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一日,下了天门山,即乘车赶往古城凤凰。湘西大山深处遥远的边城,帆樯林立的水陆集散码头,风情万种的河街吊脚楼,清纯美丽的翠翠姑娘。著名作家沈从文笔下的边城风情是俺四十多年来心中的梦。尽管沈从文先生描写的边城是更上游的茶峒,但沈从文先生生于凤凰长于凤凰,边城的描述里揉进了许多凤凰山水和风土人情。

凤凰的早晨非常寂静,喧嚣一夜酒吧悄然无声。青山绿水绕城廓,廊桥塔影立河中,河街吊脚楼里是沉睡的伊人。

天色放亮,古城外,沱江边,跳岩上已站满了跳来跳去的游人。

沱江江水清可见底,古老的水车在吱呀呀地唱着。水车旁是几十年如一日的捶衣人。

边城里描述的城外码头万帆云集的景象已经不在,只有船工撑的游客篷船在江里飘行。

凤凰城里到处充满了来自各地的游人,男人不需再外出把见识世界做为自己的使命。

现代翠翠爷爷是坐在船头玩着手机的船夫,未见大黄狗踪影。

那些街头卖花和开小铺的苗族大妈不知是不是曾是翠翠的原型。

如果翠翠生在当下,人生境遇会完全不同。船总家的老二不会远去,会和翠翠朝夕相守在这青山碧水,少年意气春衫薄。

凤凰古城建于1700年,当时是削藩改土归流的前线。这城墙上也曾刀光剑影。

居民多是当年军爷的后代。虽然生活舒适闲散,仍有爱国豪情。

满城青石板路,各式各样的小店,都是俺的最爱。

都市文艺青年来凤凰开旅舍和音乐工作室的比比皆是,边城梦里追求不同的人生。

夜晚的沱江两岸灯火璀璨,酒吧人声鼎沸,离俺梦里清纯恬静的边城越来越远了。

依山傍水凤凰古城依然美丽,但已不是沈从文先生笔下神秘遥远的边城。暗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争鸣,走进了商海风尘,显露出不再神秘的身影。且把边城之梦永远留在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