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朋友邀请去拍摄河北梆子《大刀王怀女》,尽管以前我对河北梆子毫不了解,只是知道有位名演员,女扮男装的花脸裴艳玲而已,但是为了练习舞台剧照的拍摄,还是欣然前往。演出是由北京戏曲艺术职业学院大专班的应届毕业生表演的,看年龄,有的似乎偏大,不知是否有教师友情助演。著名京剧荀派表演艺术家孙毓敏曾长期担任学院院长,以前因工作关系,多次采访过孙院长,这也平添了一点儿亲切感。看了演出之后,感觉河北梆子唱腔高亢嘹亮,慷慨激越,酣畅淋漓。表演平实,古拙,不求蕴藉,因通俗易懂而受欢迎。 河北梆子诞生迄今,已将近两百年。在河北,北京,天津,山西,河南,山东等地曾广为流行。2006年5月20日,经国务院批准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目前演出市场萎缩,就业面窄,招生困难,发展面临窘境。题图为王怀女,由张华饰演。
《大刀王怀女》说的是北宋杨家将抗辽的故事。历史上版本不一。这出戏里,说的是杨家将中杨六郎杨延昭的妻子(第二个妻子)王怀女,在与辽军元帅韩昌的作战中被俘后,假意归顺,后寻机逃出,汇合宋军,杀败辽军的故事。 图为辽军元帅韩昌。(金民合饰演)
由于王怀女骁勇善战,辽酋韩昌恐力敌不过,便设下计谋,使用绊马索,绊倒王怀女的战马,擒住王怀女。
王怀女的父亲王廉早年投敌,得到重用,王母忍辱含垢,栖身辽营。得知王怀女被俘后,寻机探监。力劝王怀女假意答应韩昌的求婚,以求有机会逃出辽营。(王母由杨秀琴饰演)
韩昌派出手下胡尔达到监房游说王怀女,并要求王怀女的父亲王廉(尚宏饰演)、王母从旁劝说王怀女嫁于韩昌。王怀女假意顺从,骗取胡尔达的信任,打开了枷锁镣铐。
王怀女和母亲辞别,然后带着丫鬟秋燕(李秀朵饰演)闯辽阵回宋营。
打死看守越狱。
携秋燕快马加鞭直奔宋营。
辽军追兵赶到,王怀女且战且走。
韩昌亲率追兵赶到,但为时已晚,王怀女突破重围,绝尘而去。韩昌懊恼至极。胡尔达忙献出离间计,派出密使,假借王廉之名,给宋营送信,诬陷王怀女,企图借刀杀人。
星夜兼程,王怀女秋燕来到宋营,王怀女满心欢喜,演员张华表现出了纯熟的翎子功。这令我想起了当年京剧《群英会》中表演艺术家叶盛兰的翎子功。
“走一路,杀一路,诛敌斩寇。闯一关,又一关,神鬼皆愁”,激越的唱词,烘托出王怀女巾帼不让须眉的豪迈气概。
宋军元帅大帐里,正是王怀女没过门的夫君杨六郎杨延昭(董志伟饰演)在坐阵。
“见亲人含着羞,心情激荡;缓步儿拜元帅我的夫郎”,王怀女羞怯怯地拜见杨六郎。
当年老杨令公送宝刀给王廉,作为提亲聘礼。王怀女掏出宝刀,杨延昭命手下兄弟孟良焦赞取出剑鞘,信物合配,续了前缘。这使我想起了革命现代京剧《磐石湾》里的一句台词,那是特务接头的暗语“刀出鞘,鞘离刀,对故人,正可交”
杨延昭心存疑虑,“她为何在此间来到三关,我观她血溅铠甲尘满面,纵然是军情急归心似箭,二女子怎闯出虎穴龙潭”。为防意外,杨延昭未等王怀女休整,就让她连夜赶往由佘太君镇守的中军大营。
这时,辽军密使诈称给王怀女送信,信中透露了辽军袭宋的计划,并要求王怀女里应外合。杨延昭中了反间计,立刻派焦赞去给母亲佘老太君和八千岁赵德芳报讯,称王怀女是奸细。
佘太君(由刘朝云饰演)在杨九妹(由赵丽萍饰演)的陪伴下,正在堂上休息,外边有人报,王怀女到了。
王怀女见到佘老太君非常高兴,连忙拜倒请安,稍叙片刻,佘老太君让王怀女去后堂休息。
八千岁赵德芳(由张树群饰演)接到杨延昭密报,速找佘太君通报情报并商量对策。
八千岁赵德芳召出王怀女审问,并当场决定,推出问斩。
晴天霹雳,让王怀女悲愤已极,一句高腔“苍天偏杀我丹心人”响遏行云,催人泪下。这一段演员张华的水袖功缠绵飘逸,烘托了剧情。
王怀女满怀悲愤和不屈被押下场候刑。
赵德芳决意要斩王怀女,佘太君高呼刀下留人,并请八千岁验清密信上的字迹,三思而行。
赵德芳发现书信上王廉的字迹和刀鞘上的字迹有所不同,也起了疑心,在佘太君的提议下,让王怀女挂帅杀敌,证明自己的清白。
王怀女准备挂帅出征。
另一边,辽贼韩昌,通过王廉威逼王母就范,让她劝降王怀女。
王母怒斥王廉卖国求荣,认贼作父。
然后当堂自尽
见妻子惨死,王廉羞愧难当,幡然醒悟,欲与韩昌搏命
被韩昌一剑刺死。
王怀女挂帅出征,所向披靡
妇唱夫随,杨延昭与王怀女并肩作战,共歼辽军。
与韩昌激战,韩昌落荒而逃
王怀女越战越勇。
王怀女用靠旗打飞了番兵的投枪。
气势很足
再战韩昌,再次获胜。
这是向影友新学习的拍摄方法,虚实相间,动感十足,可惜难度比较大,掌握的还不好。
站在六尺多高的假山上,张华饰演的王怀女扎着靠旗,后空翻落地,靠旗不乱,很吃功夫。
打败了韩昌率领的辽军,宋军大获全胜,班师回朝,八千岁赵德芳阵前宣布了杨延昭和王怀女的婚期,真是双喜临门。
大结局,全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