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影
  (文/潘文良)
篱花籍雨。更西风一霎,盈透樽俎。袖底温存,眉角萧疏,多情院落空许。东君不管相逢事,纵流水、匆匆无序。怎曾知、一半秋心,挽着丁香来去。

休说前朝故事,那时节懵懂,消尽纨绔。授律朱弦,分韵文章,赢得清狂一簿。如今满目沧桑地,只红叶、记君三五。莫回头、烟水楼台,梦在落红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