阎浮世上人。
阴阳动静如明得,配合生生妙处寻。

都天宝照经

下篇
寻得真龙龙虎飞,水城屈曲抱身归。
前朝旗鼓马相应,下后离乡著紫衣。
乙字水缠在穴前,下砂收锁穴天然。
当中九曲来朝穴,悠扬潴蓄斗量钱。
两畔朝归穴后歇,定然龙在水中蟠。
若有声为数钱水,催官上马御阶前。
安坟最要看中阳,宽抱明堂水聚囊。
出夹结成玄字样,朝来鸾凤舞呈祥。
外阳起眼人皆见,乙字弯身玉带长。
更有内阳坐穴法,神机出处觅仙方。
水直朝来最不祥,一条直是一条枪。
两条名为插胁水,三条云是三刑伤。
四水射来为四杀,八水名为八杀殃。
直来反去拖刀杀,徒流客死少年亡。
时师只说下砂逆,祸来极速怎堪当。
城圳路街如此样,亟当迁移免灾殃。
前水来朝又摆头,淫邪凶恶不知羞。
乾流自是名绳索,自缢因公败可忧。
左边水反长房死,右边水射小儿亡。
水直若然当面射,中子离乡死道旁。
东西南北水射腰,房房横死绝根苗。
贪淫男女风声恶,曲背鸵腰家寂廖。
左边水反长房死,离乡忤逆皆因此。
右边水反男儿伤,风吹妇人随人走。
当面水反中男当,断定二房有损伤。
左右中反房房绝,切忌坟茔遭此劫。
一水里头名断城,下之虽发未为荣。
儿孙久后房房绝,水到破收反主兴。
茶糟之水实堪忧,莫作荫龙一例求。
穴前太逼割唇毡,不见荣兮反见愁。
玄武摆头有多般,未可悭然执一端。
或斜或侧或正出,须凭直节对堂安。
摆头直出是分龙,须取何家龙脉踪。
大山出脉分三诀,未许专将一路穷。
家家坟宅后高悬,太阳不照太阴偏。
必主其家多***孤女寡实堪怜。
贪武辅弼巨门龙,方可登山细认踪。
水去山朝皆有地,不离五吉在其中。
破禄廉文凶恶龙,世人坟宅莫相逢。
若然误作阴阳宅,纵有奇峰到底凶。
本山来龙立本向,返吟伏吟祸难当。
自缢离乡蛇虎害,作贼充军上法场。
明得三星五吉向,转祸为祥大吉昌。
龙真穴正误立向,阴阳差错悔吝生。
几为奔走赴朝廷,才到朝廷帝怒形。
缘师不晓龙何向,坟头下了剥官星。
寻龙过气寻三节,父母宗枝要分别。
孟山须要孟山连,仲山须要仲山接。
干奇支耦细推详,节节照定何脉良。
若是阳差与阴错,纵吉星辰发不长。
一节吉龙一代发,若逢杂乱便参商。
先识龙脉认祖宗,峰腰鹤膝是真踪。
要知吉地行龙止,两水相交夹一龙。
夫妇同行脉路明,须认刘郎别处寻。
平洋大水收小水,不用砂关发福久。
水口石似人物形,定出擎天调鼎臣。
龙若直来不带关,支兼干出是福山。
立得吉向无差误,催禄催官指日间。
乾坤艮巽脉过凹,节节同行不混淆。
向对甲庚壬丙水,儿孙列士更分茅。
仲山过脉不带关,三节山水同到前。
断定三代出官贵,古人准验无虚言。
发龙多向支神取,若是干神又不同。
支若载干为夫妇,干若带支是鬼龙。
子癸为吉壬子凶,三字真假在其中。
乾坤艮巽天然穴,水来当面是真龙。
要识真龙结真穴,只在龙脉两三节。
三节不乱是真龙,有穴定然奇妙绝。
千金难买此玄文,福绿遇者毋轻泄。
依图立向不差分,荣华富贵无休歇。
时师不明勉强行,虽发不久即败绝。
一个星辰一节龙,龙来长短定枯荣。
孟仲季山无杂乱,数产人龙上九重。
节数多时富贵久,一代风光一节龙。

滴滴金(天玉经秘诀)

杨筠松著
一二三兮九八七,山情水意两相合。
七八九兮一二三,山情水意两相关。
五兼巽乾两边推,坎离寄宫八神归。
巽位属天水收地,乾宫连地收水天。
上中下各六十年,催余一百八十全。
中兼上下三元春,五百余年掌上轮。
断定四吉与四凶,古今来往总相同。
盛而复哀补救微,随元随局变通之。
有缘得此号仙家,阴阳关窍不亳差。
更加宫照大与小,远近亲疏法九妙。
神而明之存乎人,传心传眼要分明。
宝而秘之勿轻泄,一漏天机靡遗子。
滴滴金又名天宝秘诀、九宫推,是杨公密诀之一。

《撼龙经》杨筠松

统 论
须猕山是天地骨,中镇天地为巨物。
如人背脊与项梁。生出四肢龙突兀。
四肢分出四世界,南北西东为四派。
西北崆峒数万程,东入三帏为杳冥。
惟有南龙入中国,胎宗孕祖来奇特。
黄河九曲为大肠,川江屈曲为膀胱。
分枝劈脉纵横去,气血钩连逢水住。
大为都邑帝王州,小为郡县居公侯。
其次偏方小镇市,亦有富贵居其地。
大率行龙有真星,星峰磊落是音身。
高山须认星峰起,平地龙行别有名。
峰以星名取其类,星辰下照山成形。
龙神二字寻山诀,神是精神龙是质。
莫道高山方有龙,却来平地失真踪。
平地龙从高脉发,高起星峰低落穴。
高山即认星峰起,平地两旁寻水势。
两水夹处是真龙,枝叶周回踪者是。
莫令山反枝叶散,山若反兮水散漫。
外山百里作罗城,此是平洋龙局段。
星峰顿伏落平去,外山隔水来相顾。
平中仰掌似回巢,隐隐微微立邱阜。
便从邱阜觅回巢,或有钩夹如旋螺。
钩夹是砂螺是穴,水注明堂聚气多。
四旁绕护入城裹,水绕山环聚一窝。
霜降水枯寻不见,春夏水高龙脊现。
此是平洋看龙法,过处如丝或如线。
高水一寸即是山,低土一寸水回环。
水缠便是山缠样,缠得真龙如仰掌。
窠心掌里或**,端然有穴明天象。
山缠水绕在平坡,远有围山近有河。
只爱山来抱身体,不爱水反去从他。
水抱应如山来抱,水不抱兮山不到。
莫道高山龙易识,行到平洋失踪迹。
藕断丝连正好寻,退却愈多愈有力。
高龙多下低处藏,四没神机便寻得。
祖宗父母数程远,误得时师皆不识。
龙到平洋莫问踨,只观水绕是真龙。
念得龙经无眼力,万卷藏真也是空。


垣 局
北辰一星天中尊,上相上将居四垣。
天乙太乙明堂照,华盖三台相后先。
此星万里不得一,此龙不许时人识。
识得之时不用传,留与皇城镇家国。
请从垣外论九星,北斗星宫系几名,
贪巨武曲并辅弼,禄文廉破地中行。
九星人言有三吉,三吉之余有辅弼。
不知星曜定镏铢,祸福之门教君识。



贪狼星第一
贪狼顿起笋生峰,若是斜枝便不同。
斜枝侧顶为破面,尖而有脚号乘龙。
脚下横拖为带剑,文武功名从此辩。
横看是顶侧是峰,此是贪狼出阵龙。
侧面成峰身直去,不是为朝便不住。
莫来此处认高峰,道是元武在其中。
亦有高峰是元武,元武落处四兽聚。
聚处方为龙聚宫,四兽不顾只成空。
空亡龙上莫寻穴,纵然有穴易歇灭。
或为关峡似龙停,正龙潜在峡中行。
时师多向峡中觅,不识真龙断续情。
贪狼自有十二样,尖园平直小为上。
欹斜侧石倒破空,祸福轻重自不同。
问君来此如何观,莫道贪狼总一般。
欹是崩崖破是坼,斜是边有边不明。
侧是面尖身直去,空是岩石多玲珑。
倒是飞峰偏不正,十者未是正贪龙。
平地卓然起顿笋,此是贪尖本来性。
园无欹斜四面同,平若卧蚕啊高岭。
直如峡脊引绳来,小似笔头插高顶。
五者方为贪正形,吉凶祸福要详明。
火星要起廉贞位,生出贪狼由此势。
若见火星动炎时,看他踪迹落何处。
此龙不是寻常龙,生出贪狼自奇异。
火星若起廉贞位,落处须寻一百里。
中有贪狼小小峰,有时回顾火星宫。
世人只道贪狼好,不识廉贞是祖宗。

贪狼若非廉作祖,为官也不到三公。
高山顶上平如掌,中分细脉如蛇样。
贵龙多是穿心出,富龙只从旁边降。
高山如帐后面遮,帐里微微似带斜。
带舞下来似鼠尾,此是贪狼上岭蛇。
带舞下来似鹤颈,此是贪狼下岭蛇。
上岭解来朱紫客,下岭须为贯朽家。
大山跌下小为贵,小山特起大为势。
高低大小断续行,此是贪狼真骨气。
大抵九星有种类,生子生孙巧相似。
相似方知骨气真,剥换不真皆不是。
一剥一换粗生细,从大剥小最奇异。
剥换退卸见真情,小峰依然贪狼起。
剥换如人换好裳,如蝉退壳蚕退筐。
或从大山落低小,或从高峰落平洋。
退卸剥换成几段,十条九条乱了乱。
中有一条却是真,若是真时断了断。
乱山回抱在面前,不许一条出外边。
只有真龙坐穴内,乱山在外两边缠。
此龙错从腰里落,回转余枝作城郭。
城郭弯环生捍门,门外罗星当腰著。
罗星要在罗城外,此与火星常作对。
火星龙始有罗星,若是罗星不居内。
居内名为抱养瘝,又为病眼堕胎山。
罗星若生罗城口,城口皆为玉笋班。
罗城却似城墙势,龙在城中聚真气。
罗星若在城关间,时师唤作水口山。
若识罗星真妙诀,一边枕水一边田。
田中有骨脉相连,或为顽石焦土坚。
此是罗星有余气,卓立为星在水边。
贪巨罗星尖与园,武曲辅弼方匾眠。
禄文廉贞多破碎,破军尖破最为害。
只有尖园方匾星,此是罗星得正形,
忽然四面皆是水,两山环合郁然青。
罗星亦自有种类,浪说罗星在水边。


巨门星第二
巨门星峰覆钟釜,钟釜之分有何故。
钟高釜低事不同,高即为巨矮为辅。
二者虽然皆吉星,大小不容有差互。
巨门端庄富贵全,辅弼随龙厚薄助。
贵龙若行五六程,临落之时剥辅星。
如梭如印如侧月,三三两两牵连行。
前关后峡相引从,峡若多时龙猛勇。
剥到辅星三四重,仔细来此认龙踪。
贪武若无辅弼落,高岭如何住得龙。
虽然辅弼是入穴,作穴随形又不同。
穴随星辰作钳乳,形神大小随龙宗。


禄存星第三
禄存上形如顿鼓,下形有脚如瓜瓠。
瓜瓠前头有小峰,此是禄存带禄处。
小园带禄围本身,将相公侯出方虎。
大如螃蟹小蜘蛛,此是禄存带煞处。
煞踪若有横磨剑,此是权星先出武。
大处大峡百十里,宝殿龙楼去无数。
忽逢此等入长垣,万刃打围君莫顾。
痴师偷眼旁睥睨,晓者默然佯不知。
若然尖脚乱入茅,唤做蚩尤旗爪距。
大抵星辰嫌破碎,不抱本身多作怪。
端正龙神须无破,丑恶龙神多破败
怪形异穴出凶豪,杀戮平民终大坏。
草头作乱因此山,赤族诛夷偿命债。
只缘龙上有欃枪,贼旗侧倒非旌幢。
旌幢对对端正立,独立欹侧名欃枪。
顿鼓微方似武曲,武曲端正下无足。
有足周围真禄存,园净方为武曲尊。
龙家最要仔细辨,疑是乱真分背面。
背似面非岂有真,此是禄存大转移。
凹处是面凸是背,作穴分金过入线。
几看星辰大转移,转移须要母顾儿。
枝分派别有真种,忽作瓜蔓无东西。
十里半程无冈岭,平洋砂碛烟尘迷。
到此君须看水势,水势莫问江与溪。
只要两源相夹出,交锁外结重重围。
禄存好处落平漫,大作军州小镇县。
坪中时复乱石生,或起横山或梭面。

此处或如辅弼形,辅弼无枝禄多瓣。

禄是帝车第二星,也主为文也主兵。
九星行龙俱要禄,最喜夹贪兼武曲。
巨辅或从左肩起,此等贵龙看不足。
若逢此星远寻穴,莫向高山寻促局。
若遇九星相夹行,只分有足与无足。
燕云岭下出九关,中带禄存三吉山。
高山峡里生尖秀,也有园禄空巉巌。
君看山须分种类,漫指横山作正班。
破禄二星形无数,也有正形落低处。
也有低形上陇头,杂乱分形君莫误。
形在高岭为高形,山顶上生禄存星。
形在平洋山卓立,顶矮脚手亦横平。
顶上生形顶必正,平地生形脚乱行。
请君看我细排列,祸福皆从龙上生。
第一禄存如顿鼓,脚手对对随身去。
平行有脚入剑锋,旌节幡幢排次序。
此等星辰出大江,中有小贪并武巨。
辅弼时从左右生,隔岸山河远相顾。
此是神龙作州县,雄据十州并一路。
忽然诸山作垣局,更求吉水为门户。
若得门户收吉水,万水千山不须做。
第二禄存入覆釜,脚尖如戟周围布。
有脚方为正禄存,无脚名为禄推巨。
此星不是有威权,白手成家积巨富。
第三禄存鹤爪布,两短中长龙出露。
出露定为低小形,隐隐前行忽蹲踞。
有穴必定龙虎巧,丑陋穴形龙不住。

第四禄存肋扇具,脚手又似杠丝势。
此龙只好结神坛,别有星峰主秀气。
第五禄存如悬鹑,破碎箕帚折无数。
此星便是平行星,星平生枝自顶分。
桡棹回来斩关做,高山大峡开三路。
第六禄存落平洋,势如巨浪横开张。
他星也有落平者,此星平地也飞扬。
脚摆时复生巨石,石色只是黑与黄。
两旁请看随龙峡,长短大小宜消详。
护龙转时看他落,落处当随水斟酌。
右转皆右不参差,左转皆左无驳杂。
朝迎指点真穴形,左右高低君莫错。
禄存鬼形如披发,虽曰众多势如掠。
第七禄存如长蛇,左右无护无拦遮。
此龙非是贵龙从,枕在水边神横斜。
第八禄存在高岭,如戴兜鍪右肩领。
渐低渐小去作穴,定右窝钳极端正。
此龙号为八贵龙,捉穴真时最昌盛。
第九禄存如落花,片片段段水夹砂。
不是蛟潭为鬼穴,定作罗星水口遮。
天下山山有禄存,或凶或吉要君分。
莫道禄存全不善,大为将相公侯门。
要知五岳真龙落,半是禄破相参错。
太行顶上马耳峰,禄存神上贪狼龙。
泰山顶上有石观,上有月亭高一半。
此是禄存上有贪,如是星峰孰能判。
海上洲岛亦有山,君如论脉应难言。
不知地脉连中国,远出山形在海间。
集出青齐为东岳,过尽平洋大江壑。
地络连延随势生,涧水止龙君莫错。
我观破禄满天下,九星分变无识者。
君如识得禄存星,珍宝连城贵无价。

文曲星第四

文曲正形如蛇行,此星柔顺最高情。
若作淫邪如撒网,形神恰似死鳝样。
问君如何生此山,定出廉贞绝体间。
问君如何称绝体,本宫山上败绝气。
问君如何寻本宫,楼殿之下初出龙。
认得星峰初出面,看是何星细推辩。
九星皆挟文曲行,若无文曲星无变。
变星便看何星多,多者为主善恶见。
文曲星柔最易辨,每遇旺方上侧面。
侧面成峰神直行,直去多如丝杂练。
此星山骨少星峰,若有星峰辅弼同。
平地蛇行却为吉,半顶娥眉最得力。
若有娥眉接连生,女作宫膑后妃职。
男家因妇列官班,又得资财并美色。
文曲起峰必有情,自然接连左右生。
若是无峰如鳝样,死龙散漫空纵横。
纵饶住处有穴形,社稷神庙血食腥。
若是作坟并建宅,女插花枝逐客行。
男人破家因酒色,妇人内乱官讼兴。
变出痨瘵鬼怪病,令人冷退绝人丁。
困龙坪下数十里,忽然卓立星峰起。
左右前后忽逢迎,贪巨武辅渐次生。
只得一峰龙便活,娥眉也变辅弼形。
平行虽云变辅弼,只是低平少威力。
若得尊星生一峰,便使柔星为长雄。
男人端貌取科第,女人主家权胜翁。
大抵行龙少全格,杂出星峰多变易。
辅星似巨弼似文,长短高低细辨认。
莫道凶龙不可裁,也有凶龙起家国。
盖缘未识间星龙,贪中有廉文有弼。
武有破军间断生,禄存或有巨辅力。
十里之中卓一峰,小者成大弱成雄。
此是龙家问星法,大顿小伏为真迹。
一山便断为一代,看在何代生间龙。
便向此星定富贵。困弱生旺随星峰。
困弱之龙武气力。死鳝烟包入沙砾。
十里百里武从山,独自单行少收拾。
君如识得间星龙,到处乡村可寻觅。
龙非久远少全气,易胜易衰非人力。

廉贞星第五

廉贞如何号独火,此星得形最高大。
高山顶上石磋峨,伞折犁头裂丝破。
只缘尖炎耸天庭,其性炎炎号火星。
起作龙楼并宝殿,贪巨武辅因此生。
古人深识廉贞体,唤作红旗并曜气。
此星威烈属阳精,高炎赤黑峰头起。
高尖是楼平是殿,请君来此细推辩。
乱峰顶上乱石间,此处名为聚讲山。
聚讲即成即分支,分宗拜祖迢迢路。
寻宗寻嫡更寻儿,龙来此处最堪疑。
却来此处横生幛,形如帐幙开张样。
一重入帐一重出,四重五重如巨浪。
帐中有脉穿心行,脉不穿心不入相。
帐幙多时贵亦多,一重只是富豪样。
两帐两幙是贵龙,帐里贵人最威上。
帐中隐隐仙带飞,带舞低垂主兴旺。
天官地轴两边迎,异石龟蛇过处往。
高山顶上有池水,两边夹得真龙行。
问君高顶何生水,此是真龙楼上气。
楼殿之上水泉生,水还落处两边迎。
真龙却在池中过,也有单池在旁报。
单池终不及双池,池若倾崩反生祸。
池平两水夹又清,此处名为天汉星。
天汉天潢入阁道,此星入相居天庭。
更有卫龙在高顶,水贴龙身入深井。
并无水出可追寻,或有蒙泉入小镜。
看他辞楼并下殿,出帐耸起何星应。

应星生处形别立,此是分枝劈脉证。
祖宗分了分兄弟,来此分贪识真性。
分贪之处莫令差,差谬一毫千里逈。
笋峰贪狼从此出,钟釜枕梭巨辅弼。
方峰是为武曲程,最要来辨嫡庶行。
嫡庶不失出帐样,便是龙家五吉星。
廉贞恶石众所憎,不晓真阳火里精。
此龙多向南方落,北上众山惊错愕。
低头敛衽出朝来,莫向他方妄参错。
凡起星峰皆要石,若是土山全无力。
廉贞独火气冲天,石骨嶙嶒平处觅。
廉贞不生吉星峰,顶隔江河作应龙。
朝迎必应数百里,远望鼓角声冬冬。
凡见廉贞高耸石,便上顶头看远迹。
细认真龙此处生,华盖穿心正龙出。
此龙尊贵最难寻,五吉要随华盖觅。
此等真龙不易逢,华盖三峰品字立。
两肩分作两护龙,此是兄弟同祖宗。
兄弟便为护龙去,前迎后送分雌雄。
雌若为龙雄作应,雄若为龙雌听命。
问君如何辨雌雄,高低肥瘠形不同。
低肥为雌雄高瘠,只来此处认真踪。
真龙身上有正峰,时作星峰拜祖宗。
但看护送似龙盘,又有迎送如虎踞。
随龙山水皆朝揖,狐疑来此失踪迹。
水口重重异石生,定有罗星当水立。
罗星外而有山关,上生下生细寻觅。
盖缘罗星有真假,真假天然非人力。
罗星旁水石骨生,星体端园最高职。
廉贞多生顾祖龙,祖龙远远是朝峰。
更看鬼脚回转处,护托须生十数重。
送龙之山短在后,托山不抱左右手。
缠龙缠过龙虎前,三重五重福绵延。
缠多不许外山走,那堪长远作水口。
护送托龙若十全,富贵双全真罕有。
寻龙十万看缠山,一重缠是一重关。
廉贞已具贪狼内,更述此篇为详载。
有人晓得红旗星,远有权威进凶怪。
权星斩伐得自由,不统兵权不肯休。
若遇廉贞不起石,脚下也须生石壁。
石壁是背面土平,平处寻龙出踪迹。
贪巨武辅弼星行,出身生处是何星。
剥龙换骨若九段,此是公侯将相庭。
红旗气焰威权在,愚妄时师骇凶怪。
权星威福得自专,纵入文阶亦武权。
廉贞一变贪巨武,文武全才登宰辅。
廉贞不作变换星,孑身**损君父。

武曲星第六

武曲尊星性端庄,才离祖宗既高昂。
星峰自与众星别,不尖不园其体方。
高处定为顿笏样,但是无脚生两旁。
如此星峰只一二,方冈之下如驱羊。
方冈或如四角张,帐中出带微飞扬。
飞扬要得穿帐去,帐上两角随身扬。
枝叶不多关峡少,却有护卫随身傍。
带旌带节来拥护,旌节之峰多是双。
更有刀剑同护送,刀剑送后前园冈。
离踪断处多失脉,抛梭马迹蜘蛛长。
梭中自有丝不断,蜂腰过处多趋跄。
自是此星性尊贵,护卫重重来就体。
每逢跌断过峡时,两旁定有衣冠吏。
衣冠之吏使园峰,两边有脚卫真龙。
若是独行无护卫,定作神坛佛道宫。
平行穿珠行数里,忽然又作方峰起。
方峰直去如桥杠,背长颇类平尖贪。
平尖贪狼如一字,生在山顶如卧蚕。
武曲横从身中出,贪狼直去如僧参。
夹辅护龙次第转,真龙在内左右含。
此龙住处无高陇,间生窝穴隐深潭。
独在高山峡中者,穴落高冈似草庵。
四围若高来拥护,前案朝迎亦高舞。
却作高穴象人形,按剑端庄似真武。
此龙若行三十里,内起方峰只三四。
峰峰端正方于长,不肯欹斜失尊体。
峰上忽然生折痕,此与廉贞何以异。

破军星第七

破军星峰如走旗,前头高卓尾后低。
两傍失险落坑陷,壁立侧裂形倾欹。
不知此星出六府,上有三台为远祖。
然后生出六曜星,贪巨禄文兼武辅。
三台星辰号三阶,六星两两鱼眼挨。
双尖双园双方样,却在高顶双安排。
双尖定出贪狼去,方圆生出武巨来。
上台中台下台出,行到六府文昌台。
文昌六星如偃月,穿排六星似环玦。
平顶上头生六星,六处微堆作凹凸。
凹中微起似六星,生出九星若排列。
破军受变九星殊,逐位生峰形象奇。
山形在地星在天,星气下感祸福依。
真星顿起真形了,枝叶皆是破禄随。
真星虽云有三吉,三吉之余有辅弼。
不知三吉不常生,百处观来无一实。
盖缘不识破军星,只说走旗拖尾出。
走旗拖尾是真形,若出尊星形变生。
与君细论破军体,逐一随星种类名。
贪狼破军如顿旗,一层一级如天梯。
顶尖冲前有岩穴,伸颈犹如鸡作啼。
顶头有带下岩去,引到平处如珠丝。
欲断不断马蹄过,东西隐隐梭丝垂。
三吉之星总如此,名为吉破地相宜。
过坪过水皆如此,定有泉塘两夹随。
贪下破军巨门去,去为垣局不须疑。
巨门破军裂十字,顶上微园欹侧取。

势如啄木上高枝,直上高崖石嘴露。
此星出龙生鼎足,爪甲巉岩若鸡爪。
此龙富贵生王侯,五换六移出宰辅。
禄存破军在平顶,两胁蛇行肋微露。
前如大木倒悬岩,独干生枝叶无数。
叶中生出嫩枝条,又作高峰下坪去。
当知为穴亦不远,护送不来作神宇。
破军廉贞高崔巍,水流关峡声如雷。
武曲破如破厨柜,身形臃肿崩倾势。
前头走出鹅伸颈,岭上下来如象鼻。
一高一下脚不尖,作穴**出富贵。
辅星破军如幞头,两傍有脚如抛毬。
弼星破军如鲤跃,行到坪中亦时卓。
三三两两坪中行,直出身来横布脚。
为神为庙为富贵,只看缠护细斟酌。
缠多便是富贵龙,缠少只为钟鼓阁。
九星皆有破禄文,三吉之形辅弼尊。
平行穿珠巨门禄,关棹尖拖是破军。
吉星之下无不吉,凶星之下凶所存。
况是凶龙不为穴,只是闲行引过身。
纵然有穴必是假,假穴如何保久寸。
时师只说寻龙脉,来此峡内空低蹲。
便指缠护为积气,或有远秀出他村。
便说朝山朝水好,下了凶事自入门。
只缘不识真龙性,前面必出星辰尊。
尊星活了死龙骨,换去破军廉禄文。
破军忽然横开帐,帐里戈旗出生旺。
此龙出作将军形,前遇溪流为甲仗。

破禄形象最为多,枝蔓悬延气少和。
不为尖刀即剑戟,不作蛇行即抛梭。
出逢六秀方位上,上与六气横天河。
六气变生生六秀,凶星到此亦消磨。
凶气消磨生吉气,定有星辰巨浪波。
此是神仙绝妙法,不比寻常格地罗。
与君略举大形势,举目一望江山助。
天下江山万里遥,我见破军到处是。
禄存文曲辅弼星,低小山形总相类。
只有高山形象殊,略举大纲与君议。
昆仑山脚出真颜,枝枝脚是破军山。
连县走出瀚海北,风俗强悍人粗顽。
生儿三岁学骑射,骨鲠刚方是此间。
山来陇右尖如削,尽是狼峰高更卓。
此处如何不出文,只为峰多反成浊。
高山大陇峰多尖,不似平原一锥卓。
行行退却大散关,百二河山在彼间。
大缠大护到函谷,水出黄河如阙环。
低平渐渐出熊耳,万里平原似如砥。
大梁形势亦无山,到此寻龙何处是。
识得星峰是等闲,平处寻龙最是难。
若无河海与淮汉,渺渺茫茫不见由。
河流冲击山断绝,即无石骨又无脉。
君若到彼说星峰,一句不容三寸舌。
黄河在北大江南,两水夹行势不绝。
行到背面忽起峰,兖州东岳插天雄。
分枝劈脉钟灵气,圣贤多在鲁邦中。
自古英雄处西北,西北龙神少人识。

紫微垣局太微宫,天市天垣太行东。

南龙高枝过葱岭,黑铁二山雪峰盛。
分出秦川及汉川,五岭分星入桂连。
山行有断脉不断,直至江阴大海边。
海门旺气连闽越,南水两夹同抱缠。
此是海门南脉络,货财文武相交错。
何处是贪何处文,何处认辩武曲尊。
寻龙望气先寻脉,云雾多生是龙脊。
春夏之交与二分,夜望云霓生处觅。
云霓光生绝高顶,此是龙楼宝殿定。
大脊微微云自生,雾气如多反难证。
先寻龙气识正龙,却是枝龙观远应。
此是神仙寻地法,百里罗城不为迥。
如此然后论九星,要识九星观正形。
因就正龙行脚处,认取破禄中间行。
天下山山有破禄,破禄交横有地轴。
禄存无禄只为关,破军不破只为栏。
关拦之山作水口,必有罗星生水间。
大河之中有砥柱,四川之口生灎滪。
大孤小孤彭蠡前,采石金山作门户。
更有焦山罗刹石,虽是罗星门不固。
此是大寻罗星法,识者便知愚者误。
吾若论及破军星,多是引龙兼作护。
大龙须论大破军,小龙夹乱破禄文。
廉贞多是作龙祖,辅弼随龙富贵分。
廉贞若高龙不出,只是为应兼为门。
请君看此州县间,何处不生水口山。
水口关拦皆破禄,无脚交牙如叠环。
或有横山如卧虎,或作重重如瓜瓠。
禹整龙门透大河,便是当年关水处。
太行走出河中府,河北河南关两所。
大河北来曲射东,西山枕水如眠龙。
马耳山枕大江口,绝无脚手为神妙。
灵壁山来截淮河,更无一脚如横戈。
海门二山锁二浙,两山相合如环玦。
文廉生脚锁溜流,横在水中为两截。
大关大锁数十重,定有罗星横截气。
截在江河不许流,关内不知多少地。
小罗小锁及小关,一州一县须有拦。
十拦十锁百十里,定有王侯居此间。
乡罗罗星小关锁,枕水如戈石横卧。
但看无脚是关拦,重数多少分将佐。
君如能识水口山,并识天戈并禄破。


左辅星第八
左辅正形如幞头,前高后低大小球。
伸舒腰长如杖鼓,后大前小驼峰侔。
一有两脚平行去,或在武曲左右游。
此龙如何近武曲,自是分宗为伯叔。
分宗定做两贵龙,此与他星事不同。
武曲两傍必生辅,不使他星变形去。
左辅自有左辅形,方峰之下如卓釜。
此是武曲辅星形,若是真辅不如此。
真辅自作贵龙身,幞头横眠高低去。
高顶高峰园落峰,低处低落肩项园。
忽然堆起如螺卵,又如梨栗堆簇繁。
岭上累累山结顶,断定前头深如垣。
要知此星名侍卫,如到垣中最为贵。
东华西华门水横,水外四围列峰位。
此是垣前执法星,却分左右为兵卫。
方正之垣号大微,垣有四门号天市。
紫微垣外前后门,华盖三台前后卫。
中有过水名御沟,抱城屈曲中间流。
紫薇垣内星辰足,天市太微少全局。
朝迎未必皆真形,朝海拱辰势如簇。
千山万水皆大朝,入到怀中九回曲。
入垣辅弼形微细,隐隐微微在平地。
右卫左卫星傍罗,辅在垣中为近侍。
右弼一星本无形,是以名为隐曜星。
随龙剥换隐迹去,脉迹便是隐曜行。
只缘飞宫有九曜,因此强名右弼星。
天下寻辅知几处,河北河南只三四。

更有终南泰华龙,出没为垣尽如此。
南来莫错认南岳,虽有辅星垣气弱。
却有回龙辅大江,水口三峰卓如削。
北冀燕云多辅星,又随寨垣入沙漠。
两京嵩山最难寻,已被前人曾妄作。
东西垣局并长江,中有黄河入水长。
后山屏障如负扆,不瞰秦淮枕水乡。
辅弼隐曜入大梁,却是英雄古战场。
大河九曲曲中有,辅弼九曲分入首。
夫人识得左辅星,识得之时莫开口。
如何识得左辅星,次第生峰无杂形。
天门上头生宝殿,宝殿引出龙楼横。
楼上千万寻池水,水是真龙楼上气。
两池夹出龙脊高,池若倾崩非大地。
池中石是辅弼星,无迹便是隐曜行。
纵然不大也节钺,巨浪重重不堪说。
巨浪有帐帐有杠,杠曲生峰巧如玦。
杠星便是华盖柄,曲处生峰来作证。
证出贪巨禄文廉,武破周而复始定。
天门直指破军路,此是天门龙出序。
若出天门是正龙,不出天门形不具。
一形不具便减力,次第排来君莫误。
自贪至破为次第,颠倒乱行名失序。
一剥一换寻断处,断处两傍生拥护。
旌幢行有盖天旗,旗似破军或斜去。
看他横带入巨浪,浪滚一峰名出帐。
帐中过处中央行,不出中央不入相。
星辰具备入垣时,怪怪奇奇合天象。

我到京师验前说,帝垣果有星罗列。

南北虽短东西长,东华水绕西华冈。
水从阙口复来朝,九曲九回朝帝阙。
前星俨若在南上,周召到此观天象。
上了南冈望北冈,圣人卜宅分阴阳。
北冈峙立天门上,分作长垣在两傍。
垣上两边分九个,两垣夹带帝中央。
要识垣上有帝星,皇都坐定甚分明。
君若要识左辅宿,凡入皇都辩垣局。
重重围绕八九重,九重之外尤重复。
重山复岭看辅星,高山顶上幞头横。
低处恰似千官入,戴弁横班如覆笠。
仔细观来真不同,应是为垣皆富局。
辅为上相弼次相,破禄宿卫廉次将。
文曲分明是后宫,巨门贪狼帝星样。
更有武曲最尊贵,唤作极星事非诳。
三垣各有垣内星,凡是星峰皆内向。
垣星本不许人知,若不明言恐世迷。
只到京师君便识,重重外卫内垣平。
此龙不许时人识,留与皇朝镇家国。
请从九曜寻剥龙,剥尽粗龙寻细迹。
要识真龙真辅相,只看高低幞头样。
若是辅星自作龙,隐行不识真气象。
若还三吉去作龙,随龙变形却不同。
贪狼厌尖品字立,武曲方圆三个峰。
三峰节节随身转,中有一峰是正面。
两傍夹者是辅弼,大小尖园要君辩。
此龙初发在高山,高处生峰亦生瓣。
有瓣须明似幞头,滚滚低来是辊球。
平行鲤鲫露脊背,有脚横排入覆笠。
若是降楼并下殿,节节入楼下剥换。
贪下剥换入抛球,尖处带脚如龟浮。
此是下岭方如此,上岭逆行推覆舟。
尖园若是品字立,世人误作三台求。
禄存剥换蜈蚣节,微微短脚身边列。
文曲梭中带线行,曲曲飞梭巧藏迹。
廉下变为梳齿形,梳齿中央引龙出。
武曲幞头无改换,行到平中断复断。
破军之下夹两枪,若作天戈如走电。
乱行失序出头来,又似虎狼行带箭。
缠多便作吉龙断,若是无缠为道院。

右弼星第九

弼星本来无正形,形随八星高低生。
要识弼星正形处,八星断处隐藏形。
隐藏是形名隐曜,此是弼星真要妙。
抛梭马迹线如丝,蜘蛛过水上滩鱼。
惊蛇入草失行踪,断脉断迹寻来无。
每自随星作过脉,脉是尊星名右弼。
左为辅星右弼星,左右随龙身上行。
行龙之时有辅弼,变换随龙看踪迹。
君如识得右弼星,每到垣中多失踪。
剥龙失脉失踪时,地上朱弦琴背觅。
若识弼星隐曜宫,处处观来皆是吉。
此星多吉少傍凶,凶盖为藏形本无。
藏形之时形藏煞,却是地中暗来脉。
北地平洋千百程,不然彼地都是弼。
坪中还有水流坡,高水一寸即是阿。
只为时师眼力浅,到彼茫然无奈何。
便云无处寻踪迹,直到有山方认得。
如此之人岂可言,有穴在平原自失。
只来山上觅龙虎,又要公头始云吉。
不知山穷落平处,穴在平中贵无敌。
痴师误了几多人,要道葬埋要卑湿。
不如穴在水中者,更是难凭怕泉积。
盖缘水涨在中央,水退即同干地方。
且土两淮平似掌,也有军州落巢沥。
也有英雄在彼中,岂无坟墓玉宫室。
只将水注与水流,两水夹流是龙脊。
非惟弼曜在其中,八曜入平皆有踪。




前篇有时说平处,平里贪狼皆一同。
时师识尽真龙脉,方知富贵与兴隆。
围龙忽然拖长脚,恐是鬼龙如覆杓。
覆箕覆掌是鬼龙,漫来此处说真踪。
请君细看前头穴,莫要参前失后空。
问君如何知我落,看他尾后园峰作。
问君如何知我行,尾星摇动不曾停。
前官后鬼须细辨,鬼克我身居后面。
官星克我在前朝,此是龙家官鬼现。
真龙落处阴阳乱,五行官鬼无相战。
水龙剥作火龙出,鬼在后头官出面。
坎山来龙作午丁,却把地罗差似转。
此是阴阳论五行,不似龙家官鬼辨。
龙家不要论五行,且从龙上看分踭。
踭龙夺脉是鬼气,鬼气不归龙尚行。
大抵真龙无鬼山,有鬼不出半里间。
横龙出穴必有鬼,送跳翻身穴后环。
鬼星若长夺我气,鬼短贴身如抱拦。
问君如何谓之鬼,主山背后撑者是。
分枝劈脉不回头,夺我正身少全气。
真龙穴后如有鬼,山短枝长为雉尾。
此是真龙穴后星,星辰也有尖园体。
正龙穴后若有鬼,双双回头来护卫。
若不回头卫本身,此是空亡歇灭地。
问君何者是空亡,穴后卷空仰瓦势。
便从鬼上细寻觅,鬼山星峰少收拾。
真龙身上护卫多,山山多情来拱揖。
护卫贴体不敢离,中有泉池暗流入。

要识真龙鬼山短,缘有缠龙在后段。
即有缠龙贴护身,不许鬼山空散漫。
鬼山直去投江河,此龙缠护散乱多。
如戈如矛乱走去,包裹无由奈他何。
龙若无缠又无送,纵有真龙不堪用。
护缠多爱到穴前,三重五重福绵延。
一重护卫一代富,护卫十重宰相地。
两重也作典专城,一重只出承辅尉。
鬼山亦自有真形,形随三吉辅弼生。
九星皆有鬼形样,不类本身不入相。
贪狼鬼星必尖小,巨门鬼星枝叶少。
多作园峰覆勺形,撑住在后最为妙。
巨为坠珠玉枕形,贪作天梯背后生。
一层一级渐低小,虽然有脚无横行。
武曲多为小横岭,托后如屏玉几正。
弼星作鬼如围屏,或从龙虎后横生。
横生瓜瓠抱穴后,金斗玉印盘龙形。
辅星多为独节鬼,三对平如写王字。
三对两对相并行,曲转护身皆有意。
破禄廉文本是鬼,不必问他穴后星。
破禄廉文多作关,近关大阔为散关。
关门定局有大小,破禄二星多外拦。
禄存无禄作神坛,破军不破为近关。
善论大地论关局,关局大小水口山。
鬼山多向横龙作,正龙多是平地落。
平地多如蜈蚣行,脚长便如桡棹行。
停棹向前穴即近,拨棹向后龙未停。
桡棹向前忽峰起,定有真龙居此地。

只看护托回转时,朝揖在前拜真气。
大抵九星皆有鬼,相类相如各有四。
四九三十六鬼形,识鬼便是识龙精。
问君如何谓之鬼,主山后面有余气。
问君如何谓之官,朝山背后逆拖山。
此是朝山有余气,与我穴后鬼一般。
官星在前鬼在后,官要回头鬼要就。
官不回头鬼不就,只是虚抛无落首。
龙虎背后有衣裙,此是关拦拜舞袖。
虽然有袖穴不见,官不离乡任何受。
真气聚处看明堂,明堂里面要平阳。
明堂里面停潴水,第一宽平始为贵。
侧裂倾摧撞射面,急泻崩腾非吉地。
明堂里面分公位,公位真在明堂里。
请君未断左右山,先向明堂观水势。
明堂也有如锅底,横号金船龙虎里。
直号天心曲御街,焉蹄直兮有曲势。
明堂要似莲花水,荡归左位长公起。
荡归右位小公兴,若居中心诸位贵。
大抵明堂横为贵,其次之元关锁是。
荡荡直去不回头,虽似御街非吉地。
明堂要似衣领会,左钮右缋方为贵。
或是田堘与山脚,如此关拦真可喜。
忽然前面无关拦,水劫风吹非吉利。
请君来此细消详,更分后鬼与前官。
左胁生来执笏样,右胁生来鱼袋形。
方长为象短为水,小乃是金肥是银。
看此样形寻局势,中间乳穴是为真。
赐带鬼形如瓜瓠,二条连移左转去。
回头贴来侍从官,前案横交金玉盘。
玉盘赐将金盘相,左右是人心眼上。
重数如多赐亦多,一重未许金犀磨。
二重是犀三金带,横转穴前官转大。
子孙三代垂鱼袋,右上三鱼虎身外。
三代子孙袋赐金,三重横盘龙外寻。
四重既是赐金玉,重数如多福泽深。
此是龙家赐带鬼,莫将龙向左边临。
玉几方屏武曲形,身后是几几外屏。
几屏须要问先后,未有屏先几后生。
几屏如在后头托,此是公侯将相庭。

九星变穴第十

贪狼作穴是**,巨门作穴窝中求。
武曲作穴钗钳觅,禄廉梳齿犁鐴头。
文曲穴来坪里作,高处亦是掌心落。
破军作穴似戈矛,身傍左右手皆收。
定有两山接护转,不然一水过横流。
辅星正穴燕巢仰,若在高山挂灯样。
落在低平是鸡窠,纵有园头亦凹象。
此是剥换寻星穴,寻穴随龙细辨别。
龙若真时穴亦真,龙不真兮少真穴。
寻龙虽易裁穴难,只为时人味剥山。
剥龙换骨星变易,识得疑龙穴不难。
古人望龙知正穴,盖将识龙寻换节。
识得龙家换骨星,富贵令人无歇灭

《疑龙经 》 唐.杨益 筠松撰

《疑龙经 》 上 卷

寻龙何处最堪疑,寻得星峰却是枝。关峡从行并护托,矗矗旗枪左右随。
干上星峰全不作,星峰龙法近虚辞。与君少释狐疑处,干上寻龙真可据。
干龙长远去无穷,行到中间阳气聚。面前山水又可爱,身后护龙皆反背。
君如就此问疑龙,此是歇龙送迎队。比如齑粮适千里,岂无顿宿分内外。
龙行长远去茫茫,定有参随部伍长。凡有好山为干去,枝龙尽处有旗枪。
旗枪也是星峰作,园净尖方更高卓。就中寻穴穴却无,干去未休枝早落。
枝龙身上也可裁,半是虚花半是胎。若是虚花无朝应,若是结实护缠回。
护缠尚要观叠数,一叠回来龙身顾。莫便将为真实看,此是护龙叶交互。
三重五叠抱回来,此就枝龙身上做。干龙犹自随水出,护送迢迢不回揖。
正龙身上不生峰,有峰皆是枝叶送。君如见此干龙身,的向干龙穷处觅。
君如寻得干龙穷,二水相交穴受风。风吹水劫却非穴,君寻到此是疑龙。
请君看水交缠处,水外有山来会聚。婉转回龙似挂钩,未作穴时先作朝 。



朝山皆是宗与祖,不拘千里远迢迢。穴前百官皆朝揖,千源万派皆朝入。
此是寻龙大法门,两水夹来皆转揖。寻龙何处使人疑,寻得星峰却是枝。
枝叶乱来无正穴,真龙到处是疑非。只缘不识两边护,却爱飞峰倒脚随。
飞峰斜落是龙脚,脚上生峰一边卓。真龙平处无星峰,两边生峰至难捉。
背斜面直号飞峰,此是真龙夹从龙。一节生峰一节插,两节虽长号宽峡。
峡长绕出真龙前,背后星峰又可怜。到此狐疑不能释,请向正龙寻两边。
两边起峰为护从,正龙低平最贵重。星峰两边转前揖,揖在穴前为我用。
问君州县正龙身,大浪横江哪有峰。起峰皆是两边脚,去为**为村落。
如此寻龙看两边,两边生脚未为偏。正龙绕却中央去,破禄文廉做关护。
关拦定局有大小,破禄两星外拦为。禄存无禄作神坛,破军不破为近关。
善寻大地寻关局,关局大小水口山。

大凡寻龙要寻干,莫道无星又无换。君如不识枝干分,每见干龙多延蔓。
不知干长缠亦长,外州外县山为伴。寻龙千里非迢递,其次五百三百里。
先识舆图观水源,两水夹来皆有气。水源自是有长短,长建军州短作县。
枝上节节是乡村,干上时时断复断。分枝劈脉散乱去,干中有枝枝复干。
凡是枝龙长百里,百里周围作一县。百里各有小干龙,两水夹来寻曲岸。
曲岸有水抱龙头,抱处好寻气无散。到此先看水口山,水**牙内局宽。
便就宽容平处觅,左右周围无空断。断然有穴在此处,更看朝水与朝山。
朝山与龙一般远,共祖同宗来作伴。客山千里来作朝,朝在面前为近案。
如是朝迎真有情,将相公侯可立断。

寻得真龙不识穴,不识穴时总空说。识龙识穴始为真,下著真龙官不绝。
真龙藏幸穴难寻,惟有朝山识幸心。朝若高时高处点,朝若低时低处针。


朝山也自有真假,若是真时特来也。若是假朝山不来,徒爱尖圆巧如画。
若有真朝来入怀,不必尖圆如龙马。但要低昂起伏来,不爱尖圆直去者。
直去名为队朝山,虽见尖园也是闲。比如贵人背面立,与我情意不相关。
亦有横列为朝者,若是横朝似衙喏。前山横过脚分枝,枝上作朝首先下。
首下作峰或尖圆,只只来朝列我前。大作排班小衙列,如鱼骈首蚕比肩。
朝余却去作水口,与我后缠两相凑。交牙护断水不流,不放一山一水走。
到处寻穴定明堂,明堂横直细推详。明堂已向前篇说,更就此篇重辨别。
明堂惜水如惜血,穴里避风如避贼。莫令凹缺被风吹,莫使溜牙遭水劫。
横城宽抱有垣星,更以三垣论交结。交结多时垣气深,交结少时垣气泄。
长垣便是横朝局,局心便是明堂山。钩钳垂脚向垣口,北面重重尊圣颜。
大抵山形虽在地,地有精光属星次。体魄在地光在天,识得星光真精艺。
问君如何辨明堂,外山包裹内平阳。也有护关亦如此,君若到此细推详。
时师每到护关里,山水周回秀且丽。踌躇四顾说明堂,妄指横山作真地。
不知关峡自周回,只是护关堂泄气。泄气之法妙何观,左右周回外无拦。
此是正龙护关峡,莫将堂局此中看。与君细论明堂样,明堂须要之玄放。
明堂绕曲如绕绳,绕过穴前须内向。向内之水抱身横,对面抱来弓带样。
上山下来下山上,中有吉穴随形象。形若真时穴始真,形若不真是虚诳。
虚诳之山看两边,两边虚穴也如然。外缠不转内托反,此是贵龙形气散。
龙虎背后有衣裙,此是关拦拜舞袖。虽然有袖穴不见,官不离乡任何受。
贵龙行处有毡褥,毡褥之龙富贵局。问君毡褥如何分,龙下有坪如鳖裙。
比如贵人有拜席,又如僧道坛具陈。真龙到穴有栶褥,便是枝龙也富足。
此是神仙识贵龙,莫道肥龙多息肉。瘠龙虽是孤寒山,也有瘠龙出高官。
肥龙虽作贵龙体,也有肥龙反凌替。问君肥瘠如何分,莫把雌雄妄轻议。
大戴亦尝有此言,溪谷为牝低伏蹲。冈陵为牡必雄峙,不知肥瘠有殊分。
汉儒以山论夫妇,夫山高峻妇低去。此是儒家论尊卑,便似龙家雌雄语。
大抵肥龙要瘠护,瘠龙须要肥龙卫。瘠龙若有栶褥形,千里封侯居此地。
敢将禹迹来问君,舆图之上要细论。论龙论脉尤论势,地势如何却属坤。
若以山川分两界,黄河川江两源派。其中有枝济与渭,淮汉湘水亦长源。
干中有枝枝复干,长者入海短入垣。若以干龙论大尽,太行碣石至海壖。
南干分枝入河内,河北河东皆不背。又有嵩山入韦岭,又分汝颖河流吞。
葱岭连绵入桂连,又入衡阳到江边。其间屈曲分劈去,不知多少枝叶繁。
又分一派入东海,又登碣石会为垣。一枝分送入海门,干龙尽在江阴濆。
若以干龙为至贵,东南沿海天中尊。如何星垣不在彼,多在枝龙身上分。
到彼枝干又难辨,枝上多为州与县。京都多是在中原,海岸山穷风荡散。
君如要识枝干分,更看疑龙中下卷。

《疑龙经 》 中 卷


杨益 筠松撰

虽然已识枝中干,长作京师短作县。枝中有干干有枝,心里能明口能辨。
只恐寻龙到此穷,两水夹来风荡散。也有军州并大邑,直到水穷山绝岸。
也有城隍一都会,深在山原隈僻畔。今日君寻到水穷,沙砾坦然缠护窜。
右寻无穴左无形,无穴无形却寻转。寻转分枝上觅穴,惟见纵横枝叶乱。
也识剥换也识缠,也识护托也识断。只是狐疑难捉穴,穴若假时无正案。
到此之时心生疑,若遇高明能剖判。为君决破此疑心,枝干乱时分背面。
假如两水夹龙来,便看外缠那处回。护缠亦自有大小,大小随龙长短来。
龙长护缠亦长远,龙短护缠亦近挨。大抵缠山必曲转,莫把明堂向外裁。
曲转之形必是面,背抵缠山缠水隈。缠山缠水回抱处,只恐朝面塞不开。
寻得缠护分明了,更看落头寻要诀。缠山缠水如扆屏,向前宽阔看多少。
缠山缠水似案山,只恐明堂狭不宽。山回水抱虽似面,浪打风吹崖壁寒。
请君来此看背面,水割石岩龙脊转。若是面时宽且平,若是背时多陡岸。
面是平坦中立局,局内必定朝水缓。萦纡环抱入怀来,不似背面风荡散。
君如识得背面时,枝干分明自可知。宽平大曲处寻穴,此为大地断无疑。
详看朝迎在何处,中有横过水城聚。背后缠水与山回,会合前朝水相随。
后缠抱来结水口,前头生脚来相凑。两山两水作一关,更看罗星识先后。
罗星亦自有首尾,首逆上流尾拖水。如此寻穴与寻龙,不落空亡与失踪。
称平上下左右手,的有真龙在此中。忽然数山皆逼水,水夹数山来相从。


北冈望见南山水,矗矗尖圆秀且丽。君如遇见此局时,两水夹来何处是。
与君更为细辨别,先分贵贱星罗列。更须参究龙短长,又看顿伏星善良。
尊星不肯为朝见,从龙虽来桡棹藏。贵龙重重出入帐,贱龙无帐空雄强。
十山九水虽同聚,贵龙居中必异常。问君如何分贵贱,真龙不肯为朝见。
凡有星峰去作朝,此龙骨里福潜消。比如吏兵与臣仆,终朝跪起庭前伏。
那有精神自立身,时师浪说同关局。朝山护从岂无穴,轻重多与贵龙别。
龙无贵贱只论长,缠龙远出前更强。若从论长不论贵,缠龙有穴反为良。
只恐寻龙易厌斁,虽有眼力无脚力。若不穷源论祖宗,也寻顿伏认真踪。
古人寻龙寻顿伏,盖缘顿伏生尖曲。曲转之余必生枝,枝山定为小关局。
比如人行适千里,岂无解鞍并顿宿。顿宿之所虽未住,亦有从行并部曲。
顿伏移换并退卸,却看山面何方下。移换却须寻回山,山回却有迎送还。
迎送相从识龙面,龙身背上是缠山。缠山转来龙抱体,此中寻穴又何难。
古人建都与建邑,先寻顿伏认龙蛰。升虚望楚与陟巘,此是寻顿与山面。
降观于桑与降原,此是寻伏下平田。相其阴阳揆于日,南北东西向无失。
乃陟南冈景与京,此是望穴识龙形。逝彼百泉观水去,瞻彼隰原观水聚。
或陟南冈与隰原,是寻顿伏非苟然。古人卜宅贵详审,经旨分明与后传。


《疑龙经 》 下 卷

杨益 筠松撰

龙已识真无可疑,尚有疑穴费心思。大抵真龙临落穴,先为虚穴贴身随。
穴有**有钳口,更有平坡无左右。亦有高峰下带垂,更有昂头居陇首。
也曾见穴在平洋,四畔周围无高冈。也曾见穴临水际,俗人竟说无包藏。
也曾见穴如侧掌,却与仰掌无两样。也曾见穴如直枪,两水射肋似难当。
更有两龙合一气,两水三山同一场。君如识穴不识怪,只爱左右包者强。
此与俗人无以异,多是葬在虚花里。虚花左右似有情,仔细辩来非正形。
虚花作穴更是巧,仔细看来无甚好。怪形异穴人厌看,如何子孙世袭官。
只缘怪形君未识,识得怪穴却无难。识龙自当合识穴,已在变星篇内说。
恐君疑穴难取裁,好向后龙身上别。龙上星辰是根荄,前头形穴是花开。
根荄若真穴不假,盖缘种类生出来。若不随星识根种,妄随虚穴凿山隈。
请君熟认变星穴,为钳为乳细分别。高山平地穴随星,岂肯妄为钳乳穴。
穴若不随龙上星,断然是假不是真。请君更将旧坟复,贪星是乳武钳局。
京国外县多平洋,也有城邑在高冈。淮甸军州在水尾,虁峡山岭是城隍。
随他地势看高下,不可执一拘挛也。千万随山寻穴形,此说定能分真假。
冀州壶口落低下,盖缘辅弼为垣马。太原落处尖似枪,盖缘廉破龙最长。
建康落在坡平地,盖缘辅弼星为体。大梁平坦古战场,熊耳为龙星可详。
长安帝垣星外峙,巨武行龙生出势。京师落在垣局中,狼星夹出巨门龙。
太行走入河中府,入首连生六七巨。入首虽然只是山,落处却在回环间。

此与窝钳无以异,只在大小识形难。我观星辰在龙上,预定前头穴形象。

为钳为乳或为窝,或险或夷或如掌。历观龙穴无不然,大小随形无两样。
此是流星定穴法,不肯向人谩空诳。更有二十八舍间,星穴裁之最为上。
大凡识星方识龙,龙神落穴有真踪。真踪入穴有形势,形势真时寻穴易。
不识形势穴难寻,左右高低如何针。且如龙形有几样,近不近山随物象。
如龙如虎各有穴,形若真时穴可想。龙有耳角与腹脐,鼻颡如何却福昌。
虎有鼻唇并眼耳,肩背如何却出贵。看他形象宛在中,最是朝山识正龙。
高低只以朝为定,莫言三穴有真踪。千里来龙只一穴,正者为优傍者劣。
枝上有穴虽有形,不若干龙为至精。龙从左来穴居右,只为回龙方入首。
龙从右来穴居左,只为藏形如转磨。高山万仞或低藏,看他左右及外阳。
左右低时在低处,左右高时在高冈。朝山最足证龙穴,不必求他玉尺量。
正穴当朝必有将,有将便宜为对向。穴在南时北上寻,穴在北时南上望。
朝迎矗矗两边遮,向内有如鸡见蛇。对面正来不倾侧,方才移步便欹斜。
只将对将寻真穴,将若正时穴最佳。**之穴怕风缺,风若入来人绝灭。
必须低下避风吹,莫道低形鳖裙绝。钳穴入钗挂壁隈,惟嫌顶上有水来。
钗头不圆多破碎,水倾穴内必生灾。仰掌有在掌心里,左右挨排恐非是。
窝形须有曲如窠,左右不容少偏陂。偏陂不可名窝穴,倒侧倾摧祸奈何。
尖枪之穴要外裹,外裹不牢反生祸。外山包裹穴如枪,左右抱来尖无妨。
山来雄勇势难歇,便是尖形也作穴。只有前山曲抱转,针着正形官不绝。
穴法至多难具陈,识得龙真穴始真。真形定是有真穴,识得真形穴穴新。
大凡寻穴非一样,降势随形合星象。比如铜人针灸法,穴的宛然方始当。
忽然针灸失真机,一指隔差连命丧。大凡立穴在人心,心眼分明巧处寻。



重重包裹莲花瓣,正穴端然莲花心。真形定是有真穴,只为形多难具说。
朝迎护从亦有穴,形穴虽成有优劣。朝山若是有穴时,此是真龙断不疑。
朝山逆转官星上,小作星形分别枝。虽然有穴非大器,随形斟酌事咸宜。
大凡有形必有案,大形大穴如何断。譬如至尊坐明堂,列班排衙不撩乱。
出入短小与气宽,皆是明堂与案山。明堂宽阔气宽大,案山逼迫人凶顽。
案来降我人慈善,我去伏案贵入贱。龙形若有云雷案,人善享年也长远。
蛇虎若遇蛤与狸,虽出威权势易衰。略举此言以为例,请君由此细寻推。
周家农务起后稷,享国享年延八百。秦人关内恃威权,吞灭诸侯二世绝。
此言虽大可喻小,嵩岳降神出申伯。大抵人是山川英,天降圣贤为时生。
祖宗必定有宅兆,夺得山川万古灵。试言裁穴出机巧,穴法分毫争微妙。
假穴斩关莫道真,正穴正形都差了。京国丹徒之后山,常有云气在其间。
曲阿之中有正穴,却被刘侯斩一关。斩关之穴始于此,只得二代生龙颜。
后来子孙即凋零,盖为正穴寻真难。孔恭以为不凿坏,可以十世王无惭。
我今复此旧坟垄,乃知垣局多回环。今人裁穴多论向,更不观星后龙上。
观星裁穴始为真,不论星辰是虚诳。君知天地人三刧,刼去不回无美利。
天刼便是龙身去,地刼乃是穴前嘴。人刼却是向中求,向上飞来必回视。
有人识得三般刼,子子孙孙皆富贵。天刼虽去却回来,回朝面前拦穴水。
地刼虽长有水横,初下有灾后又利。人刼远朝虽空阔,刼要有情无别意。
三刼如能辨得时,便识漏胎并泄气。龙有漏胎并泄气,皆从三刼推奥秘。
问君天刼如何说,天刼又去作他地。已去又复分脚转,拦住面前看优劣。
水去五六里迂回,悠悠扬扬去转来。水要迂回山要转,便知天刼不为灾。
地刼穴前原有嘴,玄武吐舌正谓此。退田笔动土牛走,其实玄武长而已。
虽长山水若横拦,地刼翻然增福祉。人刼当从向上求,面前穴阔见远朝。
只只直来或横抱,信之人刼不为妖。龙髓经中究至理,漏胎泄气谓此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