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16

在大山的皱褶里

在被人遗忘的角落

在历史的匆匆年轮里

在这个无数荒凉,落寞,料峭春寒的早晨

与时光面对面站着

如约而来的苍茫大地

在周末的晨阳里

绵绵不绝于前


好在还有一树鲜活

好在桃花应季而开,就在门边,墙角

彩家庄 在我到来时

用这一树花开和春天的色彩

试图掩饰久违的凄怆

而我分明看见

怀念如云霞般盛开在

这个山梁


我在用镜头记录过去

我在用心感受当下

我的巧舌如簧的嘴里已被一种

叫作苦涩的滋味填充

我的鼻子阵阵酸楚

寒意遍布 春光乍泄

我用历史来包裹些什么吗

可,我已无法诉说


那,这个故事 是

关于彩家庄的

昨天








据说,彩家庄为李姓血缘村落,其先祖原居住在陕西米脂。明代末年李自成起义失败后,清廷为斩除后患,在陕西米脂大肆抓捕李姓族人,许多李姓人氏为此纷纷逃离家园。顺治年间,李家先祖李孟清、李兴两兄弟也离开家乡,从陕西逃到山西洪洞,准备以编户移民的方式找到安居之所,但洪洞难民聚集过多,又逢大旱,移民站无力安置,兄弟俩只好离开洪洞,一路乞讨来到了黄河边。一天兄弟俩走到了距碛口码头10公里的地方,饥渴难耐无力再走,突然间看到不远的山坳间生长着大片彩树,绿色一片,生机勃勃。兄弟俩万分激动,想到这应该是个吉祥之地,便在这个山坳间住了下来,并以“彩树”为地名,唤作“彩家庄”。



李家兄弟请来了风水先生,他站在最高处的山梁向下望去,不禁惊喜,连声称道彩家庄的好风水。原来李家兄弟所居的彩家庄由三条山梁相连,地形如一只飞翔展翅的凤凰,中间一条山梁如凤凰的脊背,两侧山梁如凤凰的翅膀,山梁南侧三条山梁的集结处有个圆形的小山包,如同“凤头”。当时李家兄弟住在土窑南面的凤凰翅膀上,凤水先生告诉俩兄弟,如果在凤凰脊背的位置建窑,李家一定会兴旺发达,子孙繁茂。风水先生看兄弟俩十分厚道,临走时说,要想像凤凰一样高飞,就要课读子孙,将来仕途宽广,顶子如云。兄弟俩将风水先生的话深深地记在心里。


凤脊背的山梁很窄,大致南北走向,不好建窑,窑院就建在山梁的南坡上,哥哥住的窑院接近凤头位置,称上街,弟弟住凤脊中间,称下街。按照凤水先生的话,兄弟俩娶妻生子后又在上街建起一座专门读书的窑院,请先生为李家子弟教书,并立下家规“人敦愿悫,户习诗书”。

李氏的第三代李爱有三个儿子,长子秉江、次子秉濯、三子秉汉,从小有塾师教授,孩子们除读书识字外,平时还要习武健身。次子秉濯聪颖勤奋,文武双全,十五岁时考中武秀才,后任武略骑尉太学生。尽管是个小小的骑尉,却让李氏家族第一次尝到了光宗耀祖的滋味,家族从此更重视对子弟的文化教育,彩家庄文风兴起。以后李氏家族累代不断有子弟中举、入庠,出了武举1人、太学生3人、文武庠生4人、廪贡生3人、监生6人、增生2人、业儒文武各1人,还出了一位名医叫李树章。

传说:清同治年间,一位皇舅在山西微服私访,忽患重病,先后十多个郎中看过都不见好,病情日益加重,于是贴出告示遍寻良医,后来听说彩家庄有位高明的医生叫李树章,便将他请来为皇舅诊治,结果几服药下去,病很快好了起来。皇舅十分感激,回到朝廷,将私访亲历向同治帝禀奏。为了嘉奖李树章,任他为知县,后又晋升为潞安知府,彩家庄的名声从此大震。

李氏家族一方面通过读书培养人才,考取功名入仕为官,另一方面依靠碛口积极拓展经商渠道,发家致富,建设家乡。生意越做越大,村人说,从碛口到介休,每隔40里就会有一个李家的客栈。民国年间,碛口二道街上,彩家庄人开的店面占了一半,有“仪诚厚”、“德太远”等字号,在街上经营的李家人有五六十个。


彩家庄建造最紧凑的部分位于下街,它充分利用地形,与原有老的土窑院相连,院落有疏有密,大致分布在高低三、四层水平上,每一层建造四五栋,或六七幢。上面是山峁和树木,窑院下面是沟壑峭壁和庄稼,远远望去整个村庄十分气派壮观。凡见过彩家庄的人没有不称赞的。

彩家庄的窑院以四合院为主,有少数三合院,另有一些简易的土窑。奇特的是,彩家庄现存的21座明清古民居中,每个院落都有自己的名字,如书房院、弓房院、沟畔院等。窑院多坐西北朝东南。四合窑院以正房靠土崖,通常是三间窑洞,外面用青砖砌窑口做窑脸。木隔扇门窗。有的在窑洞上面再建一层青砖房,带前廊,外向舒展。下窑住人,上房为花厅。窑院两厢为箍窑,两间或三间,青砖砌筑,用作储藏。倒座通常为单层青砖大瓦房,木门窗隔扇十分漂亮,称为厅房或花厅,用来招待客人,或作为家族孩子们的读书处。以前搞运输、做农活或拉碾子主要靠牲口,院内建有牲口棚,就在院子的东南角或靠近大门边,牲口棚内有石料槽,为整块大石凿成,外面雕饰着花卉。窑院通常较宽敞,用青砖或石块铺地,干净整洁而豁亮。院内有一盘石碾和一盘石磨,碾子侧面也雕饰着盛开的花朵。由于风水的关系,彩家庄窑院的大门几乎都朝向东面的卧虎山。为了方便,窑院上下层各有小门,可通往上层和下层人家,左右相连的院落相互也有门互通。生活居住,下地干活,上山或下沟都十分方便。村路则沿着几条主要的等高线,形成弯弯曲曲的“之”字。

夏天,村民喜欢在崖畔绿茵茵的枣树下聊天乘凉,小村恬静而安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