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最新文章

说起闻一多先生,一定知道那首歌《七子之歌》。也许更多的人会唱,但不知道是由闻一多先生的诗写的歌。在翠湖西边有一条狭窄的巷子里,挂着闻先生的画、诗、书法以及个人简介。

闻一多先生在那该死的枪声后永远留在昆明了,与西南联大的旧址一起,成为不变的永恒!在西南联大旧址重新站起来的云南师大,与其他大学一样只有仰慕的份,没有超越的勇气和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