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么

站在风口

等你

如果不是那么情愿

就让风吹你过来

或者

吹我过去

反正

我们必须相遇

反正

我们必须相见

反正

我们必须相恋

反正

我们必须相伴



隔着一程山水,

你是我不能回去的原乡,

与我坐望于光阴的两岸。

彼处紫苏盛开,

绚烂满天。

你笑得清浅从容,

而我却仍在这里守望,

花飞如雨。



起身,

然后落座。

知道,

与你的缘分,

也就是这一杯酒。



八月的天空泼满青釉,

你瓷青的衣襟在风中飘拂。

阳光遍地,

你信手拾起一枚,

放进我手心。

说:"我爱你。"

谁成想,

三字成谶,

我被你一语中的。

从此,

披枷带锁,

望眼欲穿。



若时光可以下注,

我已押上一切筹码,

只待你开出

一幅九天十地的牌九,

示我以最终的输赢。



摊开手掌,

阳光菲薄,

一如你的许诺,

却不曾料到,

岁月将你的微笑

做成了伏笔,

疾书一行:

"相忘于江湖"。



朱砂如血,

触目惊心,

"相忘于江湖",

忘,谈何容易?

你已是我一生的水源,

润我干涸的视线,

柔我冷硬的心痂,

忘记你,

不如忘记我自己。

举目四顾,

偌大的草原只我一人,

空对着一壶苦咧的酒,

一根未烬的烟。



你抬手落寞,

转折勾挑出这一行字,

我一腔痴情,

却只是你笔下短短的一行:

"相忘于江湖"。



回忆若能下酒,

往事便是一场宿醉。

醒来时,

天色微亮,

清风泠冽,

我已知你心意,

无需 

言语。

我必

与你

相忘江湖。



你和我,都是

天空飘洒着的一片雪花。

不告诉你,

我会落在何处,

也不预约,

在何处重逢,

你在,

我也在,

即使飘零,

也是一种诺言。



摄影:冰冰、秦杰、赵欣然、项春林

编辑:冰冰

出镜:木拉提、项春林、阿豪。

原创作品,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商用,若有需要请联系本文作者。

伊犁三头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出品



伊犁昭苏,天马的故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