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圆,还记得,我们刚见面的那个冬日,你缩在朋友的怀里。进了家,又倏的藏到一个角落的纸箱上,一声不响瞪着眼睛望着我。一夜拘谨,又突然亲密。人生若只如初见。往事历历……

第二天,我出门上班,把你一个人关在家。中午回来。我们一推门看到你,在宽敞的大床上信步而行,身上披着一层光。好像天使的圣光。我躺在你身边,你伏在我毛衣上,用胡须和湿湿的鼻尖触摸和试探我。很高兴我们对味~

那时,你还小,是个怯怯的小男孩,喜欢喵喵叫着,好像拽着妈妈的衣角,一刻也离不开妈妈。

我喜欢你的眼睛,淡绿,微黄,明明白白,满是赤诚。

你喜欢停在楼梯的中间,得意自己的小小聪慧:又能看到谁刚回来,又能看到谁刚下来。

你喜欢在妈妈的被单上磨爪子,然后又安然入睡。

你还是更喜欢的妈妈的臂弯,妈妈的枕头。妈妈给你的暖意。

你的小眼神,带一点天真,带一点坏。

妈妈喜欢给你编歌谣:

小汤圆,真听话

妈妈上班它看家

也不跑,也不闹

不学壁虎墙上挂

不学蝈蝈叫喳喳

不吃纸团和猫砂

马桶水,哗啦啦

厨房有火烧胡子

窗台上,暖洋洋

坐在窗台等妈妈

妈妈马上就回家

小汤圆,真听话

躺在床上陪妈妈

露出一对黑爪爪

妈妈故意问汤圆

爪爪怎么变黑了

汤圆听了皱眉头

你连这都不知道

还要给我当妈妈

我就是个小汤圆

馅里包的黑芝麻

叮铃铃,上班了

有个妈妈迟到了

为啥迟到,抱猫了

猫咋了,睡着了

睡着了,抱干啥

我抱猫儿睡着了



妈妈任由你把蟹爪莲上硕果仅存的一个花苞,还有海棠的花枝,弄下来。绿萝披垂的枝由土培变水培,由水培到被你叼到床上,直至完全消失。

为了表达被关在卧室,不能和我们同桌吃饭的愤怒,你尿湿了妈妈的新被子。妈妈唱着歌换床单和被子。你欢天喜地的跑来说,你是好孩子,要来帮帮忙。

更多的时候你还是一个小乖娃,所有的顽皮,捣蛋,看到你眼神的那一刻,都可以原谅,都可以融化……

有时,看你有那么严肃,一本正经的样子。妈妈忍不住想笑。

有时,你好像躺在百合花间,百合的清香围绕着我们。

有时,你好像徜徉在飞着小蝴蝶的花丛。带一点恍惚和迷醉。

你的眼睛,会让我想起熠熠的星辰,想起深不可测却无比澄澈的湖泊。那是我深爱的世界。

你还会拍爸爸马屁。爸爸回来了,你就会主动在爸爸身边示好。好像突然忘了妈妈的好。妈妈愉快,却又假装生你的气。

其实,你还是最喜欢妈妈。你喜欢轻轻和妈妈握手,用锐利的小指尖轻轻触碰妈妈指尖,让我们感受彼此的温度。

你有很多的玩具,比一个小娃娃的玩具还多。

谁也不许抢。小鱼,是你的~

小熊,也是你的。虽然,在你来到我身边之前,小熊一直是我的。

可怜的猫头鹰,也是你的,被你连抓带咬。

那个逗猫棒上小小的蜜蜂,被你拽下来,咬掉了眼睛,鼻子,嘴巴,翅膀。

妈妈的帽子里面有两只胖胖的小鸟。你静默在一旁心满意足,因为,你刚刚偷袭过鸟巢。

你说,长颈鹿可真难看,脖子那么长。才不屑于和它玩,只是睡觉时候才可以挨着它。

那天,妈妈第一次带你去打针。你一副见过世面的样子。医院的叔叔阿姨夸你长得漂亮,夸你的眼睛真大,眼线真黑,渐变色的毛真美,也夸你乖。

妈妈带你去姥姥家。你第一次看到姥姥和姥姥家的众姊妹猫。你好像有点紧张。

姥姥抱着你,说,我看看有没有你妈说的那么乖,那么俊。你,有点惶惑,一副逆来顺受的表情。

有一阵,我腰疾突发。很多的时候卧在床上。你会乖巧的陪我。那天你在舔毛,我在看书,我突然叫你的名字。你抬起头,好像说,妈妈,我不是一直在这里吗?

那次,妈妈出去和朋友们一起吃饭。席间,妈妈发现酒瓶子口的那块青花布给你做围巾甚好。妈妈就拿回来。两块一连接,是个上好的围巾,戴上它,你是个帅气的小男孩。

那天,下雪了。妈妈带你去露台。露台上的雪花落了一地。你靠着窗帘,欲去还羞。那是你生命里的第一场雪。你去看雪,围着青花的围巾。

汤圆雪地绣梅花,任它霾起雪又飘。

后来,又有了第二场雪。你小心翼翼在雪地上走,为了配合妈妈拍照,你也是拼了。

如果妈妈坐在哪,不出两分钟,你也要跑到哪。有一次妈妈在厨房,你莽撞的闯进,蹿上了灶台。火苗一下子燎了你的眉毛和胡子。从此妈妈每次进厨房,你都被关在外面。对此你用叫声深表不解。如果妈妈去卫生间,每次出来,你都端坐在外面歪着脑袋等妈妈呢。

妈妈为此还编过歌谣,

:汤圆,蝈蝈哪去了?

:我不知道~

:你不是总是窥伺它?

:我就看看!

:那个好看的茶杯怎么打碎了?

:我不知道~

:你为什么赖在大哥哥书包上?

:因为我没有

:垃圾桶是怎么弄翻了?

:我不知道~

:我的充电器线是谁咬碎的?

:我不知道~

:你为什么不爱玩妈妈买的玩具

:太小儿科~

:袜子怎么跑到床底下

:我不知道~

:你为什么叼着一块卫生纸

:人家在扮演圣诞老人🎅🏻

:汤圆,蝈蝈找到了,是它越狱了,错怪你了。

:我早就说过嘛,我不知道~

你不让我进厨房

肯定是在里面偷吃猫粮


你插上卫生间的门

因为你根本不会用猫砂


我拨拉你的隐形眼镜盒

是想看看你眼珠掉里面没有


我喝洗脚盆里的水

因为比你给我准备的多一点咸


我夜夜睡在你枕头上

才不是因为害怕是为了保护你


我把那个百福图抓破

是为了让福满溢

我把饮水机拆开

是想做你喜欢的理工猫

我蹿上灶台闻火

是因为我胡子有点长了

至于我把花瓶打翻

还不是要给你折枝绿萝放在床上


倒是你天天说爱我

却每天失踪八个小时

说是去上班

周末又失踪两天

说是去看大哥哥

只剩我一个猫小儿看家

要不是我平日苦练基本功

来了坏人还真够呛

你挣了票票可一定要记得

买罐头回来


你总是宜动宜静,睡着了的样子,妈妈看到,也会心柔软的动一下。

常常,你没有任何由来的瞄准,好像你有数不清的假想敌。

妈妈在看书,你也跑过来,你说你也会看书。

有时候你又像一个功夫高手。瑜伽动作那么到位,腿举得那么高。

那天,你失魂落魄的跑进来,打碎了鱼缸,湿了头发的你样子怪异。让妈妈忍不住大笑。

当你安静得卧着

一如北宋孩儿瓷枕

我爱着你


当你玩累了

身上落了一瓣海棠

我爱着你


当你端坐一隅

如一位绅士 一个君王

我爱着你


当我的钥匙一插进锁孔

就听到你不停的呼唤

我爱着你


当你赖在我的枕头上

霸道的占据着一大半

我爱着你


当我走上楼梯

你三步并两步出现在我前面

我爱着你


当我在床上看书

你兴冲冲叼来一只袜子给我

我爱着你


当你的眼珠充满小狡猾

当你的脚爪轻轻与我相握

我爱着你


当你把我的被子尿了

还欢天喜地帮我换被单

我还是还是

爱着你

你喜欢妈妈的睡衣,喜欢啃噬妈妈睡衣上的小熊纽扣。你不明白妈妈这么疼爱你,怎么会把这样好的宝贝据为己有。

妈妈买来新裙子。你兴高采烈的跑过来鉴定,鉴定结果,好看,值得卧~

你喜欢和妈妈捉迷藏。妈妈,你看得见我吗?

我在这!

你赖在妈妈的枕头上,种种妩媚。还问妈妈,我是不是占得地方挺小的。实际你几乎霸占了妈妈的整个枕头。

妈妈的新被单,还没铺上,你就充满期待。那是不是你梦里的桃花源。

妈妈,你看我神气吗?

妈妈说,汤圆,汤圆。你故意熟睡,假装没听见。

你喜欢听爸爸讲故事,就是听不懂,也装作一副若有所思,倾听领导讲话的样子。

你喜欢和爸爸深情的对视,对视结束,略有嫌弃的说,你的脚好像有一点臭~

你也喜欢大哥哥,喜欢大哥哥的书包和鞋带。喜欢卧在大哥哥的书堆上,好像一个爱书猫。或者在大哥哥系鞋带时候热心去帮忙,乐不此疲。

你赖在大哥哥的练习册上。大哥哥不好意思轰你走。你说,其实,我就是想让你休息,休息一会儿。

大哥哥在洗脚。你从猫爬架探出身,说,我也洗过澡,弄湿了,一点也不好玩啊。

那次,我带大哥哥去听课,一别两天。回来,你就围绕着大哥哥,似乎有诉不完的离愁。

大哥哥睡着了,你在旁边陪伴。这是我记忆里永远美好如初的画面。

你跑到门框上故意大声叫。大哥哥是暖男。大哥哥来救你,虽然你并不领情。

更多的时候,爸爸回来了,在沙发上看手机。你坐在旁边酣睡,等着大哥哥下晚自习。妈妈在厨房忙碌。这是多么家常的场景。那是我一直渴望,却永远不再回来的幸福生活。

隔着那扇小小的窄门,你望着我。

妈妈买来的百福图,你也要跑过去合影。

你睡着了,会有小小的胡噜声。眼睛有一只会微微睁着。不过,要是有一点声响,你就会突然睁开眼。

很多时候,你会显得有些高冷。其实,妈妈知道你就是一个小孩子。需要疼爱的好孩子。

你喜欢爬柜子上,登得高高的。在妈妈的大呼小叫中带一点得意。

有时,你会突然发威。有一些乳虎啸谷,百兽震惶的架势。

有时,你的一个小小的侧脸,迎着初生的光,如同一个美丽的剪影。

那天你洗澡了,你说,我不喜欢洗澡,洗澡以后发型很难看。

你的小表情,有时高冷的如同表情帝。

你的眼神,有一点天真,有一点帅。

你长得太快了,猫爬架的挡板快要盛不下你了。你在那上面多么委屈求全。

你总是在妈妈打开冰箱的时候,探着身子往里看。你总是想去冰箱里探险。

你知道冰箱里有好吃的。你知道门外有另一个世界。你知道窗外有啁啾的鸟鸣。

你还喜欢爬到门上,表演走钢丝的绝技。玩够了,你会伸出爪爪试探着门框,慢慢跳下来。

耕者忘其犁,锄者忘其锄,来归相怒怨,但坐观罗敷。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

世间有百媚千红,我独爱,爱你那一种。

只缘感君一回顾,使我思君朝与暮。

回头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渔舟逐水爱山春,两岸桃花夹古津。坐看红树不知远,行尽清溪忽值人。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我常常看你望着窗外的那个世界。如同一幅美丽的画幅,我以为,我的爱能给你一个完整的世界。

其实,我得去上班,得出差,偶尔还要去旅行,周末还要去看大哥哥。更多的时间是你在陪伴我,而我却不能陪伴你。

不能陪你的我,却需要你陪伴。这样说来,我的爱多少有些自私。

我能做的就是给你更好猫粮和玩具,给你煮新鲜的牛肉,嫩的荷包蛋,和你分享同一杯酸奶。

眼看你一天天长得壮硕颀长,好像一个帅小伙。


我有时再问自己,是不是我的爱,有些自私,禁锢着你,让你不快乐。

你不会言语,妈妈总是把你当小孩子。其实你也有你的心事。

每天,妈妈下班,你都会在会隔着那扇门迎接妈妈。听着钥匙插进锁孔的声音,你就拖着长音叫,让妈妈快开门。

那天,妈妈下班,到了门口没听到你的声音。心里莫名的有些惶惶。想着是不是中午上班走的时候,被妈妈粗心的关在门外。

打开门,叫你,依然不见,以前这样的情况也会偶尔发生。比如你小小的有些走神,或者故意逗妈妈。不过,你一般绷不住,会很快蹿出来的。可是,那天你没有。

妈妈四处找你,看到客厅的窗户大开。纱窗也掀到了一半。突然,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妈妈跑下楼。妈妈忍不住抬头望,家里的楼层太高了。妈妈在草坪和灌木丛里搜索,希望发现你。可是,没有你。妈妈多希望你藏在灌木后面,突然爱娇的叫上一声。妈妈甚至希望,哪怕你跑走了,找不到了,也不要摔坏。

突然,就在旁边的水泥地上,妈妈找到了你。你的尾巴微微蓬起,眼睛微睁,黑色厚实的脚垫微微收拢。好像睡在妈妈身边一样。只是,嘴角有一摊血迹。早已没了气息。

傻孩子,你为什么要拨拉开窗户,为什么那么不小心。是窗外的鸟鸣吸引了你,是为了追逐纱窗外飞舞的那团飘絮,还是在众多的人海发现了妈妈的身影?

好像飞蛾扑火,你去追逐你向往的自由和光,希望最后的一刻你没有太多疼。

你不过刚八个月大。我们记得你的生日,常常说起要给你过生日。短短五个月的陪伴,不算长。只是,有你陪伴的日子,妈妈的生活真的很美好。请原谅妈妈的爱太过狭隘,忽略了你的感受。

妈妈用了一条素花的围巾裹上你的身体。让妈妈的温暖和味道陪着你。你喜欢的小玩具,你咬碎的妈妈的项链,你爱玩的纸团,妈妈给你放在一个小袋子里,葬在一起。妈妈选了松树下一个朝东的位置。早晨第一缕阳光就能照到你。旁边有健身器材,孩子们常来玩,而你,多么喜欢热闹。

汤圆,妈妈会常来看看你。奉上捡到的小玻璃球,或是几枝新开的野花。要是有一天妈妈搬家了,妈妈会挖一些树下的土带走,种一盆花。让妈妈在花香中重温你的容颜。

妈妈还不知怎么面对没有你的家。处处都是你的痕迹。妈妈的枕头谁还会去抢?



你褪的毛,妈妈一点一点收留着,希望以后可以戳一块小小的毡。可惜没有攒太多。

这是你最小时候的照片,那时候你多么可爱。

这差不多是你最后的影像。你的样子,定格在我记忆里。

你睡在莲花瓣铺就的柔软地方,朵朵莲瓣是护佑你的手臂。

你如同一匹年轻的马,健壮,美丽,在另一个世界四蹄舒展轻扬。

你的梦里没有黑暗,没有疼痛,只有温暖和欢乐。

要是还有来生,你还会来找妈妈吗?多希望我们还会相见。突然,很期待来生。

不知怎么老是想起那首歌:越过大海,你千里而归,靠北的窗儿为你开……汤圆,今生,我们缘分已尽。也许,因为我们的好已经透支了我们今生的缘分。

要是想妈妈,请你,一定记得到妈妈的梦里来,不管足音清浅或凌乱,妈妈都不怕,妈妈多想再抱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