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更》


文/阅后即焚



天干物燥
这一锤敬活人
那些依然坚强的人

小心火烛
这一锤敬死人
那些死因不明的人

二狗分不清生死
敲起来时轻时重
只是经过王美丽家时
闭口不言

——凡尘小鹿评析:

 
古人说作诗到了一定境界便可化“一切景语皆情语也”,这首诗就借故事性的人物宏观,并以抒情。
二狗,一听名字就不难想象,他是一个普通老百姓,不管是父母给的乳名还是大家送的绰号,都是一个类似于阿福阿贵,社会低层人士的响亮名称。
二狗也许没什么出息,不能出人头地,所以只能在夜晚打更——“天干物燥,这一锤敬活人”,他的更声响亮,敬活人的那一锤可能会像鲁迅先生笔下的阿Q画圆那么认真。作者把他的敬,通过更声达到一种炫耀,为什么说是敬,因为二狗也是活着的人,他敬自己,甚至在更声里炫耀自己,这更声同时也就被作者连带敬上了所有活着的人。的确,作者说,“那些依然坚强活着的人”,这也就包括了二狗,一个打更的卑微草民。
“小心火烛,这一锤敬死人”,二狗的更声继续打着,作者把“天干物燥”和“小心火烛”分开来说,这更声的节奏便成了紧一锤慢一锤地敲着,于是这更声既敬活人,也敬死人。细想,那慢下来的幽幽更声,饱含了人世种种的荒诞与苍凉,那些死因不明的人们带来的疼痛,一如夜深人静(或作:幽暗低谷)才会在人们内心响起的更声,是的,那种心寒之声,只有深夜才能听见。
“二狗分不清生死”,只有旁观旁听的更为刺耳扎心,这句是用对比作更深层次的表达。
最后,二狗被作者升华了人格魅力,“只是经过王美丽家时
闭口不言”,读到这里,让人忽然感到震撼——原来二狗的内心也有最柔软最温情的角落,就像阿Q,他也有着一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之心。而二狗,他对王美丽,则是一颗远远守护之心,这就更加感人至深了。
整首作品语言纯朴,含蓄,心思细腻,令人感动。

{编辑:

 


凡尘小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