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了蝉鸣时节,一年四季最为期待的佳节。只因这个季节盛产水果。岭南的水果族里,有我最为嗜好的荔枝、芒果、龙眼等。

  品尝美食之际, 我通过画笔,将每一颗晶莹剔透、垂涎欲滴的佳果,留在画面上。水果是画家极其喜爱的题材,色彩丰富,形态可掬。在我的表达里面,埋藏着许多甜蜜而辛酸的回忆。

  在所有时令水果中荔枝是我的最爱。画荔枝的时候,我想起了第一次品尝美味荔枝的情景,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教导我写作的恩师肖卓光先生从家乡探亲回来,送给我一个鼓鼓的信封。

  我打开看到的是两颗鲜红的荔枝。老师告诉我,这是东莞著名的糯米糍荔枝,很珍贵的,因产量有限,故送我不多。这份真情和美味记忆犹新。糯荔肉厚核小,汁多而甜,对荔枝的钟情从那时开始了,只是,因家境贫困,饱尝荔枝的美梦,直至多年后才达成。

  同样,画芒果的时候,想起了小时候的馋样,可怜又好笑。每次品尝芒果,吃完果肉,果皮也不舍得扔掉,把附在果皮上的肉汁舔得干干净净,果核更是在口里啃个不停,直至把果核啃得雪白为止,为的就是留恋果香的味道。

  和吃芒果一样,吃香蕉和大蕉时,果皮也同样视为珍宝,把那层外在的黄衣撕掉,吃里面白色的内膜。

  画龙眼的时候,勾起了那段酸楚的往事。当年母亲在影院当服务员,那时电影很吃香,白天晚上场次不断。小学放学后,我便会跑进影院里帮母亲扫地搞卫生。

  龙眼盛产,是我赚外快之时。影院观众席是斜坡设计的,母亲在扫地的时候,观众留下的圆圆的龙眼核骨溜骨溜地往下滚,而我开心得如同小鸟一般,欢快地闻着空间飘荡着的淡淡果香,在座椅前排的空隙里,如同接纳金元宝一般,把每一颗黑不溜秋的龙眼核装进袋子,回家洗净晒干,卖给收废站,换来当时视作可观的零用钱。

  即使画画和现在写作的时候,我都会因那段辛酸的童年往事流下热泪。但更多的是,我感到欣慰。正因为经历过贫穷和艰难,即使今天我可以承蒙上苍的恩赐,过上优裕的生活,但仍珍视每一分每一毫,餐桌上的食物从不轻易浪费。这种节俭的美德,归功于小时候的经历。

  这个盛夏,因为佳果留影,忘记了炎热,忘记了烦恼,忆起了旧事,收获了满满一腔美好的情怀。韶华已逝,往事如烟,记忆中的果香依旧如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