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仿似一杯静默无言的水,在光影流年里翻开依稀旧梦,莫名的生出些许感动。


越来越喜欢安静了,岁月深深处安坐,听一支小曲,让心行走在往事中,在光阴的巷口,看绿荫爬满老墙,用淡墨,托清风明月,写一帧花信给你,在清亮的时光里,看荷塘里的月色,在为谁书写着相思。

院子里的花儿开了,叶绿的越发青翠动人,让人心生清凉。清淡的日子,可否,让我坐在百花深处,守着柴米油盐,等候那个晚归的人。




夏花已开满,有的甚至已经凋零。此刻,好想提笔写诗,将往事的芬芳,留在诗里。可是,我却再也写不出那年春天的姹紫嫣红,写不出江南雨巷油纸伞下的惆怅,更写不出唇红齿白光阴的千回百转。可是我却能如此喜悦且清晰的,写出在朴素里与你的相逢,甚至不用一个华丽的字眼。


每一个季节,你都喜欢摘一朵花,插在光阴的花瓶里,养一壶春色,日子,便香息馨远。水流过了,花开过了,时光远了,可我却越发恋着寻常,恋着那些光阴缝隙中的琐碎。




也许是心境改变了,开始喜欢古朴的东西和事物了,比如斑驳的墙壁,爬满院墙的枯藤,随身戴了很久的玉,还有门前乘凉的老树,都有一种沧桑厚重的美。


寂寂时光里,旧的内敛,老的深沉,因为陪伴,而愈加动人。就如我所期待的感情,随着年龄的增长,不再贪恋生命中的那些尘缘风月,而喜欢一种,细水长流的存在。




有人说,写诗的人,心中要有爱情,就像写花,心中要有芬芳一样。很少写诗了,因为我的爱情,与诗无关。


真正的爱情不是诗,也不只是温暖的情话,而是岁月沉淀下来的情感,也并非只有激情和浪漫,它有着相互扶持的友情,相知相契的懂得,更多的是不离不弃的亲情。




我不知道,这一生,要遇到多少人,然,唯你的到来,让我的文字有了暖意,让我的生命有了诗意。我庆幸,累的时候,有你的肩膀;难过的时候,有你的笑脸;孤单之时,有你的暖语陪伴。


简静的岁月里,许我执笔,蘸心上的水泽,写一段好时光,记录着,这一路上的点点滴滴。

这世上的美,很多。最美的,是窗前的那枕弯月,是黄昏屋檐下的那盏路灯,是相濡以沫的牵着的那双不再润滑的手,是和你一起走过的那些深深浅浅的岁月,还有记忆中,你慢慢变老的样子。



烟火人家,一粥一饭,一窗一月。素静的日子里,为一个人,在黄昏的灯下,绣光阴,绣寒来暑往,绣柴米油盐,绣相知相惜,绣你的眉眼,这一绣,便是一生。


世间之大,总有一人值得你温柔相待,心灵很小,却总有一隅能收留你的漂泊。走着,爱着,便是慈悲。时光的巷口,渐绿的草木深了,心幽了,园里的花寂寞地开着,小虫子的呢喃日渐清亮,我取了清晨花朵上的露珠,用清淡腌了一坛老光阴,日久沉香。





从懵懂到领悟,从无知到感念,深知,已无法再遇见青春的自己,也无法再放空自己。那么,何不让一盏芬芳的花茶,一曲悦耳的音乐,一份清淡的思量,来温暖自己,来解读人生百味呢?


此后的每一天,我都将怀着一颗喜悦心,看花儿开满枝头;看阳光洒透窗棂;看风和蝴蝶追逐;听鸟儿在屋檐下欢唱。心境淡了,奢念便少了,人简单了,便会知足常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