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14


多年前,就有人说诗已经死了,自己也一度很悲伤地接受了这个现实。因为权威诗刊所追捧的那些怪诗奇句,令人对诗的概念趋向模糊。过度的自由和随意,打破了人们对诗的常规认知,一个字"网",一句话"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竟被追捧为经典,而且代代传颂。那么诗的格律何在?韵致何在?景深的艺术模式该如何遵循?

诗之美,在于约束,就好比把水装进杯子,赋予了水的形体美感。即使是河水,湖水,不也是因为堤岸的约束才形成了具有美感的一湾或一池秋泓的吗?

不过,也只能戚戚焉,未敢忘忧而已。

刚又看了最近热播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临结尾时,竟与诗有了一个意外的邂逅,一句一句将整首诗都抄录下来,心绪依旧难宁。



~~~缪塞«雏菊»~~~


我爱着 什么也不说

只看着你在对面微笑


我爱着 只是我心里知觉

不必知晓你心里对我的想法


我珍惜我的秘密

也珍惜淡淡的忧伤

那不曾化作痛苦的忧伤

啊 我发誓
我爱着放弃你
不怀抱任何希望


但 不是没有幸福

只要能够怀念
就足够幸福

即使不能再看到
对面 微笑的你


即使没有这首诗,我也会一直看到结尾,但因为有了这首诗,我将会看的更沉迷。

诗,是浓缩了的生活,是美化了的生活,热爱生活的人们,又有哪一个不沉迷其中呢!


还记得另一个电视剧«中国式关系»里面,也有一段浓情的诗朗诵。那是在35集,当沈运预感到自己将离开心爱的妻子时,夜不成寐。妻子仿佛与他心意相通,也醒了,来到他身旁,他将一腔柔情融进了那首«灰色的贝雷帽»


~~~聂鲁达«灰色的贝雷帽»~~~


还记得你去年秋天的模样

灰色的贝雷帽 平静的心

晚霞的火焰在你眼里争斗

树叶纷纷坠落 你灵魂的水面


你像蔓生植物 紧缠我的两臂

树叶倾听你缓慢平静的声音

迷惘的篝火将我的渴望燃烧

甜蜜的风信子 在我心头盘绕


我感觉你的眼睛在漫游  秋天已远去

灰色的贝雷帽  

鸟鸣以及房子般的心

我深深的渴望朝那儿迁徙


而我落下的吻 快乐如火炭

船只的天空 山岭的阡陌

还有你眼睛的深处  

燃烧着千万霞光

秋天的枯叶 

在你的心绪里飞翔


想起当年,我为诗狂。

其实,那个岁月里为诗而狂的人实在太多了。记得有一个电影叫«周渔的火车»,里面的主人公就是一个为诗不顾一切文艺女青年。巩俐扮演周渔,梁家辉扮演诗人陈清。


~~~仙湖~~~


为了让你听见

我的话 有时候变得纤细



微风吹起鳝鱼的冰裂

仙湖 陶醉的青瓷

在我手里

柔软的如同你的皮肤


她溢出了我的仙湖

由你完全充满

完全充满


看来,诗是不死的,她比生命更长久。只要有青春,只要有红颜,只要生活还在,诗就在。


再一次

于柔情如海的诗歌里游弋

恍惚中又年轻一次 美丽一次

在鎏金的岁月里

我们永远记得

光影曾与青春交辉

红颜总为诗意痴迷


虽然艺术也一度被腐蚀

但青春永在

容颜依旧

真正的诗之春天

终有一天

等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