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22

毛驴——北方很常见。我下乡插队的生产队就有一头令人喜爱的小毛驴。

七二年,春节临近,农户人家都要把黄米磨成面,做粘豆包,泡黄豆,做豆腐。小毛驴拉磨自然是首当其冲,责无旁贷。


小毛驴起早贪晚,默默无语,一大盆泡了的黄豆一会就磨完了,谁也不知道牠走了多少圈……

春节前后可把毛驴累坏了,想休一天那是不可能的。牠貌不出众,语不惊人,只有在磨房人们才能想起牠。

小毛驴平日里做些杂活,春天种下的小麦、高粮、谷子、豆子等农作物,小毛驴要拉着木头磙子把垅压实,防止透风。秋天收获的粮食,要在场院内把带壳的粮食,如高粮、黄豆等小杂粮用石头𥕦子压,使壳和果分离。


小毛驴春天压地,从不偷懒。在主人一声令下后,拉起磙子,黙默无语,800多米的长垅从不休息,走到地头,聪明的牠转回身望着南地头偷懒的主人,又重新选择二条垅,拉着磙子向南走,走到尽头,在主人身边停下脚步,不言不语,听候吩咐。


冬季压杂粮,是牠的本行,铺好的秸杆,毛驴拉着磙子一圈,一圈……。在一旁的马也拉着𥕦子,主人手中鞭子,高高举起。唯有毛驴干活,让人放心,主人在与不在都是一样。



小毛驴平日里在生产队的院子里,东走走、西看看,很休闲,牠很少出院,就是出了院,也丢不了。时不时的吼几声,证明自己的存在。


有一次,生产队派我去买农药,我牵着毛驴,来到镇上,刅完事在回来的路上,我突发奇想,何不骑回驴感受一下,我小心翼翼,刚刚骑上驴背,还未坐稳,小毛驴就跑了起来,屁颠屁颠的,好难受。我急忙下来,牠竟然不跑了。牠可能是不愿意别人骑才这样做的。

后来,小毛驴不知什么原因后腿被马踢了,走起路来一跛一跛的,干不了活了。再后来,生产队把牠杀了,每人分了一斤肉。从此以后,再也见不到牠的身影了,听不见牠的吼声,牠彻底消失了。

时代进步了,一切都变了,拉磨、拉𥕦子这事都机械化了。毛驴的身份转变了,由幕后走到台前,在风景区内与美女相媲美。人美,驴更美。

你骑过驴吗?想不想来感受一下啥滋味。

毛驴的一生,没有惊天动地的大事,没有气状山河的诗篇。来到这个世界就是拉磨、干活,干活、拉磨,不被人们所器重,所呵护。可牠就是这样一直坚持走着、向前走,尽自己的努力给人们以帮助,以快乐,就连死后也要把自己的全部奉献给大家。所以说,牠应当得到人们的认可和尊重。反思一下,当今生活在这个物欲横流,五光十色空间里的人们,多做些善事、益事、好事,是多么快乐与幸福啊。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