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崔一兵

特别鸣谢:尼泊尔石锐康先生的精彩导游!

爱上尼泊尔

——2015年尼泊尔大地震后的随想
尼泊尔位于喜马拉雅山脉南麓,北部靠近我国西藏地区,其余三面与印度接壤,密布着地球上14座海拔8000米以上的高峰中的八座。但其首都加德满都河谷的海拔只有1350米,南部地区海拔最低处仅70米,极大的海拔落差,这在世界上绝对找不出第二个国家来。

  佛教圣地尼泊尔即使在首都加德满都也很难看到宽阔的马路、高耸的大厦和靓丽的豪车,但谁也无法否认她是幸福指数最高的国家之一。从人们永远挂在脸上纯净、慈祥的笑容,就可以看出尼泊尔人骨子里渗透出的虔诚信仰和善良心地。

我放缓节奏,让脚步与心同步,聆听了这里的梵音。但一个月后的一场大地震,将大批古迹夷为平地,我心中的尼泊尔风铃声,竟然成为了绝唱。我拍摄的上千张照片,也成为了绝版。因为毁坏的古建筑无论怎么修复,也不可能成为原样。在加德满都杜巴广场以皇宫等古建筑为背景的洒红节照片,将永远拍摄不到了,就像武汉现在钢筋水泥制作的黄鹤楼,已经不算是古迹了。

  震后,摄影家协会和一些媒体邀请我举办了一场尼泊尔震前风光及人文观片会,人民网,光明网和武汉电视台等媒体也给予了报道。事后未能参加本次观片会的朋友们希望将PPT发给他们,我便制作了这个美篇,供大家一起了解尼泊尔,爱上尼泊尔。

下面,就请允许我分《加德满都的风铃》、《巴德岗的雨》、《纳加阔特的珠峰》、《巴塔利的慢生活》、《博卡拉的风》及《洒红节的狂欢》六个独立的章节,带您走进尼泊尔。

一、加德满都的风铃

感受尼泊尔的阳光、鲜活是从加德满都杜巴广场开始,遍地都是跳跃的纱丽,男男女女额上的一粒朱砂,古老的神庙屋檐上飘来一阵阵清脆悦耳的风玲声,善男信女在晨雾中默默地祈祷,开启了一天的晨曲。
在尼泊尔,我们不得不提苦行僧。他们被看成是来凡尘普度众生的使者,受到当地人的尊重。苦行僧是古印度时期盛行的一种修炼方式,印度教认为,人需要经过多次的轮回才能进入天堂。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世界,我们每个人最终都要去往同一地方。
加德满都的杜巴广场从天刚蒙蒙亮就开始热闹起来,全城随处可见一座座形态不同的神庙,每座神庙高高的台阶上,都是一群群衣着艳丽纱丽的女人们在窃窃私语,一群群戴着尼泊尔特色的帽子,黝黑、浓密的胡须也遮掩不了微笑的男人们席地而坐,孩子们围在大人身边嬉闹,一群群遮天盖日的鸽子扑哧扑哧地从你头顶飞过。
人声、鸟声和风铃声,定格了加德满都独有的百态人生。

行走的苦行僧

打坐的苦行僧,他们大多很配合你拍摄

女性也有苦行僧,但她们一般不配合你拍摄,我只能在数十米外的人群中,用640长焦快速抢拍

猴庙

神庙是加德满都的制高点,可以俯瞰加德满都全城

养老院里无儿无女的老人

孤独的妇人

沧桑的老人

路边遇到的妇人

悠闲的人们

杜巴广场晒太阳的男女老少

参加宗教仪式的女孩,她们从太阳升起一直坐到日落

卖唐卡的男孩

这里也有共产党(毛派)

警察

皇宫士兵

印度来客

喧闹的早市

化缘的小僧人

挥舞国旗的老者

二、 巴德岗的雨

有人说,巴德岗的杜巴广场是世界上最精美的雕塑,只有到过的人才能领略到她的魅力。尽管我们去的时候细雨霏霏,但丝毫不影响她的美丽。清晨五点,这里是油灯和蜡烛的世界,昏暗的路灯将我们长长地投影在青石板的路上,随处可见的小庙堂已经被善男信女用无数的油灯和蜡烛点亮。
巴德岗全城都是弯曲而狭窄的古巷。世代生活在这儿的居民,他们永远都是不紧不慢的样子。走几步便有一处茶亭,每个茶亭的屋檐下,永远都有或站、或坐的三三两两的人。在巴德岗只要细细品读神庙、皇宫的屋檐上形形色色的雕塑,心灵便穿越了几个世纪。湿婆神、杜迦女神,守护使者灵龙、山羊、孔雀,我们不得不惊叹古人精雕细琢的工艺,让厚重的历史画面在我们眼前复活。我想,修建寺庙的人一定是心地善良的天使,修建的不仅是建筑艺术,更是一种修行。
巴德岗的雨还在下,洗净了空气,洗净了喧嚣,洗净了心灵。

清晨出摊的女人

做早点的小贩

守摊的商贩

少女与士兵

上学路上的女孩

在孔子学院学会中文的男孩

雨中的巴德岗

在这喝过咖啡,震后夷为了平地

巴德岗四处都有这样的古神庙

巴德岗的杜巴广场

三、纳加阔特的珠峰

山寨,梯田,炊烟,薄薄的轻雾,构成了一幅水墨画。你有没有想过,这样的美景再映上喜马拉雅雪山,会是怎样的画面?
暴雨中,我们的车子在路况险峻、没有护栏的盘山公路上前行,我们每个人都默默不语,其实心中都有隐约的遗憾,因为看着窗外的倾盆大雨和浓密的乌云,感觉这次千里迢迢的来,没有希望看见珠峰了。可是下午五点多当我们到了山顶,竟然云消雾散,近处是绵绵的云海和白云深处的人家,远方是夕阳映照的喜马拉雅雪山之巅,心中最神圣的珠峰赫然映入眼帘,由于云雾在太阳下快速地流动,珠峰时而洁白无瑕,时而金碧辉煌,近景和远景时刻都变幻无穷。我们也随着景色的变化,时而屏住呼吸不停地按着相机的快门,生怕遗漏了永不再现的美景,时而又被眼前的美景雷倒,按捺不住的狂呼,感谢老天赐予我们如此的机遇。摄影师有时与农民种田一样是靠天吃饭的,这话一点不假,即使在对的地方,不对的时间,也是拍不出震撼的大片的。尼泊尔本土的导游说他常走这条线,也极少清晰地看见夕阳映雪山的美景。
夜深了,我们的激动还不能平息,便放弃了在山顶酒店的落地窗前来一杯浓浓的咖啡的惬意,带上三脚架又上了屋顶,用慢门拍摄了白天看不到的别样风景,满天的星星在薄雾中穿行,群山峻岭中是万家灯火,圣洁的喜马拉雅雪山像睡美人静静地躺在远方。除了风声,就是我们的心跳声,空气中还能嗅出淡淡的花香。
高楼大厦与重峦叠嶂,我会选择后者。膏粱锦绣与草长莺飞,我也会选择后者。因为人生如梦,烟消云散,我们不知道错过了多少桃红柳绿、风清月朗、丹桂飘香和银装素裹的美景。

喜马拉雅山顶的金光

时刻流动和变换的云彩

夜晚用慢门拍摄的星空和流云

近处是万家灯火,远处是银色的喜马拉雅山脉

云雾环绕的村落和梯田

再想近点拍摄,就要租用直升机了

展翅飞翔的雄鹰。我是俯拍它的,可见我的机位是多么的高

乌鸦与雄鹰搏斗。老鹰攻击了小乌鸦,大乌鸦们群起而攻之,有的撕咬老鹰的尾巴,有的啄老鹰的眼睛

我们住在山顶的旅馆,这里能够看见数座海拔8000米以上的山峰

四、巴塔利的慢生活

在弯曲的集镇上,我们走走停停,一边拍美丽的风景,一边拍过往的人群。清雾蒙蒙中的巴塔利田园风光倒像是世外桃源。细雨后惊鸿一瞥的彩虹挂在半山腰间,云层透出一缕光洒在山脚的村落,雄鹰在头顶上空盘旋,清晰可见锋利的尖齿和油丽的羽毛。早上醒来,窗外已是五彩斑斓,层林尽染。清晨中的村庄,带露的茅草,被雨水清洗的碧玉一般的翠竹,衬托着红火的枫树,朦胧的晨雾,把湿漉漉的巴塔利打扮得千姿百态,把我们带进了一个绝佳的画卷。
在巴塔利旁边的一个小镇上,我们偶然路过一个政府捐资的小学。二十多个三、四的岁孩子窝在不足十平米的小屋子里,散发着沉闷的味道。他们清澈的眼神会让你揪心,赤地脚丫略紧缩着,胆怯中透着渴望,当四目交汇之际,这群孩子还会双手合十、小心翼翼地对你说“Namaste”(你好),猫咪般的声音可以穿透你的心灵,你无法想象即便他们的午餐只有两块油炸面包也懂得跟老师感恩道谢。在返回的途中,我们就收到了学校老师发给我们的感谢邮件,感谢我们给予的资金捐助并为他们拍摄珍贵的照片。
巴塔利的风景固然美丽,然而,真正植入你内心的是这群淳朴善良的孩子们,他们的眼神已经刻进心里变成了一种牵挂。

仿佛走进了世外桃源

小镇上古老的房子

赶鸭子的妇人

乡间教师与学生

期盼的眼神

不到五、六平方米的教室有十多个孩子

孩子们与我们道别

校长的感谢信

通透的空气,清晰的明月显得格外的大和近

人品好,遇到彩虹了

五、博卡拉的风

2015年3月4日,土耳其的一架飞机降落时出了故障,趴在尼泊尔唯一的国际跑道上不走了,机场被迫关闭,像是尼泊尔人民太过热情,我们被这片热土多挽留了四天。我们毫无犹豫登上飞往博卡拉的小飞机,去体验一场妙不可言的囧途。去了方知没有来过博卡拉,就等于没到尼泊尔。博卡拉的空气都泛着甜意,山间小路松软的泥土气息扑面而来,费瓦湖涟涟清幽,蓝色木船慢悠悠的划开一道道波纹,湖中岛屿别具匠心,最为美妙的是梦中的鱼尾峰雪山倒映在湖水里。我们所住的农家酒店门庭院落旁叫不上名儿的小白花盛开的都那么的任性,不容拒绝的沁入你的心房,夕阳余晖依旧留恋在山脚屋檐,游荡世界的背包客都愿意停留在此,期待夜晚的璀璨星河。这里不愧为徒步者的天堂。
我们站在海拔数千米的山顶等风来,五彩缤纷的滑翔伞载着我们在天空中自由地飞翔,我们徜徉在天地间,一切城市喧器、阴霾都杳无影踪,我们忘情地拥抱皑皑的雪山、茂密的森林和清清的湖水,执念在脑海里穿梭,情愫在心间飞舞,冥念置身在天堂。

费瓦湖一排排蓝色的小船在夜空下轻轻地摇晃

湖边的情侣

在湖边遥望夕阳余辉

费瓦湖的夜空繁星点点

惬意地坐在湖边酒吧就餐和听音乐,远处呈现出一幅暮归图

太阳下山前,人们载歌载舞

无数的摄影师慕名来到这个机位,就是为了拍到费瓦湖水中的鱼尾峰雪山倒影

漫天都是五彩缤纷的滑翔伞,这里是电影《等风来》的取景地,也是全球徒步者的天堂

鱼尾峰的朝霞

清晨四点起床向鱼尾峰出发,在山顶租了农家的毛毯御寒,在寒风中等待喜马拉雅山的第一缕神圣的阳光

来自全世界有信仰的朝圣者

鱼尾峰是尼泊尔最神圣的山峰,比珠穆朗玛峰要美丽百倍,政府规定永远不对外开放登山

在山顶俯瞰博卡拉美丽无比的全景

六、洒红节的狂欢

2015年3月5日,最色彩缤纷、最欢乐的洒红节登场,洒红节象征着冬天结束,万物复苏的春天已经到来,同时也象征着正义对邪恶的胜利,类似中国的春节。
洒红节也叫“胡里节”、“色彩节”,与创造和复始的行动有关,代表春分和谷物丰收。洒红节源于印度的著名史诗《摩诃婆罗多》。传说从前有一个暴君不允许人民信奉大神毗湿奴。他的儿子却坚持敬奉大神。暴君便指使自己的妹妹、女妖霍利卡在一个月圆之夜烧死王子。翌日清晨,当百姓带着盛水的器具赶去救人时,却发现王子安然无恙,而霍利卡已化作灰烬。这是大神毗湿奴保佑的结果,人们便将7种颜色的水泼向王子以示庆祝。
在这一天,欢乐气氛将会氤氲在尼泊尔的每一个城市,人们都载歌载舞,尽情地用五彩缤纷的颜色装扮起来,成群结队,奔向洒红节集会中心——杜巴广场,去投入大街小巷的战斗。人们在对方的头上、脸上、身上抹洒五颜六色的粉末,捉弄人和尽情欢乐是洒红节的精神所在,期间,上至达官显贵,下至寻常百姓,人们无论相识与否,走在街上都可以相互抛洒红粉,抛洒激情,抛洒祝福。
庆典的开始是竖竹竿仪式,为期一周。第八天时,人们将竹竿烧掉,节日结束。在广大农村地区,则更为热闹,有时庆祝时间长达一个多月之久。

洒水车

水中舞蹈

洒水的人

挥洒激情

加德满都杜巴广场老皇宫前的洒红节狂欢,快乐的人们谁也没有想到一个月后,这里被大地震夷为了平地

来自全球不同肤色的游客

忘我狂欢的人们

发自内心的喜悦

洒水枪也用上了

幸福的呐喊

我爱你,尼泊尔

抛洒彩粉

奇异的化妆

开心的孩子们

在漫天彩色的烟雾里拍洒红节,摄影师要注意了,要么用长焦在远处拍,要么自带相机雨衣,否则你的相机和镜头会被彩色的水雾给废了。这组洒红节的照片看起来很美,但其间的艰辛只有自己知道。我扛着几十公斤摄影器材,带足了一个大型三脚架,二个全画幅单反,四个镜头(14-24,24-70,70-200和640长焦)和六块电池,从早上七点开始拍摄,一直到下午近七点结束,没喝一滴水,没吃一粒饭,也没上卫生间。摄影的器材带齐了,但吃喝的食物以为可以就地买到就没带,但事实是人山人海的狂欢人群,我在皇宫对面的神庙高处带着几十公斤的装备无法移步,我站的机位也不到一个平方米。

下面这张图片,上半部是我拍摄的照片,对应的下半部,是网上搜索到的同一地点震后的照片

  很多人这一辈子,一直在苦求更多,想拥有更多,而此时他们所拥有的精神世界,却远比善良、虔诚的尼泊尔人贫乏。只有在最靠近璞真佛国的塔尖与她相处的时光里,才会有一段洗涤内心繁芜的旅行。在GPD排名极度靠后的尼泊尔,因为拥有信仰,精神的富足像甘露一样,足以抚慰人们的灵魂。

我坚信,大地震后的尼泊尔可以重生!

我爱你,尼泊尔!爱上你的不仅仅是自然风光和古建筑,更是你的人生观、价值观和平和的心境。

情不自禁,为自己留张影

  任何旅行与人生一样,总有些遗憾的,尽管大家看了以上的图文,相当于通过我的镜头走遍了大半个尼泊尔,看到了主要的景点和人文。但遗憾的是因为时间原因,有二个重要的景点未去:

  一是释迦牟尼佛的诞生地,佛教的主要圣地之一蓝毗尼Lumpinī,又译岚毗尼、腊伐尼、林微尼等,梵语可爱之意。它处于尼泊尔西南和印度交界处,距加德满都360公里。

(网络图)

  二是奇旺国家公园,也是尼泊尔最大的野生动物园,亚洲最大的森林公园之一。它曾是尼泊尔皇家公园,海拔150米,因政府明令禁止捕杀动物,所以该地成为大象,犀牛,虎,豹,鳄鱼的天堂。 奇旺国家公园也作为自然遗产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网络图)

  我办公室装修时,走道上悬挂的就是在尼泊尔拍摄的照片(见上图),当时的想法很简单,与其悬挂外面买的画,不如悬挂自己拍的照片更有意义。有个有趣的小插曲,当我从武昌红巷古玩城装裱完照片走出大门时,一位年长的收藏家拦住我,非要开价每幅2000元买我的照片,我说不卖,他问我为什么不卖,是不是觉得价格低了,我说一来我不是职业的商业摄影师,二来我觉得尼泊尔是我心中的圣地,是无价的。


尼泊尔是去了还想去的地方,有缘我们在尼泊尔见!

  我用相机,用“美篇”,记录社会的变迁,记录人生的冷暖,记录人间的真情,记录大自然的神奇。

微信:cyb640731

QQ:363367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