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13


有的时候,会觉得人与人之间的感情确实很奇妙。
你会跟不同的人相遇
不同的人又有不同的感情
  可以有友情、爱情、亲情
  也可以会变成陌生人


而林辞于我,会是什么?


电影散场时,还是有许多人偷偷掉泪,只是面容精致的姑娘们依旧骄傲的昂头,我并不好奇她们是否红了眼眶。


成长不是时刻的不花妆,而是那些难堪都能从容掩饰。



毕竟,故事再曲折,还是有宽容的编剧还你一个走失的人会相逢的结局。


只是多少人能一步步循着年少承诺的轨迹,追逐上远去背影。



坦白讲,一个人看完这部青春电影,我终究还是没有落泪。

那场高潮的抗议倒是有趣的很,如果没有林真心,也许徐太宇只能被冤枉;如果没有欧阳,也许林真心充其量也只是一个陪罚的“傻子”。


让人意外而感动的是那场反抗,不仅有林真心和欧阳,还有无数个被压抑太久,奋起高呼的鲜活的可爱的人。

那些可爱的少年少女,每个人都很容易从中看到自己,看到自己曾经的影子,看到那段不管不顾,永远站在同一阵线的时光。



很多聪明都被时光所遗忘,而那些现在想起还啼笑皆非的傻事,却让心越发鲜活。


邻座的夫妻此时只有妻子还呆坐在座位上,男人在电影开场不久接了电话便离开座位,甚至再也没有回来和他的妻子说一声,一部被称作少女时代的电影,妻子大概真的被勾起了往事,只是这时并没有一个温暖的怀抱慰藉失落的那颗心,影院此时已是大亮,红色的座位里独坐的女人还是让我有些不忍。没有犹豫还是笑着提醒,散场了,您该走了。她看向我,瞳孔映着我的样子,二十岁的姑娘,眼神明亮,还有浅浅笑容,然后她尴尬的笑了,眼角有着细纹,点点头。



此时她的手机响了,大抵是她的丈夫,因为她看向手机屏幕的眼神,是我从没有过的人妇的柔和与安定。不再停留,我转身出了放映厅。

起初的微雨已经变成了大雨,而雨幕中,再一次看到了男人,他撑着伞打着电话,往门口方向走来,也许是我眼神太过直接,他抬起头来,鬼使神差的,我笑了一下,我想那位影院里妻子,不管她是否会失落他没有陪她看完全场,但此刻我已经开始理解她当时眼神里的安定与温柔。


摸了摸自己的脸,突然打消了网上打车的想法,没有伞的这个夜晚,拉紧外套带上帽子冲向了雨幕。

一恍,那是不是好几年前的乔喜,陪着期中考砸的郑希,绕着操场雨里跑了好几圈。



我想起来,年少的自己,傻气又勇敢,倒真的比如今的自己有趣多了。

林辞,你知道吗?


少年不知愁滋味,熬过了军训,多少还是黑了点,学校还是宽厚的放了两天假,便带着郑希回家吃妈妈做的糖醋排骨。秋高气爽的天气里,和郑希骑着车,她大概真的有些累坏了,懒洋洋地跟在我后面慢慢骑。我就大声喊:


郑大懒,你要快点追我呀!

然后便飞快地踩着脚踏,口袋里的mp3里唱着

“ 飞扬的青春, 有泪水也有笑声,你我都相信 ,我们曾走过年轻”



不过是父亲曾在收音机里放着怀旧过,我却一下子喜欢上了费翔那温柔的嗓音,音乐有了年代感,青春不会,而此刻郑希奋力骑着车追逐我,自然没了力气喊回来。只是我停下来等到她时,她说:“乔喜,我后悔了,就算你是男孩子我也不要喜欢你了,忒坏。”然后猝不及防的扯掉了我的帽子, 趁我还没反应过来,便加速往前骑去。



远远地传来她的笑声,我也笑了,最开始踏入青春时,我们都懵懂无知,也随心放肆大笑 ,那些小打小闹的恶作剧都无比可爱。





  当然当我在市五中吹响高中生活的号角,准备努力学习大干一场,达成我爸的梦想,继而征服星辰大海时,郑希有些脸红的递给了我一封信。



说实话以我当时的智商和青春萌芽期特有的敏感,我确定那是一封情书,只是以当时我的脑回路和消化能力,我还是有些愕然,头发长了些快遮了眼,摸了把自己的脸,然后接过信挑挑眉,说了一句让郑希不再脸红而是跳脚的话:


“小希,你已经喜欢我喜欢到文艺地送起了情书,其实不用的啦。”



郑希看了我,又看信,再看我,反反复复间,大概在斟酌怎么开口,而我便再补了一句:“我也觉得短发之后的我,很是帅气”


正是这一句,让郑希坚定了直接坦白而不是一再让我把话题带偏。她说“九班的楚北说喜欢我,然后给了我这个,乔乔,你觉得我要回信吗?”说着又红了脸,声音透着忐忑,我看着她紧张的神情,比上次翻墙被抓更甚,这对于我和她都是一次新奇的体验,我作为旁观者是出于好奇,而郑希,一个一贯在他人面前性子柔柔内敛的女孩,在面临爱情到来时,惶恐之余还是有期待的吧,只是那时我并不太懂这些弯弯绕绕。



旁观者的我认为,那也只会是一场小打小闹,事实上,我低估了它。


  当时的我也没有给出非常有建设性的意见,毕竟我经验不足,倒是问了一堆对方人怎么样,怎么认识的诸如此类,而郑希不厌其烦地一一回答后,我又萌生了去一睹真容的想法,我向来心动便行动,拖着郑希去了九班,未曾想她带我去的是高二年级的九班。



面对一直无比亲切熟悉的好朋友刚进学校不久被高年级学长告白的事情,我还是十分沉稳淡定的抓了抓她的手,尽可能酝酿着情绪,装出一副老练又成熟的口吻着说:“女大不中留啊”惹来的只有郑希的一记白眼,我们都没有留意和我们擦肩而过的一群学长里,有一个人看了我一眼还笑了一下。


当然我用社会主义的八荣保证,我还是记恨上了这个叫楚北的学长,怎么能惦记我家小希,还想拐上早恋的林间小道。当然这和之前八荣一样,都是刚上高一政治老师说过的,早恋虽然说不能一竿子打死,说成不归路,但也只是林间小道,而我们太小终将迷失这片森林里,所以同学们勿要踏进去,而在市五中,这片森林还有成群的野兽。


在心底里我是很佩服这个老师的,毕竟他的言论一定程度上给了我们更为柔和的启蒙,过刚易折,而潘多拉效应更是惊人的神奇。


只是此刻的我并不知道,少女心的悸动更加神奇,于郑希于我 ,都没有逃掉。

最后我看到了郑希口中的楚北,印象是有着虎牙的白白的大男生,由于有着学长光环,我便不自觉的把他和我哥以及林辞进行了对比,是的,林辞也是学长。



于是回想,我的哥哥从小看到大,要对比很容易,反倒是林辞,努力回想他的面容,记忆里有了莫名的熟悉感, 倒是把思绪越飞越远,忽略了郑希的反应,我想那时怂恿郑希去见的人,到后来她回的那封信,都是不对的,可是当时的我们,不知是错,何况还是要学着为选择负责。



后来的第一次期中考,郑希考砸了,多砸呢,无论高考改革多少次,市五中还是雷打不动地延续着大考按年级名次红榜排开,到500名止。


我虽顽劣些,还是十分用功的,那次还在红榜前五十,而郑希的名字我一路找下去,在第五张的中间才看到,名词不言而喻。那天下着大雨,等我看完名次进教室时,头发还是湿了些,正准备安慰郑希,只是让我错愕的是,楚北也在,郑希见了我,便拽着我的手冲了出去。


那天,我们淋了一场雨,纪念结束作为别样青春敲门砖的第一份朦胧恋情,见证者的我和当事人郑希都感冒了。


我的感冒很快就好了,郑希也是。


那时我想,也许所谓爱情就像冲动地淋一场雨,酣畅淋漓后总是要让人病一病痛一痛的。



  所以我没有问她爱情开始和结束的具体过程,更不会问她为什么名词一落千丈,我还是相信,我的好友不会一战就倒下。


只是这一役,加深了我对林间小路论断的认识,同时,也越发好奇起了林辞。



因为哥哥的相册里,也有他。

而同样的背景下,还有更小的我。

这便是那莫名熟悉感存在的证据。



而我曾以为林辞是寻而不得的人,后来才明白,我们是于彼此都是命定要相遇的。




命运,谁逃得掉。




我是乔喜,故事还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