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17

时光如水,又是一个春日不期而至。清风扑面而来,吹进你的发丝里,耳朵里,也吹进行人的心坎里。走在街上,行道树在春天的气息里翻滚着,蒸腾着。春天,总能让我们回忆起片片往事。

小时候,家住农村。每到春天,播种的季节也随之到来。房前,我们刨开冬天盖满枯枝败叶的土地,拿着大人的干农活的锄头,用着不大稳健的力度,挖掘着一块又一块圆形的土地。泥土在锄头下翻滚着,经过一个冬天的休息,大地露出原有的色彩,油油的,黝黑透亮,时不时带出几条蚯蚓。这时,家里的小鸭和小鸡是最好的观众,鸭妈妈看见一条蚯蚓,便突然拍动翅膀,用存储一个冬天的力量飞奔过来。这时,一只看似慈祥的母鸡,也拍打着万斤翅膀,箭一样射过来,闪电般把蚯蚓衔在嘴里。那只鸭子见快到嘴的美食被母鸡抢走了,不由地挥动翅膀,向母鸡追去,那蹒跚的姿态,总是让小鸭、小鸡以及小狗看的目瞪口呆。这种家禽相互抢食、内战的事件总是常常发生。当我再挖出几条蚯蚓,扔向小鸭时,那可爱的馋样总是我们儿时最美好的回忆。

地挖完,便捡了些枯树技和干竹片,削些松树片,用火柴生火,为土地杀菌。不多久,在土层上边铺了一层厚厚的木灰,这便是土制的农肥,够着瓜果一年生长的养分了!再到竹林里,拾一把去叶的竹技,把刚挖的地插上竹技,围成圆形,用竹篾加以固定,不多久一个漂亮的圆形瓜地就成了。

过个三五天,我们便兴奋地从寄宿学校归来。拿出深藏一冬的南瓜籽,葫芦籽,豌豆籽,丝瓜籽……掰开栅栏,伸手刨开泥土,把种子种下,一粒,两粒,三粒……就这样,盼望出芽成了我们生活的一种恋家的情结。

又是一个周末,我们赶十里路,速度比平时快了少许,迫不急待地走在回家的路上,路边的草莓也没有让我停留脚步,家里那只对我永远忠诚的小黑狗也来不及招呼,便匆匆放下书包,向那个圆形爪地扑去。蹲下身子,迅速扒开竹枝,俨然看见几株可爱的生命已向春风点头,沐浴在春的阳光里,慢慢成长。粗壮的叶儿像刚出生婴儿的脸蛋,嫩嫩的,绿绿的。看见劳动的收获,我心里顿时涌起无比的喜悦。这时,我又拿起竹尾,编织成树叶形状,插入嫩苗旁边,让瓜藤顺着倾斜的竹枝慢慢向上成长。我们还在瓜苗的旁边立了四根木桩,架上竹子,在上边架上几根编织成树叶状的竹尾巴,一个完好的瓜棚就搭成了。如果瓜地是在靠田边或菜地边,那就更省事,只要把瓜架直接架到田埂或石缝中。

随着雨润万物,接下来一段时间,就是看着瓜藤和瓜叶爬满瓜棚。等待开花,等待收获!

就这样,又过了几周,等瓜藤爬上瓜架时候,那就开花了。周围的蜜蜂也常常来花中采蜜。蝴蝶也飞来了,蜻蜓也来了,热闹极了,给眼前的春天增添了无数美好的景致。

现在,每到春天,便会想起乡村的春天。乡村的春日是朴素的,和谐的,那里有我们美丽的童年,有绚丽的回忆,带给我们是一种温情,一种幸福,一种知足。

我爱乡村的春日,更爱那些永不老去的春风、春雨、春情!

(作者:王联文,供职于尤溪县政府教育督导室,2016年春作于福建尤溪朱熹诞生地。微信号:jnamwlw,你有故事,请在文后也说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