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望彼岸的MIT, 思想如今的国内大学,深深觉得这MIT校长首要任务是力争改名为环球理工大学,并扩招二十倍。不知道有没有设合理化建议奖。

道理很简单,每年有多少精英才少被拒车下,当然也有少数杰出幸运儿挤上车厢。亚裔家庭晋遍注重教育,能挤上去的比例还是不少,为在校园四处都能见到他(她)们的身影而兴奋。

得益于新的工作地点,今年春暖花开的季节可以从后湾走路去剑桥上下班,为街拍创造了条件。闲话少说,今天就用爱疯街拍带您走进MIT一起看看。常以为理工学校缺乏艺术细胞,其实不然,以Visual Arts 为例,第一天街拍以后,在网上一查发现,分布在MIT校园有多达87个Visual Arts展品向公众展示。这几天只拍了八分之一,还要一段时间才能拍完,先跟大家分享一下。

Alchemist 由数字和符号构成的大脑和躯干,让人感觉这个学校培养的学生为什么会充满创造力,原来他(她)们全身都是科技细胞。

当人们进入这个小孔,里面会是一片不一样的天空和世界吗?这是一幅待完成的艺术作品。也末有作品标示。

到现在我也没看懂这表现的啥,有人说,抽象艺术就是你想像它是什么就是什么,我看毕加索作品也是这样子思维的,所以这幅作品留给您思想。

Transparent Horizon (1976)我怎么老觉得象两个背着沉重书包的学生呢?

空中穿梭的飞鸟,超密集。就好像宾州迁途的雪雁。

La Grande Voile (The Big Sail, 1965) 从查尓斯河可见的标志雕塑-稳。四十英尺高。

MIT Stata Center 没有被Visual Art Center 列入艺术名册,每次看到这个建筑都觉得它是一个艺术品。无论从前后左右拍下来我都觉得很有特色。

Three-Piece Reclining Figure (1976)由著名雕塑家Henry Moore创作-抽像艺术。

Birth of Muses(1944-1950)缪斯的诞生源于作者一系列小雕塑。根据神话传说,这匹飞马四蹄踏在奥林巴斯山,泉水喷出,诞生了缪斯。

Elmo(1963) 意大利语意为头盔。雕塑表达意大利圆顶建筑,军事图案和原子弹云,旨在表达战争的暴力。

Guennette (1977) 作品用加拿大魁北克东北部十多亿年的粉红色花岗岩雕塑出十一个各种几何图形。

Aesop's Fable (2005)

没想到,麻省理工居然这么有艺术细胞,有必要多进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