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看书,时间过的异常神速。


  对书,谈不上敬畏,一直很爱。书是一种发不出声音的语言,一种隐喻的生命,安于一隅,默默的传递自己的温度,如壁炉里燃烧的炭火,不管主人在与不在。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味道,白天鹅在湖中起舞,黑白键按下的音符,永不相同。

  就书而言,我最喜欢的文字,还是曹雪芹和张爱玲。洗白的蓝步大褂里裹着一袭锦绣,不经意风起一角,刹那的华丽就足以惊艳。

  一层层拨开,一遍遍消遣,值得一辈子去阅读,不知倦怠。

  张的爱情和张的作品一样,都堪称传奇。很多时候当我们隔岸观火,置身事外,个个都是专家圣人,超然理性。可一旦身陷其中,就辗转沉浮,少了精明从容。

  在作品里,张一贯的冷眼旁观。笔下的女子无一多愁善感,处处现实圆滑,透着“宁可我负他人,休教他人负我”的精明。

  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在爱情的课题上,从来都是偏爱的有恃无恐,深爱的无人能懂。即便是张爱玲,才情如斯,可在面临自己的爱情婚姻上,仍飞蛾扑火,华丽奔赴。

“相逢,不是恨早,便是恨晚。”
  
此时语笑得人意,此时歌舞动人情。“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 ,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23岁从未恋爱感情荒芜的张爱玲,遇到年长她14岁情场老手胡兰成,是她一生的劫。

  胡兰成说:"我于女人,与其说是爱,毋宁说是知。"一句话,概括出他对女人的态度。

  浅尝辄止,而非深爱。胡兰成之于女人的懂得,就如贾宝玉之于女人一样,一样的懂得,一样的爱惜,一样的成为女人命中的魔星。所以说,跟这样的“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风流才子恋爱,谁认真,谁就输。
爱与不爱,幸与不幸,其实在遇见的那一刻自有了结局。正如张自己所说,生命是否会有一个人,当你第一眼看到她时,你已经知道就是他了,这时,你微笑的眼睛望着他,笃定地说:“你哪里都别想再走了。”

“就算全世界都背叛你 ,我也会在你身后,陪你背叛整个世界” 。尽管当时胡兰成是名副其实的汉奸,尽管认识张爱玲之前他已有三任妻子,是有妇之夫。事业如日中天,正当年华的爱玲还是沦陷了,一见倾心,不管不顾。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他们像一对神仙眷侣,演绎着“倾城之恋” 。“男的废了耕,女的废了织,连同道出去游玩都不想。”一起品茶听戏,读书赏文,从文学到生活,从市井到高雅,都仿佛棋逢对手,你来我往,酣畅淋漓,不管胡兰成言及何事何物,爱玲都觉得“攀条摘香花,言是欢气息”。

   "遇到他,她以为得到了千万人之中唯一的欢悦,她以为得到了千万人中守住恋爱一刻的永恒。"
 
人生无常,世事难料。爱情炫若桃花,美如陶胚,昙花一现,不堪一击。滥情寡义的胡终究还是负了她,无论是在认识张爱玲之前,之中抑或之后,从未断过女人。她,只是他人生乐章一段美好旋律,八个女人里其中的一个罢了。
 
他于她,不是不爱,亦非无情,只是他更爱自己。

耶和华说:“我的孩子,你是给欺辱了。”张毕竟是张,不是寻常女子,面对这些委屈和卑微,她特立独行,高傲倔强。不吵不闹、隐而不发,最后待胡兰成完全脱离险境后,她选择了华丽转身,优雅离开。并当时还寄出了分手信和30万的分手费。
 
这真的是委屈,然而也是最强的抗议。爱,就深爱,弃,就彻底。
 
“因为爱过,所以宽容,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永别了,她的最初也是最后的爱。
 
在对的时间,遇到错的人,是一场遗憾。“我以为爱情可以填满人生的遗憾,然而,制造更多遗憾的,却偏偏是爱情。”

   张爱玲就是这样的奇女子,她的苦和乐不是任何人可以用普通思维去分析理解和判断,她也从不用作品去说教或宣传,她的经历、她的情感只是字里行间流露。

   “我想过,我倘若不得不离开你,亦不会寻短见,亦不能够再爱别人,我将只是萎谢了!”。
 
"笑,便全世界同你笑,哭,你便独自哭”。
 
三年的婚姻生活,或许对外人而言是种儿戏,一种仓皇!一种后悔!但对张爱玲来说已是足够,一种刻骨,一种铭心。

   爱情,是一种进行,进行着也就快乐,至于结局,它只是一个外在形态。

   和有情人,做快乐事,别问是劫是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