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03

与世隔绝的大山中,神秘的藏羌古寨,神奇的西夏后代,雄伟的山峰高如云天,秀丽而多变的高山海子一个接着一个,好像山神的珠琏般让人情不自禁。

四川省甘孜州泸定县岚安乡离泸定县城仅20多公里,却被列为泸定县最偏远的山乡。该乡为羌藏混居,以羌族为主,却是泸定县唯一的藏族乡。1387年(洪武二十年),在岚安(古岩州)设立茶马互市市场,为我国西南通往四川甘孜和西藏
的“丝绸之路”上的一站。红军长征时期在岚安乡建立过苏维埃政权,至今仍保留着红四方军长征时红军司令部和苏维埃政权的旧址、红军留下的标语和漫画等。神秘的人骨墙让人倍感肃穆。
山寨海拔仅2400米,而乡内山峰多在4000米以上。莽莽原始森林古木参天,直径1米以上的巨木随处可见,松萝随风起舞如轻纱漫天。高山杜鹃分布极广种类繁多,每到杜鹃花开的季节漫山遍野花的海洋。国庆前后正是苹果成熟的季节,山寨中遍植的苹果树上结满紫红的果实,阵阵果香迎面而来。
大概由于地理的关系以及山寨的特殊性,岚安乡还处于“养在深闺人未识”的状态,绝少有外人光顾。2000年五一期间,一个偶然的机会,岚安乡迎来了她的第一批游客,她的神秘与美丽才逐步为世人所晓。
今年10月1日—10月5日岚安乡将举办西夏文化节,古西夏国的民俗传统将揭开她神秘的面纱展现在在世人面前。

1935年5月,北上抗日的红军向天险大渡河挺进。大渡河水流湍急,两岸都是高山峻岭,只有一座铁索桥可以通过。这座铁索桥,就是红军北上必须夺取的泸定桥。

  国民党反动派早就派了两个团防守泸定桥,阻拦红军北上;后来又调了两个旅赶去增援,妄想把我红军消灭在桥头上。我军早就看穿了敌人的诡计。28日早上,红四团接到上级命令:“29日早晨夺下泸定桥!”时间只剩下20多个小时了,红四团离泸定桥还有240里。敌人的两个旅援兵正在对岸向泸定桥行进。抢在敌人前头,是我军战胜敌人的关键。
  红四团翻山越岭,沿路击溃了好几股阻击的敌人,到晚上7点钟,离泸定桥还有110里。战士们一整天没顾得上吃饭。天又下起雨来,把他们都淋透了。战胜敌人的决心使他们忘记了饥饿和疲劳。在漆黑的夜里,他们冒着雨,踩着泥水继续前进。
  忽然对岸出现了无数火把,像一条长蛇向泸定桥的方向奔去,分明是敌人的增援部队。红四团的战士索性也点起火把,照亮了道路跟对岸的敌人赛跑。敌人看到了这边的火把,扯着嗓子喊:“你们是哪个部分的?”我们的战士高声答话:“是碰上红军撤下来的。”对岸的敌人并不疑心。两支军队像两条火龙,隔着大渡河走了二三十里。雨越下越猛,像瓢泼一样,把两岸的火把都浇灭了。对岸的敌人不能再走,只好停下来宿营。红四团仍旧摸黑冒雨前进,终于在29日清晨赶到了泸定桥,把增援的两个旅的敌人抛在后面了。
  泸定桥离水面有好几丈高,是由13根铁链组成的:两边各有两根,算是桥栏;底下并排9根,铺上木板,就是桥面。人走在桥上摇摇晃晃,就像荡秋千似的。现在连木板也被敌人抽掉了,只剩下铁链。向桥下一看,真叫人心惊胆寒,红褐色的河水像瀑布一样,从上游的山峡里直泻下来,撞击在岩石上,溅起一丈多高的浪花,涛声震耳欲聋。桥对岸的泸定桥背靠着山,西门正对着桥头。守城的两个团的敌人早已在城墙和山坡上筑好工事,凭着天险,疯狂地向红军喊叫:“来吧,看你们飞过来吧!”
  红四团马上发起总攻。团长和政委亲自站在桥头上指挥战斗。号手们吹起冲锋号,所有武器一齐开火,枪炮声,喊杀声,霎时间震动山谷。二连担任突击队,22位英雄拿着短枪,背着马刀,带着手榴弹,冒着敌人密集的枪弹,攀着铁链向对岸冲去。跟在他们后面的是三连,战士们除了武器,每人带一块木板,一边前进一边铺桥。
  突击队刚刚冲到对岸,敌人就放起火来,桥头立刻被大火包围了。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传来了团长和政委的喊声:“同志们!为了党的事业,为了最后的胜利,冲呀!”英雄们听到党的号召,更加奋不顾身,都箭一般地穿过熊熊大火,冲进城去,和城里的敌人展开了激烈的搏斗。激战了两个小时,守城的敌人被消灭了大半,其余的都狼狈地逃跑了。
  红四团英勇地夺下了泸定桥,取得了长征中的又一次决定性的胜利。红军的主力渡过了天险大渡河,浩浩荡荡地奔赴抗日的最前线。

初到泸定的人都会不由自主地发出赞叹:干净的街道、精美的建筑、熙攘的人群……最让人羡慕的,是穿城而过的大渡河,推开窗户,河水就从面前奔流而过。这里的人们对于桥,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感情。

泸定桥通行功能渐被取代当地人告诉我们,在解放前大渡河就像一条分界线将汉族和藏族、彝族等少数民族划为两边,河东是汉人的居住区,河西则是少数民族的聚居地。而在当时,附近百里以内的人如果想要渡河只有两种选择,一是寻找渡口坐船过河;二是通过泸定桥过河,而当需要渡河的人或物过多时,泸定桥就成为了唯一的选择。

从泸定桥建成以来,“三年一小修、五年一大修”逐渐成了一种习惯。小修主要检查桥的木板是不是有破损,有就得及时更换;大修则是对整个桥身包括桥亭进行彻底检修

为了方便大渡河两岸居民的往来,泸定县于1992年在泸定桥南侧一公里处修建了一座现代化的混凝土大桥——“城南大桥”,成了两岸居民往来的重要通道。

这是一幅天然形成的、惟妙惟肖的五龙戏珠图。您看,盆地象一大天池,四面五条山峦,状似五条巨龙,从五个方面向天池中一块凸起的形似珠宝的圆形台地围去,这不就是一幅五龙戏珠图吗?相传,此地乃五龙栖居之地,五条巨龙经常在此嘻戏,羌人深受其害,于是开坛祭天,祈求神灵相助。神仙被羌人的虔诚所感动,遂用穹笼高碉镇住这五条巨龙,桀骜不驯的巨龙被穹笼高碉镇住之后,力图掀翻高碉,身体迅速膨胀,眼看高碉即将被巨龙掀翻,仙人急挥舞神兵将巨龙脊背砍成三截,巨龙脊背一断,顿时化作五条蜿蜒山梁(请看,至今每道山梁仍留有三道刀削之痕);龙珠则化作一浑圆土丘,雄据于这片平川之上,傲视沧海桑田、世象变迁,自此形成了眼前这一独特很有观赏价值的地形地貌。

风停了,云像一位亭亭玉立的公主飘在天空中,伴着人们的赞叹声,伴着小鸟青翠的歌声,跳起的优美动人舞蹈。

刺绣,深宅里的女子抒情,一针一线的温柔倾诉。空白的织物被赋予灵感,思想的纯度融进无声的诗行,浪漫山水是灵魂深处绽放的花。丰富而美好的想象点缀了单调的生活,构筑出梦里江山与诗意年华。我惊诧眼前的精致和雅韵,并无意去打探刺绣背后的故事,而流淌的岁月,是否还继续于日出日落的精耕细作?我也无需解释刺绣为何是女子心灵的涟漪,那眉宇间的一抹娇羞,已使绣料上的春光四溢。

对于刺绣这个特定名称,我的思绪,潜意识地飘进了在唐风宋雨里:烟雨江南,小桥、流水、人家,伴着春暖花开,在那穿竹石栏边,一个妙龄女子,翩若惊鸿,婉若游龙,娴静时,犹如花照水,一个人独坐在古朴清幽的宅院里,计上心思,轻挑慢捻地细描着针线,一针一线来回穿梭。

烟花烟花漫天飞,我为谁妩媚?不过是醉眼看花,花也醉。流沙流沙漫天飞,我为谁憔悴?不过是缘来缘散,缘如水。

岚安是一个典型的山区古镇,大家请看,岚安的地形非常独特,四面环山,周围山峦起伏,怀抱一片小平川,这里居住着3000余名村民,其中,藏民族占了97%,一色的土木结构瓦房、碉楼,古朴别致,在远山掩映下,浓郁的藏寨民风和乡土田园气息扑面而来,大家是否觉得恍若进入了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呢?这里我要提醒大家,到时不要忘了归途哟,特别是先生们。

这是岚安儿女对世界的呼唤,对人生的追求

这里的小孩天真无邪,淳朴实在

泸定的另一处旅游胜地——岚安古镇,一处古朴的民俗和红军长征历史遗迹共存的地方。岚安是一个典型的山区古镇,岚安的地形非常独特,四面环山,周围山峦起伏,怀抱一片小平川,这里居住着3000余名村民,其中,藏民族占了97%,一色的土木结构瓦房、碉楼,古朴别致,在远山掩映下,浓郁的藏寨民风和乡土田园气息扑面而来。红军长征时飞度大渡河在这里建立了康区第一个红色苏维埃政权,所以这里也是甘孜州的革命老区。

10月11日,国家文物局长征文物保护调研组一行专程前往岚安古镇,走访了区苏维埃政府旧址、红军医院、岚安乡革命传统教育陈列室等场所。如今人们能从区苏维埃政府旧址、红军医院旧址和众多标语、口号、红军遣物中体味到当年革命先烈在这里进行的如火如荼的革命斗争和英雄事迹,1985年,岚安被批准为甘孜州的革命老区。“五龙戏珠天池海、素湖异花马噶山、七山云海与冰川、怪树群碉西夏源、一条古道通西方、遍地古迹与石棺、瀑布奇景醉神仙、红军鲜血染岚安”。

被当地人称为“岚安迎宾大道”的路。







被誉为:“岚安大酒店”的厨师正在做饭。





大渡河边的居民。





红军标语。




红军医院旧址。





红军长征在泸定。





岚安百姓种植的核桃作物。





岚安古朴加现代相结合的房子。





岚安景色。








岚安乡红色苏维埃政府旧址。



岚安乡红色苏维埃政府旧址。




岚安石头房子。




岚安土家菜。



岚安中心小学校。



这里的冬虫夏草是对人体非常好的一种补药

冬虫夏草的形成,通俗的说就是虫草蝙蝠蛾在土壤中产卵,孵化为幼虫之后,冬虫夏草菌种侵入幼虫体内,吸收幼虫体内的营养,并在幼虫体内不断繁殖,致使幼虫体内充满菌丝,在来年的5-7月,从幼虫头部长出黄或浅褐色的菌座,生长后冒出地面呈草梗状,就形成我们平时见到的冬虫夏草。

从中医上看,冬虫夏草归肺、肾二经。有补肺益肾的作用,可以补肾虚、止咳润肺、提高免疫力,我们都是吃着冬虫夏草长大的,我外公现在快70岁了,还能进山挖虫草,可以说这完全归功于冬虫夏草!


然而,不同产地的虫草营养价值大不同。产地越高、产期越晚,营养价值越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