踉 跄 疴 旅

(一)
陡峰的笔将要松动
我还在惬意的执着
沉睡的孤独
正襟怀我千年的思索
今生的抱怨
似乎拖我到苦边的海洋
我承认 无尽的懦弱
我追求 炽烈的情怀
可是
万般的哀恸袭我
无法牵就的寒霓骤邀无端的九天
自当捧回嫦娥美眷
奈何广寒的惨然几多能耐
逼寒的冬天将要来到
西山的脆鸟眷依归巢
痴醒梦中
还要盯住那小溪潺潺
叮咚的哀眠
何时才能回来

上苍就当成全我黑色的幽默

无量的人神 四极的天地
还能否领我走进那缭绕的殿堂

让我在沉沦中感知死亡的妩媚

(二)

多少千年的梦偶
却在今生几度销魂
难以忘却的骨寒
了了魄中几霏
无心的沉默
好像
总把那沧桑惦记
燃烧尽的恩怨
还在铭刻那尺挂簿
未了情愫
飘向杳远方
梦幻痴醉
尽幸讫歌
廖星逝远
残云依舸
唯独九高孤鹜
凝然视
尽日藤鸦

记于二零一零年初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