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记:


第一次离开泸沽湖时,曾试着不看照片,去搜寻自己心中的泸沽湖。

跳出的是:水天一色的蓝、大美至希的静。别的就模糊了。

回家整理照片,泸沽湖远非心中那样的简单,只是自己专注的忽略了泸沽湖的灿烂与多彩。


第二次去特别留意了泸沽湖的斑澜多彩,才得以窥见这秘境中的灿烂。




晨,照例早起。东方天际刚透出暗昏的光,泸沽湖一如记忆中那般静静的蓝着,深邃得依旧分不清水天的界限。



在这无声相对的静谧之中望着、陪着那深的蓝渐行渐淡,放亮的天际下渔人的剪影清晰起来,有如默片却让湖面生动了起来。


   

 湖畔本是混顿着身影的摇椅也一点点亮出自己斑驳的色彩。



迎着第一缕投下的晨光,湖畔的树也金光灿烂的醒来。



远处湖上的鸟也慢慢的游动着,没有一丝的喧哗,似怕扰了泸沽湖秘境般的幽静……




晨光遍撒的湖景已没了那份幽蓝,似无声间时空尽转,满眼温暖的灿烂。



这色的灿烂光影中,泸沽湖没一丝的飞扬,依旧秘境般幽幽的绚彩着那份固执的静。



晨光尽退,纷繁尽掩。泸沽湖又回复如初的蓝着静着,仿佛先前的一切只是梦般的臆想。



无论辽阔还是小景,所有的一切都秘幻般若销声似的幽远、静谧……



那静远足以让人忘却时空,呆呆的挖尽自己的纷繁,飘悬在幽幽的境中。




漫步湖滩,远方幽蓝、脚下朱红,……



近滩的湖面也隐隐透出被炫红的色。



这幽远的蓝色秘境下却隐藏着赤红的本质。



更早的晨起只为赶往湖心,更纯粹的感受幻化般的色舞光影。穿行间,墨蓝的天竟被生生的炫成了奇幻的紫色。



被船惊起的红嘴鸥掠过紫色的天际,炫耀着优雅的剪影,



身后的远山早早地将自己涂抹得鲜红,俯视着欲窥秘境的人们。



跃出山际的太阳,刹那间将一切都抹成了金黄。



湖面的波光已不再粼粼而是金星闪躍,



悬在湖面的薄雾,将穿过的一切都浮起在这金色里。



树也抗不了这惑,玲珑剔透的招摇在晨曦中。



里格半岛也被金黄的嵌在已回归幽蓝的湖心,诉说着即将褪尽的灿烂。



轮回般的场景,泸沽湖再次水天一色的静去。



只留下被风吹黄的树和草继续着这幽静炫蓝秘境中的灿。



夕下,色影再舞。或铺金湖面、或红霞满天,一切总是出乎意料的随意。




霞将尽、暮渐沉,唯有那刺透而出的一抹,鲜亮得让人目嘡口呆……



静坐在这暖暖的幽深境里,陪着余晖慢慢退去,无以言表的快乐着……





后记:


回顾泸沽湖之所见、所想、所感,实在是无法也不能言尽说清。或是言不及意、或是秘境深䆳、或是天才知道……。无论怎样,那份水天一色的幽蓝、那份足以挖尽繁杂的静谧、那深藏于幽静之下的赤红本质,已深嵌在自己的记忆之中。泸沽湖的一切似轮回换彩、似永恒定韵,无须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