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27

我是一只莲藕,

初夏出水芙蓉,

我清香四溢,

屋檐下也满是我的幽香。

我时常携着一缕清风,

幻化成一个优雅的女子。

舞着飘飘的衣袂,

在荷花丛中弹琴跳舞,

用千年的灵性,

舞出荷塘的婉约与清新。

千百年来,文人墨客,

赋予了我天然绝美之意象。

无数的才子,都慕我而来!

有一书生,

常来我荷池赏花作画。

他的一到,我就便不再跳舞弹琴,

变回荷花,远远的看着他

在那里专注的画我,

荡起了我心中涟漪……..

夏雨中,一蓬画船游来。

他立于船头,撑一把油纸伞,

滴答滴答的细雨打在荷叶上。

我那颗含苞待放的花蕾,

为他多少次激烈又默默地跳动。

有一种无名的冲动,真想随他而去,唉!可我终究还是没有勇气!

好男儿,都志在千里。

他的画船从此没有再来!

也许是上京赶考去了吧?

可我的心还是恋恋不忘,

总想着他什么时候能够再来看我,画我。


时间,真的很难熬!

弹指间,秋意渐浓。

许多日,在那静谧的夜晚,

我想起他,夜以难眠,

常常一人孤独的赏着那明月……

一次偶然,

一位渔翁对我说:

荷花啊荷花!

你多情心醉于他又怎样?

你对他而言,可终究是个过客。

你一天自怨自艾,白白的浪费时日。

看着他功成名就,又怎样?

他可以给你金玉羽衣,

过上富足的生活,

你岂不知道,他所钟爱的是

他画中的那个你呀!

花开花又谢,人已老珠黄!

我的一生,已经结束。

唉!可他最终还是没有回来!

带着牵绊的我,掉落于一地。

不知下一次的轮回,

我是否还会遇到他?

断肠秋荷雨打声,

伯牙抚琴,子期安在?

时光似水一般滑落无痕,

千年的风雨飘摇,

唯余烟雨朦胧梦……

歌曲《芙蓉雨》

演唱:刘珂矣


藕花香,染檐牙

惹那诗人纵步随她

佩声微,琴声儿退

斗胆了一池眉叶丹砂

画船开,心随他

谁不作美偏起风沙

倚蓬窗,月色轻晃

偶闻得渔翁一席话


(试问)多一份情又怎地

站在别人的雨季

淋湿自己空弹一出戏

空望他功成名就又怎地

豆腐换成金羽衣

岂不知你已在画里

画船开,心随他

谁不作美偏起风沙

倚蓬窗,月色轻晃

偶闻得渔翁一席话

(试问)多一份情又怎地

站在别人的雨季

淋湿自己空弹一出戏

空望他功成名就又怎地

豆腐换成金羽衣

岂不知你已在画里

(试问)多一份情又怎地

站在别人的雨季

淋湿自己空弹一出戏

空望他功成名就又怎地

豆腐换成金羽衣

岂不知你在画里

这一搭,莲蓬子落地几回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