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童遥指杏花村”的诗句,把人带入了杏花春雨一个粉白纯洁之境里,古朴自然的小村,石路弯弯,石阶染绿,层层地消失成一个点,又转着去了那头,朦朦胧胧的白色的光影一道道,又一片片地幻化出有形无形之意。


村头那青花衣袂的妹子和青花的头饰格外显眼,小河里的白鹅浮绿水,杏花依白石,伴溪水,映山林,映着红瓦白墙,小村,杏花村沉浸在一片花色,静谧之中。


杏花或在路旁,或在山野、小河边,或在房前屋后,院落墙角里,杏花开时,却是别有的风景,杏枝像迎客似的伸着长长的胳膊,无数的花骨朵散发着张力,洁白如玉的花朵簇拥着争先开放,宛如山野里落满了皑皑白雪。


油亮的花萼呈着紫红色,有力地托抱着花瓣,花蕊细密妩媚有姿,丝丝排列有致,顶着花药点点,如妙音轻语,浅韵柔情,似微笑着,而山里的人们也在凝神静观后欣然赞道:

”骨朵是红的,花瓣却是白的!妙呀”!


这个鲁中深山里的小村,就叫杏花村。村中的山山谷谷,沟沟坡坡,溪流,名子美而雅,平实朴素,比如杏花峪,杏花谷,杏花沟,杏花溪等等,就连人的名子,也于杏花树紧密相联。


例如杏林,杏园,杏花,杏枝,金杏,银杏等等,人们自然地与杏树融在一起,村子在杏树里,杏树围着村子,围着山野峪岭,围着溪流,围着赭色的土地,祖祖辈辈于杏花开时开始新春的耕耘,于杏花白时,涌起美好地向往,杏花村,悠悠之山村,转身入杏花,回眸曲水映带左右,晨色鸡鹅欢,鸟鸣山更幽,暮光云霞绿林,渐渐地进入梦乡 ……


其实,这个幽美的深山里的小山村在1942年的杏花开时,却是不同寻常的。随着日军对整个鲁中地区的大扫荡,为避其锋芒,分散活动,杏花村以其偏僻,隐密性,山势陡峭的天然条件,就成了我军某部安置伤病员的地方。


这天,大批的日军扫荡进犯,留守的一位鲁中军区某部副团长,一位地方区委组识科长及几十名伤病员,进行了顽强的阻击,经过两天一夜的激战,击退了日军一次又一次的进攻。


最后弹尽粮绝,我方大部分战死,活着的同志宁死不屈,以石头做武器拼着,在日军攻上山头时,有的与敌人同归于尽,有的纵身跳入万丈悬崖。


这种誓死抗击来犯之敌的大无畏英雄气概,泣鬼神,震山河,撼心灵,使敌人心惊胆寒,谱写了人类战争史上极为惨烈的一幕,亦是中华民族奋起打击侵略者的光辉的史篇。


那天飞机扔下的炸弹炸坏了许多的杏树,杏花纷纷扬扬洒满了山野,子弹飞着穿过杏花枝,无数的花朵残缺不全。烈士的鲜血在青灰色的石板上流淌着,上边飘着洁白的花瓣,渐渐的,杏花被染红了。


大大小小的历史事件就这样发生了。而一部近代历史承裁着鲁中人民和中华民族从屈辱到振兴的奋斗历程,发人深思,令人惊叹!多少感慨和荣辱。


不是么?从鸦片战争,甲午战争,民国初的军阀混战,八年抗战,解放战争......苦难的华夏大地腥风血雨,而英勇的人民为了民族的独立解放事业,抛头颅,洒热血,前赴后继,艰苦奋斗,不屈不挠,杀出重围,杀出血路,冲破黎明前的黑暗,最终迎来金色的曙光.....


于是,中华大地迎来了春天,百花怒放,争奇斗艳。而杏花却在初春早早的绚烂于山野,尤其鲁中深山里的一个小山村一一杏花村,杏花开,杏花白,此刻在一片圣洁的色彩里。


你看,时值早春,在杏花洁白的映衬下,杏花村层叠的梯田上,山里的人们正翻着新土,准备着谷子、高梁、地瓜,土豆的种植。


当撅头下地扬起的细土洒满鞋面和裤管时,他们干脆脱掉鞋子,双脚踩着散发着清香的松软的新土,在阳光的照耀下,土地的温暖和微凉的触感传递着快意。


一阵山风吹拂,杏花下雪似的飞扬过来,飘洒在赭色的土地上,在土层的凹凸的瞬间里眨着眼睛,然后被埋进土里,于是生命和灵魂以新的形式升华延续。诚如诗中所说: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又说:碾作尘土香如故。


你再看:洁白的花瓣中透着微微的红,轻洇轻染,宛如天边飘来的几丝云彩,而含苞待放的骨朵,朵朵胭脂红,渐展渐开的花,如浅笑心语,轻触着久远的记忆一一那些曾经的痛,因了盛开而模糊,因了盛开而展望美好。


是的,新花满枝,一串串杏蕾初绽,在金色的阳光下竞相开放,如雪似霞,若无声之乐,无言之诗,形象之画,带来了一份精致,带来了色彩的变化,带来了好的心情。


看着杏花,想着杏花,古诗云:


道白非真白,

言红不若红,

请君红白外,

别眼看天工。


一抹白色是其温婉的展现,亦是于人美好清爽的感觉,鲜艳不落风俗,妖娆明丽不失优雅,把自己美的时光开在早春里,用最温柔的心陪伴着人们。


这是春的白衣天使,给人们带来春的信息,给人们以憧憬,追思,感动,快乐和吉祥。

杏花开,杏花白,在春天里,在人们的眼里,心里和梦里......


图文/汉晋斋


作者其它作品


杨峪赏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