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以来,从我的爷爷算起,我的伯父、我的父亲、我的堂兄,最后到堂兄的次子为止,贾门四代军人当中,三代都经历了血与火的残酷洗礼,并全部平安归来。在抗击日寇、抗美援朝和对越自卫反击三次伟大的反侵略战争中,贾门子弟为国浴血疆场,谱写了气壮山河的光辉篇章。

谨此深切缅怀伯父贾中良同志。

 
~~~~~~题记


讲 述 人:笔者伯父贾中良(已故)

笔者父亲贾中芳
图片来源:引用网络


(打击侵略者)


  我们村打过仗的老辈人不是太多。

我的爷爷贾列基,贾门的列字辈就他一个参加过国民革命军对日作战。到了中字辈,且不说是贾门子弟,就算全村,唯一一个打过仗的人,那也就是我的伯父贾中良同志。
说起伯父这人,可真是命大。

小时候,生逢乱世,虽说出生于高门大户,可是却和我的父亲、三叔、姑姑一样,不但没有享过一点儿福,还一个个差点被饿死。我伯父上面的几个姐姐,虽说并非纯粹饿死的,但都与营养不良有关。伯父的乳名叫Dun住,这个字,字典上没有,是晋南方言,意思是拽住、拉住,别叫小鬼勾走。是不是名字叫的吉利?这没人知道,反正,伯父却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十一岁在山里逃难的时候,有一次,伯父和当年只有五岁的我父亲去乡宁县大石头村背粮,一个五斤多,一个三斤多。冬天的吕梁山姑射山区,天气寒冷,冻在鞋底上的冰凌疙瘩足有半寸厚,山路崎岖,冰雪湿滑,十分难走。都傍晚时分了,俩毛孩子还没法赶回家。在一条足有几里长的、曲曲弯弯的山路上,弟兄俩一步一滑、小心奕奕地往回赶着,路旁的野狼恐怖地瞪着凶残的目光,随时准备发起攻击。幸亏有个好心的大人及时发现,把他们领回那人的家里住了一晚,还绐弟兄俩豆腐脑喝。次日,续上小命的兄弟俩,才得以回到因躲避日寇战火而逃难山里的家中。

十六七岁的时候,因为机灵勤快又帅气,经他们舅舅的引荐,伯父在当时乡宁的县衙当差,从此告别了饥饿的岁月。然而,就在伯父刚能吃口饱饭的时候,爷爷因工作被国军关禁闭,家中断粮,奶奶领着我的父亲和三叔,在山里讨吃要饭,艰难地活着。伯父常说,如果不是日本鬼子入侵家园,我们全家本该在山下村里的家中,悠闲地生活着。也正因此,伯父对“有国才有家”的道理,有着深刻的认识。

日本鬼子投降后,伯父随全家从山里回到平川上的村里。看着长满蒿草的贾家大院,看着被抢光的家,伯父抚摸着我们贾家大院那用铆钉铆出精美图案的、厚重结实壮观的大山门,心里充满了一腔仇恨:该死的日本鬼子!

一九四九年,伯父戴着大红花,在本乡西徐村参军,高高兴兴地去甘肃武威一带服役,为国尽忠。
入伍前,伯父在家养过一条小禾鼠,征兵的那人不认识禾鼠,缝人就说,这个小鬼家里养了只小老鼠。和伯父同期入伍的本地战友们,被那位老兵的“童真”逗得前仰后合,说那哪是什么老鼠?是禾鼠!一种挺可爱的小动物。

不久,朝鲜战争爆发。伯父所在部队奉命入朝作战。伯父说,那个时候,根本不需要做战前动员,因为从小经历过外敌入侵苦难的上辈人,谁都不想当亡国奴。小时候我问伯父,去打仗你心里怕不怕?伯父说,当兵还能怕打仗?上战场就不能老想着活着回来。话外音就是,死就死了,打仗哪有不死人的。

后来,当我阅读朝鲜战争资料时,发现伯父所言非虚。据信,整个战争期间,约有14万多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为国捐躯,光是我们山西这样一个小小的省份,阵亡人数就高达5835人之多。如果没有伯父这一代人视死如归的大无畏革命精神,哪有共和国之后几十年的和平。
当时,从甘肃武威出发时,没有火车,也没有汽车,伯父他们一路步行向东进发。穿过陕西进入山西后,才有了阎老醯修的窄轨铁路火车。
伯父的一个战友是陕西人。有一天部队路过陕西某地时,他的那个战友一直扭头向路边上的人张望。连长问他看什么,他说,路边那人是他哥。连长就挥了挥手说:你去说几句话吧,随后快点追上来。战友立马跑过去对哥哥说,部队要去赴朝作战,可能回不来了,家里的父母全靠哥了。说完就匆匆追了上来。
谁知,一语成谶,兄弟俩此次一别,竟成永诀。


(抢占山头情景)


  伯父他们每个人腰带上都衔着一个小铁盒,里面装着纸条,写着自己姓名性别年龄籍贯所属部队编号等个人信息,以防阵亡后无法识别身份。

        在奔赴前线的路上,所在连队一遍遍教唱《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保和平,卫祖国,就是保家乡。中国好儿女,齐心团结紧。抗美援朝,打败美国野心狼!
        伯父所在部队是第二批入朝作战的志愿军部队。第一批据说多是党员,几乎全牺牲了。等伯父他们入朝时,志愿军已在战争中占了上风。
       

(押解俘虏兵)


刚进入朝鲜时,伯父就看见志愿军押着一队队的美军战俘。心想,这些美国佬高鼻子、蓝眼睛,可比日本鬼子好辨认多了。当年在乡宁逃难时,伯父和我父亲都见过在河滩落下来的美国飞机,那飞行员也长这样。只是,那时候中美是盟军,相当友好,飞行员得到了当地百姓很好的照顾。如今,当双方兵戎相见于朝鲜战场时,杀得眼都红了。这正好印证了英国前首相邱吉尔先生的那句名言: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为国立威~中国人民志愿军所向披靡)


伯父生性机灵胆大,把生死看得很淡。一开始和美国佬交手时,就表现出英勇顽强、机智勇敢的个性,为此,被任命为班长。可惜的是文化程度太低。
朝鲜森林多,厚厚的落叶之下经常有蛇。别人都很恐惧,可伯父毫不在意,有一次潜伏时,他竟然把一条蛇压在了身下,还是那个陕西籍的战友发现后,眼疾手快帮他打死的。
战争就是战争,拒绝浪漫也拒绝温情。要生存,就不能胆怯!两军对垒,狭路相逢勇者胜。不能在智勇中生存,就会在懦弱中死亡。只有到了战场,才知道真正的战争远比和平时刻想象的要恐怖千万倍。
入朝作战刚一个月,伯父的陕西籍战友就牺牲了。死后,伯父把他放入一个土窑里。因为俩人平时并肩作战,相当要好,战斗中相互提醒,行军中相互关照。因此伯父很心痛。当时伯父很纳闷他到底是怎么死的。晚上,伯父去土窑看死去的战友。他在战友的身上摸了摸,觉得哪儿都挺好的。于是又伸进衣服中一片一片地排查,最后在战友的胸口,摸到一个穿胸而过的、玉米粒大小的子弹孔。虽然体外流血不多,但却是致命的一枪。伯父常说,他亲眼看到这个战友也打死过几个联合国军,值了。
那时候的伯父,身手敏捷,干活利索。有时候,修工事时需要在山体上打炮眼儿,以便炸开石头。不论是把钎,还是抡锤,伯父都是一把好手。别人双手把一个,伯父可以同时一手把一个。抡起锤来,也是相当利索,连长说,贾中良同志抡锤时,远远看去,仿佛象车轮在转。

有一次,伯父几个志愿军战士,被一队美国兵追得躲进了山洞。穷凶极恶的美国兵不敢进洞,就往洞里施放毒气。洞里的人都被熏得晕乎乎的,直犯迷糊,但尽管如此,他们意识还算清醒,知道往枪里压子弹并对准洞口。后来,伯父觉得外面咋没声音了,于是迷迷糊糊中慢慢地摸出洞口察看,原来,美国兵怕死,不敢进山洞,全跑了。坐在洞口外,战友们庆幸自己都还活着,于是开玩笑说,杂种,这TMD什么毒气啊?不就是抽了几口烟嘛!

战争期间挖战壕时,伯父他们常常挖出死人。如果脚上穿的胶鞋,那就是志愿军烈士;如果穿的是皮鞋,那就是美国兵。但不管是己是敌,都会再安葬了死者。
经历了三年多的残酷战争,狭小的半岛战场上死了二、三百万人,景象恐怖异常,堪称人间地狱。原本林木茂密的朝鲜半岛,到处是光秃秃的山头。许多阵亡者,挂在铁丝网上都变成了白森森的骨架。


(战争摧残后的松骨峰)


   

战争打得时间久了,美国兵渐渐变得疲惫不堪。伯父他们敏锐地察觉到了这个情况。于是每到晚上的时候,就坐在战壕里,轮流从山上向山下扔空罐头盒,美国兵听到咣当声响后,立马开枪乱打一阵。

        战场上总是险象环生,随时都有危险发生。一次,伯父去解手,正好赶上敌军打来炮火。一颗炮弹在伯父身边不远处,轰隆一声就响了,但他福大命大,居然没有伤着,于是急中生智,一下跳进弹坑中躲了起来。美国佬的炮火大约打了半小时,战友们都以为他牺牲了。等炮火一停,伯父立即从弹坑中抖落泥土,飞奔回来。战友们激动得搂着他流下了泪。

        美国佬作战也很有章法,不愧世界一流强盗国家。一次,有一架美国鬼子的飞机失事,飞行员乘降落伞落到了伯父他们炊事班的房后并不太远的地方,伯父急忙招呼战友去捉,可是还沒赶到降落地,远远就看见一架美军的小飞机,把飞行员绐救走了。


(朝鲜战争形势图)


最前沿的志愿军和美国兵总是胶着在一起。伯父说,这倒是不怕美国佬狗急跳墙扔原子弹。双方斗智斗勇,日夜激烈缠斗。一次,伯父和战友们把美国兵的一个仓库绐占了,他们专门卸下仓库的门板,拼命向美国兵阵地方向扔去,希望通过门板制造出的声响,引起美国佬的注意,诱使敌人过来,以便等美国佬回来夺占仓库时再行袭击。但是,鬼子们深知志愿军的厉害,这一次,他们没有上当。伯父皱着眉头对战友们说,呦,孙子们学精了。

        战争是残酷的。战场情况瞬息万变,充满着无数的想不到。有一次,伯父的战友发现有个黑影在动,问口令三声后没有回答即行开枪。结果谁都没料到打死的竟是朝鲜当地一个聋哑青年。那阿玛妮就那么一个儿子,哭得黑天暗地。连长愁得没法儿,对着那个战友说,这可怎么办?要不干脆你给阿玛妮当儿子?谁知道那阿玛妮竟然同意。于是,这个战友便留在了朝鲜。后来如何,不得而知。


(志愿军战士个个都是好样的)


        战场上,每个人都是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活,谁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一次,后方捎来了山西小米,伯父身边的战友虽然牺牲了补充,补充了牺牲,但还有几个山西籍的,他们高兴地说管它三七二十几,趁还活着,先美美儿地喝一碗家乡的小米粥再说。那情那景,充满了革命乐观主义精神。

        当时,志愿军规定,美国佬的飞机过来时,战士们务必做好隐蔽,不许放枪打,以免招来轰炸。但有一次,有架飞机“抓帽子”,“抓帽子”是指飞机飞得特低,能把地上人的帽子抓起的意思。伯父和他的战友们恼了,砰砰一阵乱枪,居然打下了那该死的飞机。伯父本想一定会受到处分,不想,部队领导很高兴,绐他们记了功,并把这一战法进行了推广。允许今后在有把握的情况下,见机行事,打击敌机的嚣张气焰。
        打着联合国旗号的以美国为首的十六国军,当兵的很多都是雇佣兵,打仗那是为了挣钱,这与志愿军截然不同。中国人的家园被日本侵略者烧杀抢掠,祸害得不成样子,志愿军战士都深刻地理解有国才有家的真理,伯父说,抗美援朝就是保家卫国。因而打起仗来早把生死置之度外。面对这样的军队,美国人哪有胜算。
        最后一次战役,伯父所在连队担任第一批主攻,预计拿下那个山头的阵亡人数为3000。然而,就在战斗行將打响之际,战地上的喇叭响了:停战了!
        伯父和战友们高兴得唱啊唱。战地喇叭也到处播放着激动人心的歌曲: 王大妈要和平, 要呀么要和平, 她每天动员妇女们来呀来签名, 宣传的脑筋开了窍, 道理懂得清。 你看她东奔西跑要呀么要和平……


(彭德怀元帅在朝鲜战争停战协议上签字)


  不久,伯父和战友们奉命退出战场,开始从朝鲜返程回国。中立国核查志愿军回国人数,督促中方撤军。部队交代战士,如果查人数时问,就说上级让撤回。         踏上国土后,可能是到了丹东,当时叫安东,伯父坐上了火车,一直到山西平遥才下了车。在平遥车站,伯父对前来接他回家的爷爷说,想去苏联栽树,一个月200块工资,只是在回来时,不能带现金,只能带物资。爷爷黑着脸对伯父说:绐狗头金也不稀罕,回!伯父就此退役,回到了日思夜想的老家,见到了时时刻刻都在为他揪着心的我的奶奶、我的父亲、三叔,还有姑姑。         伯父能够从朝鲜战场平安归来,实属万幸侥幸。他是贾门中字辈的光荣和骄傲。



顺便插上一句,笔者本名贾树华,是爷爷起的。文革中红卫兵盛行时,父亲赶时髦,改为现名。到了树字辈我们这一代,伯父的长子、我的堂兄贾树荣,1979年服役时恰又赶上对越自卫反击战,贾门子弟再次为国浴血疆场,所幸,也平安归来。


 


 近代以来,从我的爷爷算起,我的伯父、我的父亲、我的堂兄,最后到堂兄的次子为止,贾门四代军人,三代都经历了血与火的残酷洗礼,并全部平安归来,实乃家门之幸。

1976年11月25日下午,伯父九九八十一难未完,在本乡吝村水利施工现场又补了一难。当时,工地发生严重塌方事故,我村12位村民当场遇难。我曾在《恐怖的1976》那篇纪念文章中,作过详述。事故发生时,我的伯父和我的父亲兄弟俩拉着一车土,刚刚离开,轰隆隆一声闷响之后,塌方就发生了。当伯父和我的父亲回头时惊恐地看到,塌方现场离他俩仅仅一丈远近。

幸运再次光顾了贾门这一支系的子弟。

2011年冬天,伯父从容走完人生春秋,寿终正寢,享年八十二岁。为此,我的父亲专门为其胞兄撰写了一幅挽联:

朝鲜战争不死,吝村塌方不死,而今尽享天年,堪称天公赐后福。

保家卫国有功,养育儿女有功,毕生何其忠厚,好教后辈继往来。

今天,贾门三代中共党员,我的父亲、笔者我本人还有我的儿子,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情,深切怀念曾经为国舍生忘死的、我的伯父贾中良同志。愿伯父在天之灵,保佑人间远离战争,保佑中华民族万世和平。


(为了忘却的纪念)


最后,让我唱着《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结束本文: 

        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鸭绿江。
        保和平,卫祖国,就是保家乡。
        中国好儿女,齐心团结紧。
        抗美援朝,打败美帝野心狼!

                                    2016年11月20日终稿


【欢迎点击关注,阅读其余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