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走了。

抛下孤独的我,她独自去那传说中的天堂,寻找沒有烦恼,沒有病痛的伊甸园。

回想陪伴她走过最后四个月的路程,步步惊心,不忍回首,而发生的故事,令我耿耿于怀,沒齿难忘。
去年十二月初,妻告诉我肝区疼痛,乍听,不祥之兆盘旋脑海,第六感怀疑那坏东西又来侵袭,装过支架的心脏隐隐作痛。
立马辞退工作,陪妻上中山医院,肿瘤医院来来回回的检查,心中默默祈祷上苍,怜悯怜悯不幸的人儿。可是,最后的期望破灭了,拿到病例报告,走出医院大门,看到妻眼角挂上泪花,我的心被撕碎了,强忍着宽慰她:“咱们卖房治病吧!”妻却平静地说:“别折腾了,这是个无底洞,癌细胞转移沒治了,让我痛苦地活着,到头又落得人财两空,赔本买卖不划算。”谆谆话语,发自肺腑,让人动容。面对无常的生命,妻是坚强的。
白天,每周二次上医院打基泰针,是为增强免疫。其余,四目相注,无语。夜阑人静,在妻轻轻的呻吟中,迷迷糊糊睡去,半夜醒来,又见妻在呕吐,目睹此状,心似万箭穿,望着妻无助的目光,尤如瞥见生命的火焰在慢慢熄灭,而我却无力襄助。此时,我真正领会了什么叫生不如死的涵义,血肉之躯难抵病魔的摧残,面对无常的生命,妻是坚强的。
妻说:要坐一次邮轮,去看看大海。我犹豫着,担心她的身体,能否经得起路途的颠簸。妻的朋友小俞,精心策划组织妻的几位知心小姐妹,在皇朝酒店碰面,那晚,妻回来很晚,情绪高昂。谁知,沒过两天,情转直下,妻感觉四肢无力,连走路都十分吃力,而且胃口突减,不能饮食,只能靠藕粉度日。妻遗憾地说:“小气鬼,我的希望要落空了。”一个大男人,连妻的最后期望都未能满足,让我无地自容。事到如此,只能为妻在社区医院申请家庭病床,上门打针一次,服务费80元。万般无奈,妻只能每天整日整日躺在床上度日,苦闷之时,与朋友家人打电话闲聊。
有次,我从微信转发《朋友别哭》那首歌,妻听了一遍又一遍,歌声触着了她敏感柔软之处,只见她用纸巾试眼泪,也是我见到的唯有二次流泪。更多的时候,常常翻看襁褓中小孙孙的视频,看着看着,嘴角露出难得的笑容。面对无常的生命,妻是坚强的。

 不久,出乎我的意料,妻做出了一个大胆举措,毅然决然让儿子陪同到居委红十字填写了捐献角膜登记表,妻说:“经过深思熟虑,献上一份爱心,为需要的人送去一点光明”。成为本市2017年,捐献角膜第一人。真是巾帼不让须眉,一个默默无闻的柔弱女子,内心的小宇宙爆发出这么大的正能量,让人刮目相看。市红十字会为妻颁发了登记证书,虽说不是一枚耀眼的勋章,却是妻人生人道主义、博爱精神的闪现,一座大爱无疆的里程碑。面对生命的无常,妻是坚强的。

 时间无情的流逝,病魔一天天猖獗。春节前夕,妻已基本不进食,只能将她送进顺昌老年护理院临终关怀的舒缓病房,依靠补液维持生命。一对多的护工费,每天需支出80元,这是一笔不菲的开支,为了减少妻的痛苦,我必须这么做,面对全民跑步向钱进的社会,回忆起清贫毛时代的不少好处。

 每天坐在病床前,面对瘦弱不堪,石雕般躺在病床的妻,伊然成为她生命最后路程的守护神。阵阵的疼痛不时侵袭,以及难以言语的折磨,妻总是咬牙不吭声,我痛苦地对她说:“要是难受,就叫几声吧!”妻才吱吱唔唔轻哼几声。妻的坚强性格,连病人家属、护士、护工都悄悄对我说,你的妻子扛得起苦,可惜太年轻了。生命的尽头,妻无神的双眼盯着天花板,在臆想中喃喃自语,卷舌的发音,十有八九听不懂,最痛苦的是,无法知道妻的述求,面对无常的生命,妻是坚强的。

 一个活生生的人,被病魔折磨成这样,于心难忍,心酸的时候,就在护理院的过道彳亍徘徊,不知不觉,泪水夺眶而出。

4月2日晨,护工小张对我说:“昨晚,你老婆叫了一夜你的名字。还不停地问,小张阿姨,我老公到哪里去了?怎么还沒来?”听完小张的叙述,我的心似纸片那般,被一条一条撕碎,止不住的泪水哗哗流,用纸巾试了擦,擦了又试,双眸如同一条流不尽的小溪。
到了病床前,妻一睁眼就问:“你什么时候来的?”过了一会睁眼又问,如此循环往复三四次,弥留之际,思绪开始混乱,但心中还惦记我这个亲人。在妻生命的最后几天里,我担惊受怕,度日如年,那日子过得如同在火上烤,油里煎。我知道,自已虽然是最底层的公民,沒有富裕的物质,让妻受了不少苦,但我是有责任有担当的男人,大义挑肩,定会陪妻在苦难面前走到底。

 唐僧取经只有八十一难,而凡人短短一生,为什么会有那么多无边的苦难?我问天,天无语,我问地,地无声,我问佛,佛也无解。旧的过去了,新的又重来,周而复始,无穷苦难的磨砺,才会产生伟大的文字,才会有百折不挠,百炼成钢的成语。

种种,种种。面对惨烈的场面,我的心在泣血,忍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到我那天过奈何桥时,定要喝它三大碗孟婆汤,将人间悲苦的记忆全抹去。
二O一七年四月四日晨六时O分,一颗平凡的心停止了跳动,她平静地走完了人生五十七个春夏秋冬,来兮去兮,一个小人物的朴素情怀,同样高山仰止。她闪烁着人性的光芒,将无疆的博爱精神延续人间,奏响生命的绝唱!
呜呼哀哉,斯人己去,苦命可怜的妻,这回你总算彻底解脱了,却给孤独无助的我,留下无边的苦思。是的,你累了,该休息了。从今往后,再也听不到你的笑声、怨声、责备声、嘀咕声,看不到你喜怒哀乐的表情,只能在回忆的影子里,去捕捉去想象去幻觉,痛苦的是,声声不能入耳。

别了!亲爱的,安息吧。

谨此悼文,追思爱妻远行,愿在天之灵,读懂人间痛彻心扉。

2017年4月4日夫泣於守灵之日

又:至此,对妻患病期间,给予关切慰问的亲朋好友,同事同志,在此一並感谢,不在一一繁述。见谅!



下图是红十字医务人员在摘取角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