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记:假如时光可以倒流,我也依然选择从前穷困的家!

若时光倒流

将我冲漩回到原点
我愿意
依然生在那一座小山村
家有外公外婆母亲姨孃
都是地道的农民
父亲 吃公粮的公家人
老小唯一的经济支柱
弟弟和我
是一根藤上的两个瓜

身为农民的亲人们
白天驮着太阳
晚上还要举着月亮星光
年复一年在痩瘠的土里刨收成
用颗颗汗粒竭力为父亲减轻负担
父亲 就连自己的袜子都总是补丁叠补丁
省下钱来维系全家必备的开销
就这样在异常艰苦的光阴里
家里的人想着在外工作奔碌的人
外面的人牵挂着家里种地的人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
已在省城立脚生根二十多年的父亲
为了顾家
毅然放弃官虽不大仕途看好的岗位
调回老家所在的小县城
人 都往高处走
父亲永远把家放在最高的地方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

姨孃害一场病

花销六百元

父亲举债付的费用

未隔几年

身处农村的堂叔小孩害一场病

医掉三千元

旧账未了的父亲

又四处相借把钱垫上

后来小孩夭折

父亲不忍看着堂叔没了孩子又填债窟窿

直接把垫付垫字去掉

对堂叔说

算作自己当兄长尽份力

要说更深层的情愫

父亲是堂叔的爹拉扯大

他始终把堂叔当做亲弟兄

在那个父亲的月薪不足百元

一碗粉只需两毛钱的年代

三千六百元是一笔巨款

父亲生生地扛了下来

在父亲心里

再大的压力和困难都须替亲情让道

母亲 异常勤劳善良质朴坚韧

如同地头那些她种下的庄稼

为我们哥俩结出品性饱满的食粮

从七岁开始

我与弟弟都先后进城

跟着父亲在一起

有了美好的上学时光

母亲体贴父亲既当爹又当妈的不易

往往是赶紧忙阵农活

又急忙到城里洗洗缝缝补补

为省三毛钱的车费

要多走几十里山路赶小镇坐车

寻常远山远水肩挑背驮去赶场

哪怕花两毛钱吃碗粉她也不舍

父亲常心痛地责怪

再苦不能这样苦身体

母亲浅笑安然

她说 为这个家你有多难我最清楚

那些无尽的旧时光里

父母就象汲满水薄薄的一张纸

负重远超他们身体所能承受之重

当日子拧起他们行走

居然奇迹般保持了身子骨完好的状态

如此家境

我和弟弟竟然会有太多开心的花絮

每个周末

总能享受一次学生场的电影

平常还有小地方不多得的课外书

让我们在趣味知识里遨游

过年也能如殷实家庭的孩子那样

燃放"地拱转""冲天炮"

令两朵小脸灿烂胜花

真无法想象

或许走路都得思忖钱如何节俭的父亲

是怎样咬紧牙关

为我们支撑起快乐的一幕一幕

已年迈的父亲哟

迫切想问一声

当年扛起我们的肩膀还疼吗


而今 我与弟弟早已成家立业

一大家子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变化

假如时光可以倒流

我依然坚定选择从前的家

感谢上苍给我降生这个家庭的幸运

让我吮汲良好品性的营养

沐浴不离不弃的亲情和责任担当的阳光

使我人生充满力量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