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29

                  (原创图文,欢迎转发)


残荷-迟暮的壮美

  普洱市中心城区思茅洗马河东南角的湿地公园有一片荷塘,每当盛夏时节,满池荷花竞相争艳,在蓝天碧叶的映衬之下,花朵娇美可人,微风拂过,送来淡淡的荷叶和荷花的清香,景致真还不错。

  这个时节,公园里休闲赏花观景的人络绎不绝,一派热闹。

  可能是年龄的缘故,总想留些清静,朋友几次约我去看看这荷花,我都找借口回绝了。心想,人多,去了是看人还是看花。

  就这样,一直到了孟冬,天气凉下来了许多,我见荷塘边的人越来越少,只有少数花工在劳作,有时甚至没了人影,少了几分嘈杂,多了几分宁静,我抽身进到公园几次,围着荷塘慢慢的走,静静的看。

  此时的池塘里,一扫夏日“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丽景和生机,“荷尽已无擎雨盖”,枯枝败叶,七零八落,满目萧杀,心中顿生凄凉和酸楚。

触景生情,境由心生。一支支残荷,尽管枝叶枯黄,但仍然毅然决然的站立在池水之中,风吹不摇,雨打残荷时,反而传送出的声音如诗如歌。此情此景,彷佛让人品味到人事的周转轮回~~由生至死,从年幼到迟暮。而这生命周期的每一个接点,都体现了其不容否定的链接价值。从这个意义上看,少年昭示的是阳光,中年展示的是力量,暮年折射的是历练。

  我爱残荷,在我眼中,她体现的是另一种美学价值~~成熟、淡定、坦然、坚韧,成竹在胸、超然物外。

  近日,就“人物”一词,我反复琢磨,先人遣词造句时为何把人和物放在一起呢,其实,人与物的生命本意,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正如人与荷。由此,我明白著名摄影大师梅生先生为什么几十年专注拍摄残荷,其实他镜头中一支支荷的背后,矗立的是他心中一个个的人。我不由想起曾经在内蒙古沙漠腹地用一种敬重的心情拍摄古胡杨。

残荷-生命的交响

残荷-秋的前奏

残荷-秋日的私语

残荷-绝色风华

残荷-生命的赞礼

残荷-相守

残荷-轮回

残荷-如歌的行板

残荷-曾经年少

残荷-流金岁月

残荷-关爱

残荷-欢快的节律

残荷-禅的心境

残荷-洗尽铅华

残荷-静思

残荷-孤独的情调

残荷-年暮沧桑

残荷-对影成趣

残荷-芳华吐露时

残荷-生命的仪仗队

残荷-风姿绰约

残荷-秋语

残荷-燃烧的激情

残荷-如潮的赞美诗

作者:老驴,哈尼族,身居普洱茶的故乡,热爱民族民间传统文化。闲暇之时,纵情山水、听音乐、临习书画、游戏文字、摄影等,以其为修身养性的生活方式。自以为,做人既要有自尊,也不能自大,所谓“不要把自己不当回事,也不要把自己太当回事”。

以下链接中均为本人原创图文,欢迎关注、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