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说


她总感到很穷。结婚二十多年了,日子过得总是紧巴巴的。工薪阶层嘛,罚款生了二胎,又要供两个孩子上学,所以从来没富裕过。那女儿红彤眼看就要考大学了,也不知道能不能考上,就算考上了费用也不少。小儿子聪聪初中毕业高中也要花钱。钱、钱、钱!

她真有些发愁了。下班时从厂收发室老王那里要了几张废报纸给聪聪包书皮。聪聪见妈妈手里拎着一大叠报纸高兴地看了起来。因为妈妈总是以他学习紧张为理由从来不舍得花钱给他定报纸。这会儿可以看个够。

“妈妈!咱家发了!你看!”聪聪忽然惊叫着把报纸举到她面前。

那是一条小新闻,说的是有个人收藏毛主席像章大大小小数百枚。一个外国老板出百万美金他都不卖。

“真傻!”她心里说。她原来是那么的活跃,从什么时候变得只为油米柴盐忙,连报纸都看不了,世上发生了什么变化都不知道。

聪聪的话没错,如果这条新闻是真的话,她真的发了!

她眼前仿佛出现二十几年前的情景。

叠下报纸,拉开大衣柜底下的大抽屉。啊呀!满满一抽屉毛主席像章和精选本毛选。

“妈妈真是个大收藏家,听说精装毛选更值价。”聪聪高兴地喊着。现在的中学生社会经验也更丰富!

她像没听见聪聪的惊呼,却望着红宝书和像章发呆。眼前仿佛出现二十几年前的情景。她那时多活跃,红卫兵总部宣传队员。每到一处总有那年代最崇高的礼品红宝书和毛主席像章送给她们。她会把红宝书和像章看得比生命还重要,主席像章连佩带一下都不舍得,就收藏起来。

那年代的口号是“全球一遍红”,上柜台买一根针都得背上一条毛主席语录,毛主席是我们心中的红太阳。那时商品极缺,可她并没感到生活困难,“精神上的富有才算是真正的富有!”

她结婚了。想买床漂亮的床单商店都没有。不过街道妇女主任讲得好:“要举行革命化得婚礼。”妇女主任代表街道党委会送给她两套大红宝石和党委会定制的特大毛主席像章两枚。那年月大红宝书和像章也可以说是身份地位的象征,能买到或得到的都可以引以自豪。婚礼上的她竟收了十多套大红宝书和数十枚毛主席像章。

只有混的最差,因家庭出身不好分到街道生产组的同学们才送了几套枕巾和水杯。不过也令人感动,他们跑了好多商店用票证才买到。尽管枕巾用旧了,玻璃杯也打碎了好几个,可记忆还是那么深。可那些有身份地位送大红宝书和毛主席像章的同学却想不起几个。

她试着把抽屉全拉出来,好重!聪聪过来帮她把抽屉端下来放在地上。这被遗忘了的角落当年在她心中多重!她小心翼翼地一枚一枚地拿出来擦着灰。像章依然闪着光。这么多,真可算得上一个收藏夹了,如果放出去展销定会令那外国佬吃惊!她不再穷了,手拿大把美金,新闻媒体定会大肆为她做宣传,她曾荣耀,那时才真正荣耀呢!她眼前仿佛出现那些手拿话筒采访她的记者们。不知怎么地她又想起了二十几年前的情景,她胸前佩戴着金光闪闪的大红毛主席像章,手握红宝书,高唱:“毛主席是我们心中的太阳……”那时才感到真正的光彩呢。怎么又能轻易地拿出去拍卖呢?看来那个收藏家百万美金都不肯卖是对的,她心里说:“我也不会卖!”她把擦净灰的大红宝书和像章又放回抽屉,她不再感到穷了。她好久没有唱歌了,竟顺口哼起:“敬爱的毛主席,我们心中的红太阳……”边为儿子包着书。
 

何鸣春,独立摄影师。成都市雕塑协会会员。当代艺术学者,喜欢电影、文学现代诗歌、哲学、音乐。

唐蜜,大学教师。从小习画擅长工笔,多次参加展览。

王小璐,四川影视学院。

我要扮演那个年代的角色!试拍一张。找到感觉了,再来一张。

Ok

鸣谢,云南寰宇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