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穆朗玛峰



2014年,《中国国家地理》总编单之蔷先生在上海浦东图书馆应邀讲述“西藏,为何如此迷人”?座无虚席,大约有600多人专心听讲,其间掌声不断。报告中,单先生竟然把我在可可西里拍摄的几幅作品展出,有的还做了评语,这让我不仅心生感动。

这几年,有很多人想去西藏,而去过西藏的人又一次一次的再去西藏。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地方像西藏这样令人着迷,让人魂不守舍。尽管去往西藏非常困难,而且常常会忍受高原的反应之苦,有的人甚至把命留在了西藏,可还是有那么多的人冒着生命危险去往西藏。

西藏为何如此迷人?对于许多向往雪域高原的人来说,西藏的魅力也许在于其雄峻壮美的自然风光,或在于其悠久神秘的民风民俗及世俗化的现代社会对于灵性的向往。

从2011年,我就开始进入西藏,而且是十几次的往来于西藏,历尽艰难,开始了对这块土地的体验。这种体验,成为了我一生中最宝贵的财富,成为我永远难以忘却的记忆。

 一

一个带着神话的故事,让西藏披上了迷人的色彩

在很早很早以前,一个地方住着一些佛教信徒,他们为了表示对佛的虔诚信奉,为了给自己囤积福田,选了一个高坡地,在山坡上建造一座佛塔,在施工过程中,自始至终为佛塔驮运石块的就是这头可怜的牛,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当佛塔竣工时,这头牛己耗尽体力,背上鞍疮溃烂,已经奄奄一息。而建造佛塔的人们,正在为佛塔开光喜庆,都认为自己为佛做了莫大的好事,所积的福泽无比之大。没有人注意栓在墙角的这头老牛。

俗话说万物都有灵性,此时,这头将近死亡的老牛心中忿愤不平,在断气之前立了一个恶誓:“我今世为牛,被佛教徒如此折磨,下世我若能转世成为一个掌握有生杀权力的大人物,我一定要把佛教毁灭”。

时间可以让很多不可能的事情变成可能的事情,不知又经过了多少年,这位老牛终于转世成藏王赞普,向佛教徒报前生之仇来了。于是就有了朗达玛灭佛。

公园838年,吐蕃末代赞普朗达玛登位,随即宣布禁佛。在那次禁佛运动中,僧侣们提前将大量的经典和圣物埋藏起来,随后将其运到并转移至一个隐秘的地方,他们在那里修建了神庙,称为“帕巴拉神庙”。随着时光流逝,战火不断,那座隐藏着无尽佛家珍宝的神庙彻底消失了,给后人留下了许多无限的遐想……

此后,多少探险家、摄影家都带着好奇来到西藏,希望从中破解西藏的谜语:西藏,为何如此迷人?! 
传说帕巴拉神庙的所在就是西藏戈巴族人世代守护着的、拥有紫麒麟的地方,这个地方是神秘而从未有人探寻到过的地方。
英国探险家福马就死在了寻找帕巴拉的路上。
1938年和1943年,希特勒曾派助手希姆莱两次带队到西藏;在新中国成立之初,斯大林也派苏联专家团到过西藏,五次深入该地考察,他们的秘密行动意味深远,是来探寻帕巴拉珍宝?还是欣赏西藏迷人的风光。



西藏的冷寂,让她变得如此美丽
寂静无边的荒原,苍茫赤裸的群山,千年永恒地主宰着这片土地。但它并不使人感到悲凉,蓝天白云、皑皑雪山带来高远和豪迈,纯净湖水,葱笼绿洲滋生灵动和生气。如果说雄奇峻美的雪山,是西藏神灵的化身,那么纯净圣洁的湖水,则是雪山转世的灵魂。他们相濡以沫,相依相恋厮守亿万年而从不张扬、从不动摇的情感,震惊多少来访者的心。相对于城市的浮躁和人人急于兑现的心情,西藏人数十年如一日的跪拜朝圣和简单淳朴的心境,自然引来无尽的美誉。

西藏的路就像一首诗,充满豪迈之气
行驶在那些艰难崎岖的道路上,那些维系了世世代代高原人性命的道路,勾勒出一个民族的文化形成和消磨、歇息和伸展,以及文化交往的希冀与破灭、失败与成功。不时地看见磕着长头的信徒,从车窗外一闪而过,倒退着往后缩成一群小小的黑点,很快,就连小黑点都没有了。他们并没有消失,只是在我们有限的视线里隐去了。那些藏民始终在苍穹之下三步之间固执地移动、停下、匍匐、立起……这浩瀚高原上的一个个最孤单最固执的缓慢爬行的生命,距离他们心中的圣地或遥远或接近,丝毫也不焦躁,始终保持着那谦卑的前行速度。几月,几年,即便在某一个匍匐中停止了心跳,也不会被纷繁嘈杂的世间轻易的改变主意。


布达拉宫,庄严雄伟的神秘宫殿
松赞干布修建的布达拉宫气势磅礴,依山垒砌。坚实墩厚的花岗石墙体、松茸平展的白玛草墙领与金碧辉煌的金顶交相辉映,红、白、金三种色彩就那样相撞在一起,无数虔信的藏民膜拜于此。这十三层的古代宫殿不论是它石木交错的建筑方式,还是从宫殿本身所蕴藏的文化内涵看,都能感受到它的独特性。它似乎总能让到过这里的人留有深刻的印象。花岗石的墙身;木制屋顶及窗檐的外挑起翘设计;全部的铜瓦夔金装饰,以及由经幢、宝瓶、摩揭鱼、金翅鸟做脊饰的点缀。比这一切更美的却是佛前的酥油灯池所照亮的一张张希冀的脸庞,无论老人还是孩子,都有一双清澈透明的眼睛。

西藏,永久的迷人与永恒的美丽
西藏对人的吸引始终是强烈的。无论是湛蓝的高空,洁白的雪峰,赭黄的山体,皆以极纯的色彩冲撞你的视觉。而当金灿灿的阳光在群山、江河、荒原、沟壑、废墟上印烙下纵横交错、粗犷黝黑的阴影时,主动性就在此处勃发。对于向往者,西藏是最神秘的天堂;对于过往者,西藏是最永恒的记忆;对于寻梦者,西藏是最久远的梦境;对于朝圣者,西藏是最圣洁的净土。
帕巴拉神庙也许只是个传说,只是个梦想。但它留给世代人的神秘却成了永远解不开的密码。神秘,造就了美丽,让数不清的人们去向往,去追寻!
西藏,就是如此迷人!


  作者简介:

庞顺泉,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网签约摄影师;朔州市旅游摄影家协会主席。


【获奖经历】

1/ 2012年作品《美丽的双眸》在《人民摄影报》举办的“跨越杯”全国摄影大赛中获人物类金奖;

2/  2013年组照《天鹅的表现》入选第三届塞尔维亚“动物”国际摄影展;

3/  2014年作品《国画》获希腊克里岛四地国际巡回展UPI优异奖,组照《大地如画》入选美国俄克拉荷马州国际摄影展;

4/  2014年1月作品《印象沙漠》入围阿尔塔尼国际摄影大展;

5/  2017年7月作品《夕阳恋歌》获第十九届全国摄影艺术大赛风光类铜奖;

6/  2017年9月西藏作品《乐园》入展第十届中国西藏珠穆朗玛摄影大展;

 7/  2019年,获得第21届全国摄影大赛银奖

8/2019年10月,获山西省“生态三晋“摄影大赛一等奖。

9/  2020年参加“大美中国”摄影比赛《右玉》获得一等奖。


人生格言:为他人带来阳光的人,自己也一定会沐浴在阳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