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推荐

霍开水,陕西柞水霍台人。做过教师、主任、校长。现居西安,陕西航天书画院常务院长,西安霸桥区美协副主席。

云山在怀190*190

终南秀色96*180

平湖秋月96*180

终南清秋50*50

秋山積翠90*96

天地青山横人在画中行90*96

辋川行云45*130

辋川行云万里天45*200

輞川诗意68*138

青山如船天上坐60*240

    开水画作观感

——孙文忠

画有奇相、必有奇思。霍开水泼彩山水画给人的第一感观就是胆大而有度、清新而和谐。

泼彩山水在山水画科中是有一定难度的。一难在于,它以偶然因素为其基本特征,并在偶然中、因势利导、形成山水画的态势、意韵和画境。二难于,画者要有深厚的山水画功底,纯熟的技巧,这样才能控制偶然而成绘画之必然。否则,容易流入江湖。正惟如此,专业画家望泼彩而生敬畏之情。
霍开水的山水,以泼彩见长,在构图上大胆的收放,在虚实间有度地转换,在色彩上和谐地处理冷暖关系。这种大胆而有度的画法,使其泼彩山水,色彩透明度高,青绿用色舒服,有清风徐来之感。
(孙文忠:陕西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

  开水说

中国画笔墨也讲传承,如果把笔墨仅当作是一种工具,一种技巧,那就没有把笔墨在国画的流传中对号入座。其实笔墨是一种文化符号,它象征,暗示辐射了中国文化的思想内涵和精神。笔墨不仅是工具,是传递情意抒写性灵的一种手段,身外之察,内心之感,皆归笔墨造化。文以载道古来有之,中国画的基础是文化并非全是笔墨。场景是哲学也非全是府察之物。而创新是修养,是在传承基础上的超越或转化。故才有青出一蓝而胜于蓝之说。

写意山水——系列之二

网页链接

春江花月夜68*180

辋川闲云45*65

山中一片月68*180

终南清秋68*138

一抹斜陽68*180

南山清秋45*65

辋川行50*50

青山十里白云闲60*240

凤凰推介——樊奎

没有画家不希望独辟蹊径,然蹊径何觅?若修行不够,会误入魔道,山水画家霍开水能来去自由,他放胆于泼彩山水,风云变幻,新奇不凡。
很有意思,他在航天系统工作,长期观察卫星云图,得以启发山水创作,能以宏观视野审视山水,笔下斑斓陆离,墨彩交辉,有很大的气象。但论其笔踪墨形,却无不在传统里再次生发。其蹊径初辟,迹象明显。
樊奎,凤凰网陕西书画频道总编

  开水说

人的一生犹如折扇,在前半生不断的展开,从懵懂张扬无休止地辐射,而到了某个年头渐变地把折扇的方向颠倒过来,象整理山珍一样,在庞杂的记忆中去淘捡,良多而取,删繁就简。这时候人生之路的轨迹和艺术发展的进程是不谋而合,人们常说中国画富于哲理,富于內涵,是指这种内外兼修走向了统一。而画者在导出心灵思绪时,其反应往往是倾刻之间,这种迹象平时不为人们所注意,究其本身是随感而发,这就是人文合一的境界了。

写意山水——系列之三

网页链接

一剪闲云一溪月68*138

日出东方96180

青山积翠68*140

终南山下68*180

云山在怀96*180

一石一世界68*138

秋风萧萧晚岁寒50*50

辋川行云68*240

有自己的思想和最求---刘星

霍开水的画,给我的第一感觉是眼前一亮。他的画感觉有学前辈的,也有他源于直接师造化的心得,比如,画法上有前辈传统的影响,但是在构图立意上有他自己匠心独运之处,说明他并不是简单地学別人,而是有自己的追求,有自己的思考。

现在画坛,画画的人很多,但有独立思考、有自己追求的人很少。我认为霍开水有自己的思考和追求,这一点很值得赞赏。

刘星:美术学博士、陕西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

开水说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画中枯在润、老在嫩,应在枯中追鲜活在老中取韶秀,其中需要技巧,这技巧就是除去技巧,复归于详然无为之境,也需要制做,这制做应无人工雕琢之痕,做得自然固有一样,做得就像沒做过一样。每个人都有绘画天赋,都有非凡的光茫,只是常常被欲望和知识所遮掩。技法的娴熟并不代表生活的体验,就像工具理性发达的今天,人们依然有文明空荒一样,天人合一所倡导的哲学理念,就是将人们从知识的跃跃欲试,拉回到天全懵懂,由欲望的追求返归性灵的恬淡,从外在感官捕捉,回到内心的体悟。像水一样具有超高的智慧,柔弱而天下莫能与之争锋。天末青山横养拙就闲中。




山水写意——系列之四

网页链接

牛背梁120*240

一程山水一华年68*138

辋川河畔45*65

南山垂秀96*180

青山積翠50*50

腊月无闲事68*138

一弘清梦96*180

輞川行48*180

大胆老辣随心所欲---王锐

跟开水先生属于素不相识,是通过朋友介绍首先认识他的作品的,初看手机发来的图片令我一惊,那些泼彩青绿山水用色大胆老辣,衬托以浑厚的笔墨,显然画家在这方面的创作是下过相当功夫的。后来听朋友对画家的介绍,方知开水先生竞然是以工程师跨行业而来,基本自学的国画,令我敬佩。
重观开水先生的画作能明显地感受到他独特的艺术追求,正因为非科班,所以他更能放得开,更能够随心所欲地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挥洒和表现,在自己的笔墨团块里任意组合与碰撞。他的画对的起他的名字,以我看他的画已经很成熟,接近99度,如果展示给观众,那可能马上会升高到100度以上。期待他的成功。

王锐:美术学博士、广西艺术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

  开水说

人类由蛮荒走向文明的拨涉中,就不断地脱释着社会学,自然学哲学揭示和阐述的五岳灵秀,天地正气苦海慈航,气激风云所闪现的独有光辉,以具象抽象意象,以及才情色彩来体现人类的思维尉藉,展开人们对世间万物的视听身受,迁想妙得,来物化外传精神的塑造。随着径久年深,往往是人生百味的浓缩和写照,包涵观察的切肤之感,赋予形象之外的审美韵格,以及风采个性,来印证自然人文人生艺术的本质关系,这就是始终饱和着天人合一,人物互化和物我相忘的驰思情怀,以可思可视的语言构件,运用属于物理状态的具象,属于哲学状‘态的抽象,属于文学状态的意象,及其情结网络与风格情趣,去构建内心的意殿园。天地青山横,坐看有无中。

写意山水系列之五

网页链接

终南山蔭120*240

清风古道50*100

商南行50*100

终南山下50*100

又是一年雪花飘30*65

时逢桃花三月后50*50

南山一月明临风已秋声50*50

树大成蔭96*1000

  欲揽仙风逐崎路但放心歌驻九宵---李杰


应樊奎兄之邀同鉴霍开水先生山水画,似曾先见。忽然记起数月前曾在微末寓所见过霍先生一幅长卷,其时并微未为画之气象而动,再见颇为亲切。
画之气象不得言传,往往一念之意,或为时境所动,再品已然,是为气象。气象与气势不同,气势则由画面自生,而气象为画与观者共鸣而生。
霍开水的画,技法和笔墨运用平实,一超直入,不绕弯路,显出真情实感。
此为境,一山一水一云,在虽积色而不求开阖墨韵的沾合下形成一体,山色茵茵,云峰摇曳,境入“可游可居”的气象。
对树的处理,在密密匝匝的点阵排布中,凸显出厚重平列的莽茫质感。打破了形与形之间的轮廓,生出浑然的整体,弥补了构图和笔墨的平均,树的体量也显现出作者的胆识与胸怀,并气势的带入感而生出了“欲揽仙风逐崎路,但放心歌驻九宵”的气象。

李杰:美学博士,西安外国语大学美术研究所所长

  开水说

记得有人问我,你现在画画处于哪种状态?便随口而说画哪算哪。这是否画某阶段的一种常态?说不清也道不明。在画的过程中到是有一个有机构成的,有一种感觉,而这感觉的形、色、抽象、具象的后面,似乎有一条隐蔽的轨迹,就象天体运动支配着满天星斗璀璨一样自然成文。视觉心理善于利用对比因素,而这种对比的顺序就构成一条有节律的形式,使静态的画面有动感,所谓不动之动是于此。其实好象画面的元素是自然地在不断生发,就行哪算哪适可而止了。在那有限画面上把抽象的具象的转化为艺术形象,这条转化的轨迹正是读遊艺术空间的坐标。


国画艺术系列之六

网页链接

树大成蔭50*50

三月桃花45*65

輛州行云50*50

南山道中50*100

终南山下50*50

天涯一叶舟50*100

终南山月50*50

平湖秋月50*100

南山秋色50*100

田荣军:礼失求诸野—霍开水国画艺术印象

第一眼见到霍开水先生新创作的国画山水作品,我的头脑里不由自主地就冒出了孔子“礼失求诸野”这句名言。在历史上,伦理道德乃至文化艺术的沦丧和衰退,其实都是从上层社会开始的。真正优秀的文化艺术反而要在民间寻求。霍开水的作品恰好能印证,当今优秀的国画艺术,有时侯不在庙堂之上,而在江湖之远。
品读他的作品,有三个突出的印象。首先,他具有极佳的感性思维能力和充沛的艺术激情。他的作品传达给观众一种自由无拘的热情,没有当今许多所谓“名家”作品里的僵气、匠气、铜臭气。其次,他的作品继承了长安画派的笔墨传统。尤其是何海霞先生以线立骨、色墨混融的艺术效果,大开大合、大虚大实,观后令人“解馋”,与当今国画界重素描,重制作、轻笔墨、轻写意的时尚背道而弛。最后,他的作品不是对前贤的简单模拟,而是融入了自己的基础上的新突破。也是对长安画派“一手伸向生活”理论的践行。
霍先生并无硕大的官帽、耀眼的头衔和显赫的背景,他仅是在按照艺术发展的固有规律来践行自己的艺术理想。我认为这对当今艺术界“去行政化”、“去商业化”无疑具有积极的警示意义。

田荣军:美术学博士,陕西省美协理论委员会委员


开水说
中国水墨绵延千年的发展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从唐开始国画水墨与面目一直朝着质朴与华兹发展,经过宋元明清的历代推崇,愈加淳朴清明。这除了思想上的变迁,墨法的推陈出新相济左右。泼墨破墨的完善与成熟自然形成了积墨,泼破积非单一而行,凡积大成无不是由外而内相贯通,使泼破积相互关联,彼此是一非二。只有泼破积相济而生才浑厚华兹,也只有墨彩共容共生才含蓄和谐。所渭神游物外,混沌简洁自然方积大成。

国画艺术之七

家山常入梦50*100

霜叶红于二月花50*100

南山古道50*50

月是故乡明50*100

平湖秋月50*100

清风明月50*50

辋川道中50*100

商南行50*100

湖天秋色50*100

桃花三月50*100

长空风雨后50*100

  微末:人化的山水

启功先生写了一句诗,我只记得前半句“春山如笑冬如睡”,问题就在这个“如”字,似乎也只能用“如"了!自古迄今,中国画都是在此上作工夫,都是把“意”往“如”上靠,生怕“意不如”也。山水画更是如此,我们凭什么与自然界勾通?勾通得了么?因而,对山水画家(包括花鸟画家)来讲,我们也只能依我们的样子在六根之间把面对之物“人化”,然后才有所谓面目、风格、特点云,大致如此。霍开水先生的职业是航天科技搞“云图”的,从这点来讲,他做山水画家比谁都自然,都合适,我们看山看水看云,没有谁比老霍真切,也没谁比他更全,由此,老霍肯定比我们对自然山水之物在直观上要多一层,这是他的独特处。但这些表象的东西要变成“意”再去“如”则是另一回事,老霍通过几十年的努力,回避了这个问题,所以,他的山水一搭眼就感觉与众不同,色上有张大千的诡异和放胆,笔墨上也有今人徐义生的精微和真切。如此之“意”,他笔下的山水、云树,既是俯观的,也是微观的,而最重的是全观的。我想,老霍之“如”,不可重复,也只有他能搞成这个样子!
微末:文化学者,国家一级美术师

  开水说

艺术创作注定是孤独的,寂寞的,有时候还是悲凉的,创作如掘金与不同于拾荒,是在传承的基础上有所创新,去刷新或弥补传统中因时代变迁而触及的一些人文变化,使艺术随时代进步而发展。画随时代是于此了。其实创新与传统也就一步之遥,而这个关系的把握却是掘金和拾荒之别。

国画艺术系列之八

陽春三月50*100

山涧一片月50*50

一剪闲云一溪月50*100

南山清秋50*50

江上明月50*50

平湖秋月50*100

仁者寿50*100

平湖秋月50*100

  画中之静大音希声——王劲

霍开水先生的泼彩山水,笔中有彩、彩中有笔,在笔彩交融的氤氲里营造出空濛斑斓、雄峻而秀逸的审美意象。他的笔法劲峭、色彩陆离。大笔濡染的彩墨,厚处见雄浑,薄处显空灵。山色远近,云霞蒸腾,他把运动中的水山云树连写带泼地迹化于纸面,画面是动的,看了却让人心静。他画中的静,不是“南台静坐一炉香”的幽静,而是“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的大音希声。

王劲:书法博士,任教于西安交通大学

霍开水说

中国画的笔墨属哲学范畴。抽象的笔墨蕴藏着一个看不透,说不清,道不明的混沌人文哲学迷阵。笔墨意境玄妙神奇,示于人也藏于人。
笔墨含性,性必修。笔墨之道在于水。水是笔之气墨之魂,水化万象莫能争锋。不同元素的笔墨形态‘意境‘纷呈,它所营造无形的、抽象的、朦胧的味道,就是个性化笔墨特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