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的春天姗姗来迟,被冬夏两季挤压进四月。既来之则刻不容缓,盛开在四月的花朵多是带着些急脾气,来的快走的也快。虽是年年此时樱花开,却怎知何时人去人来。没有错过的盛开就是四月的故事

初春如同婴儿的眼睛睁,开放的不是万紫千红的深,而是粉白黄绿的嫩和浅

美丽的田园:不需移山填海,只需遵循自然灌注劳动的汗水,

在无边的蓝之中,坠落着枝桠粉色的花。于是我知道

我在地球上

无需触及你的顶,也知这垂下来的美,来自一定的高度

灿烂的四月,每朵花都在讲人话:地球母亲,你好!

你的风采活在当下

它的幸运,躺倒

不减,直立的尊严

花前月下

抹去喧嚣的背景,花开便是亮点,犹如遥远神秘选择性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