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16

爱上画画,就注定一辈子要固守寂寞;心许丹青,就必然用一生去痴守寒砚。


从儿时起,我就在母亲的循循引导下喜好画画,染指丹青,信手涂鸦,幼小的心灵,随着岁月的递增而痴迷于斯,那时,童真无瑕,只有喜欢,醉心情趣,没有任何企图和妄念。


随着年龄的增长和对画画的更深理解和体会,我才真正感觉到,画画已经是我此生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的人生不能没有她,我的生活不能没有她,我在红尘的朝朝暮暮都离不开她。尤其在我落榜归乡务农的那些岁月,是画画美化了我的精神世界,画画丰富了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耕生活,画画让我孤独的灵魂找到了一隅栖息之地!


砚田耕耘是平淡清苦的,艺海泛舟是枯燥乏味的,而我,却常常乐此不疲、物我两忘的沉醉于这远离尘嚣的水墨世界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无怨无悔,义无反顾的匍匐在这无尽的朝觐路上。。。


其实,每个人都有他的双重性的,更有他双重性的需求,吃饭穿衣是物质的现实的需求,而读书娱乐则是精神的超现实的需求。有人喜欢吃喝玩乐,浪迹霓虹;有人喜欢吹拉弹唱,感受音乐;有人喜欢吟诗填词,沉迷文字;有人喜欢书法绘画,崇尚高雅。而我,虽出身农门,却嗜好文字,非文人世家,却痴情丹青!


物质的匮乏,会让生活捉襟见肘;精神的贫困,会使灵魂飘忽不定。物质的满足,只能让生活衣食无忧,精神的愉悦,会让平凡人生异彩纷呈。
嗜好画画,从儿时的兴趣爱好到如今的浸骨入髓,虽未让我成名成家,飞黄腾达,然,至少让我平凡的人生升华为艺术人生。


我始终没有想过用艺术养家,也没有奢望用画画换取奢靡。既是偶尔有人给几两银子换取丹青,无意间给我平淡的生活加油调醋,并非我刻意而为之。在衣食无忧的盛世时代,我并没有被人为炒作的艺术泡沫忽悠的晕头转向,我依旧平心静气的固守在画室里,十日一山,五日一水,过着与世无争,我行我素的日子。。。


从半路出家,跻身艺坛,到两鬓斑白,人知天命,我没有为艺术不被人们尊重而悲哀过,我更没有因为二两银子仰人鼻息,乞求他人对我及我的艺术青睐过,因为我相信艺术是有生命的,我更相信有一天我的画她一定会说话的,不管我的涂鸦之作有无人赏识,抑或是我那些倾情力作终究花落谁家,我依然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与山石为伍,与云水做伴,携着我和我的灵魂,不骄不躁,不悲不喜的行走在无烦无扰的水墨丹青里,如此甚好,我还有何求呢?


我是凡人,我虽偶有妄念,但我不贪婪。我自知我今生无命发财,故而我懂得知足,想着曾经只身带他们进城寄宿读书之艰辛,再看看而今儿女们个个成才成器,仕途日臻渐好,我又何憾?


我不是画家,我更不敢妄尊自誉为艺术家,我只是艺术道路上的一个苦行僧,我只知道此路的前方既是我崇尚的圣境,也是我灵魂涅槃重生的地方。。。









(文中图片均为作者中国画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