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11

    
如果时间能够倒流,那或许曾经的一切便没那么珍贵。又或许一路走过的路经历的人生更显难得,因为它还是走上了同样的轨迹。


  作为一名九五后,不得不直面自己的二十岁,在二线城市的普通大学,挣扎在选择考研还是多花时间积累职业技能,总之,成长是无比残酷的,越到后面,你得接受越多的落差,无可避免又无可厚非。


朋友圈看过一席话:

变老大概就是一种对自己的放弃。不断放弃自尊,变得面目全非,却毫无愧色,仍能自圆其说。渐渐漫溢出边界,直至失去了人本应当有的轮廓。

这里说的是变老,可又何尝不是大部分人庸碌的证明。佛说千人千面,在我看来,万人一心而已,一颗外表仍然鲜活,里子苍老不堪的心。
青春电影强势回归的这几年,我也吃了不少豆瓣安利,从激起内地市场一片涟漪由九把刀原著改编的《那些年》到去年大热的《我的少女时代》。本着我还是一个藏着有趣灵魂的少女的自我觉悟,以及微博预告片的煽动,在一个下着微雨的夜晚,化着漂漂亮亮的妆一个人杀进了学校附近的影院。



出乎意料的像我这样的学生并不多,反倒是那些衣着妆容更精致的姐姐们带着她们的骑士占领了影院,取票时前面是一对三十多岁的夫妻,穿的有些随意,男人懒散的站在一旁等着妻子取票,妻子看起来很高兴,取票的动作在我看来有些雀跃,只是男人无心关注这些,眼神有些飘忽,但顺着他的看的方向,我还是看到了一个穿的有些清凉的高挑美女,美女并非一个人,不一会一个西装男便拿着爆米花可乐走向女子,我隐约看到女子皱了皱眉,太远也不知道真假,不过后来他们便相携离开。



便许多年前那个被人遗落的“少女时代”大概真的已离太多人远去,让这部电影更加卖座。

电影开场前5分钟我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大概是太过巧合,借着荧幕的光线,我的邻座还是那对夫妻。没有分神想太多,电影开始了:

回忆开始前,林真心苦逼地加完班,孤零零地逛着超市,从自以为的美好幻想中醒来。

“原来长大以后,你可能只会做一份不怎么样的工作,谈一场不怎么样的感情,将就着过一段不怎么样的生活”


  


我不知道这样的场景会让多少大城市的“流浪客”愕然。也许真的像电影里面说的:十八岁的我,如果在街上偶然遇到这个女人,一定也会和他们一样,毫不留情的嘲笑她。

事实上,镜子里只有那个狼狈不堪、困惑呆滞的自己。甚至,连我们自己都不再喜欢那样的自己。

“长大之后的我们,为了生存,会变得世故,容易妥协,甚至变得都不认识自己是谁。

偶尔,你是不是会怀念当时那个单纯,勇敢作梦的自己呢?

那个你,现在还在身体里吗?

而那些生命中很重要的人,你都还记得吗?”


仿佛时光倒流,重新靠近了那段兵荒马乱的青春。



  十五岁那年的我凭着中考市前二十的成绩考入市五中,如果一切按部就班,我大概能考上浙大,让父母如愿以偿,浙大是父亲半生遗憾,如今全数寄托在我的身上,倒没什么抗拒,毕竟我向来是个非典型学霸,青葱年华,不知烦恼,当然,我给了前提,一切按部就班。


开学那天我剪了个短发,学校不算太远,索性拐了哥哥的死飞,背着书包带上妈妈给的银行卡,那天天气很好,夏天还没有过去,我骑着车穿过那些巷道,有一些商贩在路旁无精打采地看着移动碟片器上的三国演义,我眼神不算好,只是听到了一句滚滚长江东逝水,路上行人并不多,车加速时耳旁风声也疾了,衣衫翻飞起来时,已经看到向我招手的郑希,她家就住在这里,应该有十几年的旧公寓,我曾问过拆迁改造的事,不过是从我爸妈处听来便迫不及待和好友说,也是太年少,不曾留意到她的窘迫。

想来多伤少女的心也不能装不知,只是一根刺埋在心里这些年,她还是在我身边做我最好的朋友。友谊又简单又费解。

  

见了短发的我,她还是十分吃惊的,震惊过后给出了颇为有趣的评价,许是初三的暑假她宅着看了很多书,也可能那句话就该那个时候说,有些话没说出口和有些事没有行动是一样的 ,都会成为人生的一场错过,然后慢慢遗忘。


多难得,郑希说:乔家少年,一遇终身误。
说完我们都笑了,那晚我在博客里写:就在这样明媚的天气里,郑希等到了没有五彩祥云的意中人,假少年乔喜,开始了轰轰烈烈的高中生涯。


只是后来我才真正明白郑希那话的深意 ,也是把一切按部就班前提推翻的存在,林辞遇见了我。
  我常常想,时光倒流回去,我明知后来发生的一切故事,最开始那个有选择的我会不会回头。

然后我和林辞的生活依旧平行,只是我想了很多,千百遍想过,也只是把初遇那天磨的越发深刻。

我开学便一翻成名,本着对吃的无限爱好,军训期间快要闷坏的我,还是带上了郑希在一个晚上翻墙出去一家川火锅店,大概是那会饿惨了,又或者它的味道太好,我体会到了上瘾,也可以说翻墙上瘾,军训半个月,我已经轻车熟路,而开始有些胆怯的郑希也勇敢了许多,只是在以管理严格尖子生魔鬼学习为突出特点的市五中,我们被逮到,十分正常。那是一次惊险的逃亡和沉重的被捕。

那晚当我和郑希翻墙回来时,原本被大树遮去路灯灯光的角落突然亮起来,学校保卫处的大叔和老师提着手电在下面蹲守,而我被我爸从小调教的很机灵,很快跑开,只是在我身后的郑希就没那么幸运,她紧张害怕间摔了跤,很快被抓住,无可奈何我只能返回去。


  

跑向她时我很担心,以至于学生卡掉了也不自知。当然也不知道躺在草丛的卡在清晨被另一双手拾起。

看着眼睛红脸更红的郑希,我 揽下了所有事,当时班主任赶来时,摸了摸谢顶的头,又抬了抬眼镜,十分无奈的看了我一眼,而四十多岁的他还是帮我说话了,念在我刚进校,又是重点培养对象,最后也只是通报批评,并没有记大过。再后来得知那一次的抓人是因为学长逃课上网,我也没有愤慨,只是感恩班主任的用心良苦,只是终究我还是让他失望了。终究人生并不会被一时的觉悟所逆转,而时光倒流重来一次,平添了更多悔恨。


而第二天我翻墙学霸的名声也远扬了,不乏有人路过A班停留,看我一眼,我不以为意,只是没想到林辞的出现,他把我叫出去时,我有些怔愣,他说了一句:你是乔喜,不太像啊。


这是要亲眼目睹新闻当事人的风采吗?我还是忍不住腹诽了。


只是还是答着: 我是乔喜,如假找我爸妈换。


林辞笑了,递过了我的学生卡,上面的姑娘长发,笑意浅浅,是暑假拍的身份证照,和眼前的假小子,确实不太一样 。

我摸了摸耳边的碎发,对林辞笑了一下。



  

我现在知道,我还是回头了。时光倒流,我还是心甘情愿回头了。

因为有些人,尽管结局再悲伤,千万次重来的时光里,还是想要一个出现在对方生命里的开始。

我是乔喜,我的故事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