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26

来到心仪已久的维也纳,看到的城市比想象中的还好,一步一景,步步留芳。走在大街上,坐在车窗前,闭上眼睛在音乐厅里聆听,霓虹雨影中品尝夜食,无时无刻不被她的美丽和魅力深深感染,为之倾倒。在这片昔日辉煌的匈奥帝国故土上,那种大气的华丽和优雅是一种文化底蕴的释放,是一种历史的沉积提炼。除了皇家宫殿,几个世纪前修建的宽敞大街和栉比楼房也显得贵族气十足,尽显遗世古风。思绪被不分古今的晴天阴天雨天缠绕,在心头渲染出各色情绪。维也纳既有伦敦的彬彬有礼、翩翩举止和绅士风度,也有巴黎的流盼调情、随意浪漫。徜徉其间,许多地方你都会驻足凝目,慢慢品咋其中的原汁原味。这是一个生机勃勃的城市,除了典雅庄严,不缺前卫新潮,古老而年轻,如同浓酒中点入几滴咖啡,历史和现代相互交错,擦出火花。


Schonbrunn 宫


在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Spanish Succession,1701-1714)中,Habsburg 王朝实力得到了增强,从意大利那里获得土地。高兴之余却有一桩伤心之事,国王Charles VI 膝下无儿,只有三个女儿。根据欧洲传统 (Salic Law), 女儿没有王位继承权。Charles VI心有不甘,自然不想皇权它落,于是下诏让自己的长女 Maria Theresa 掌权(Pragmatic Sanction)。这极大地触犯了欧洲邻国,于是爆发了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War of the Austrian Succession,1740-1748)。战争的结果非但没有动摇Maria Theresa的地位,反而让她牢牢地掌握了权力,主宰奥地利长达40年之久。这期间她励精图治,建军强国,实行中央集权,废除酷刑和死刑,兴办公共教育,被认为是奥地利历史上的黄金时期。因此她被称之为奥地利的国母。她一生养育了十六个孩子,需要一个大地方居住,于是建了Schonbrunn宫。按照奥地利传统,她的十六个孩子被政治联姻了,但有十五个婚姻不美满,只有最喜欢的小女儿(Marie Antoinette)嫁给了心上人,法国路易斯十六。大家都知道这个女儿后来在法国大革命中被送上了断头台。Schonbrunn 建成后,借着Maria Theresa的声望,立刻成了欧洲皇胄贵族们的云集之地,常年舞会音乐会不断。现在偌大一个精心设计的花园免费对公众开放。

统治奥地利时间最长的也是最后一任皇帝Franz Joseph出生在这里。

二战时这里充当盟军的办公地和英军司令部,一直到1955年才归还奥地利。

皇宫侧面花园Kammergarten pavilion

Schonbrunn 的 Ball room。1961年肯尼迪总统和赫鲁晓夫在这里举行过会谈。二战后奥地利汲取教训成为中立国,不偏不倚,加之地理位置处于东西方两大阵营中间,冷战时期经常充当调停角色。

花园的林荫道。尽头是 Obelisk Fountain。

站在Schonbrunn的后阳台眺望后花园,Neptune Fountain 和山丘上的 Gloriette

Obelisk Fountain 上的群雕

Neptune Fountain,赶在 Maria Theresa 去世前完工。

站在 Gloriette 前俯视皇宫和后面的维也纳城区。

The Palm House(Palmenhaus)温室。 1882开放,里面有 4,500 植物品种。


Belvedere 宫


从1273年起,起源于瑞士的 Habsburgs 家族统治了奥地利近650年。没有哪一个欧洲的王朝享受过如此长时间的不间断统治。中国的两个朝代东西周朝加起来约800年,夏朝约600年。Habsburgs 王朝的诀窍不是战争,而是通过政治联姻,将自己的王子公主送出去和欧洲的其它皇室婚姻结合,赢得和平和国富民安,以及疆土的扩展,一时间匈奥帝国呼风唤雨。分分合合中战争是不可避免的,1683年土耳其的军队横扫匈牙利,直逼维也纳城下。在 Prince Eugene of Savoy 的率领下,维也纳军队奋起反击将土耳其人赶走,Eugene 成了奥地利最伟大的英雄。作为奖励,Eugene王子可以在维也纳建一个自己的王宫,这就是 Belvedere(Beautiful View)宫。


从十六世纪后期开始,起源于意大利的 Baroque 艺术风格开始横扫欧洲,Belvedere 宫是其中的典型代表,由 Johann Lukas von Hildebrandt 设计,分上下两宫,中间隔着花园喷泉。Eugene王子喜欢狮子,于是园里有许多狮子雕像。当时这个宫殿位于维也纳城外。现在这里是奥地利的艺术宫,搜集了从中世纪到现代的许多名家艺术作品。其中上宫是世界上收藏Gustav Klimt画作最多的馆藏,因此 Belvedere 宫又称为 Klimt City,其代表作为用金子画的“Judith”和“The Kiss”。站在画前,红颜栩栩如生中伊人已去,渺如云烟。

盖世英雄 Prince Eugene

【忆王孙】卷旌功盖满王朝,赐殿城郊烟火消。金屋藏娇搂细腰,入红绡,犹忆千骑舞大刀。

Belvedere 上宫正门

上宫艺术博物馆进门处


上下宫艺术馆里藏有许多 Hans Makart 的名画。Hans Makart出生在Salzburg,画风为法国学院派,深得奥地利国王Franz Joseph赏识喜爱,卒于44岁,以国礼下葬。这是他的代表作五女图 (The Five Senses,1872-79)。看听触尝闻。

The Five Senses 代表: Each panel is over ten feet tall and represents one of the five senses as follows (from left to right): 1) looking good nude while looking in a mirror;2) looking good nude while hearing a sound in the forest;3) looking good nude while touching a child; 4) looking good nude while tasting some fruit;5) looking good nude while smelling a flower。


Gustav Klimt 画的“Judith”。负有盛名的 Gustav Klimt 是一位刻苦画家,非常崇拜 Hans Makart。他的作画“黄金时期”就是他的黄金画,其父是一位金匠。

Gustav Klimt 用金叶片作的画“The Kiss”。这幅画据说是为了他的恋人 Emilie Louise Floge 所作。他的许多画在拍卖行都拍出了天价。其中1907年画的 Adele Bloch-Bauer I 在2006年卖了一亿三千五百万美金。他还有些画作被二战纳粹撤退时给毁了。人们往往不辞劳苦去寻求自然界的山峰之美,别忘了有些巅峰艺术品也值得今生今世千里迢迢去见上一面,哪怕只是一幅画:)

下宫前反观上宫。


上宫楼上看下宫

金屋藏娇


古典音乐王国


古典音乐是奥地利的国粹。历史上出过众多音乐大师。

以多瑙河华尔兹闻名的施特劳斯父子们是奥地利的骄傲。这是 Stadtpark 公园里的 Strauss 金像。父亲施特劳斯去世时45岁。

华尔兹之王

Stadtpark 公园里的 Franz Peter Schubert 塑像,另一位伟大的奥地利作曲家,去世时年仅31岁。在维也纳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音乐博物馆里找到了一尊很小的贝多芬塑像,在莫扎特面前,他是小辈,但是舒伯特为他抬过棺!

维也纳 Burggarten 花园里的莫扎特塑像。他是奥地利的大地之子,深受奥地利人的喜爱,并引以为傲。下集会专门介绍他。

位于维也纳 Scadtpark 公园内的 Kursalon 音乐厅


维也纳金色大厅 (Golden Hall)


金色大厅 (Golden Hall) 位于维也纳音乐协会(Musikverein in Vienna)内。是维也纳爱乐交响乐团(The Vienna Philharmonic orchestra, VPO; German: Wiener Philharmoniker)的家。此乐团建于1842,地点是奥地利前国王 Franz Joseph 一世所赠与的。如果说维也纳是世界音乐界的皇冠,这里就是皇冠之上的明珠了。里面演出成员有一套非常严格的选拔程序。他们必须从维也纳国家歌剧院(Vienna State Opera;German:Wiener Staatsoper)里的音乐才俊中选拔出来,而且必须在维也纳国家歌剧院演出三年以上才有资格申请。这门槛实在太高,得真心热爱古典音乐并愿意做苦行憎嗜乐如命才行。因此维也纳爱乐交响乐团里表演者个个身怀绝技,一睹为快。在奥地利这种金字塔式的音乐圈结构里,想不产生音乐大师都难。

演出大厅富丽堂皇,黄金灿灿。

大厅外晚霞初灯中的诗情画意

维也纳著名的国家歌剧院


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


Franz Joseph 一世修建的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Kunsthistorisches Museum Wien)1891年开张,收罗了Habsburg 王朝数百年来收集的各种艺术绝世珍品。里面藏品丰富,建筑精致华丽,流连其间目不暇顾之时让人叹为观止,奢华得让人心颤。

博物馆门前的 Maria Theresa 青铜坐像更是将奥匈帝国主宰欧洲的气势和霸主地位表露无疑,有舍我其谁之概。

进门仰望

正门拾级而上

藏品太多,画作上上下下挂得拥挤。

笑孩 (公元1460)

价值连城的宝物

镇馆之宝,Saliera (Salt and Pepper container),by Benvenuto Cellini。


Imperial Apartment 和 Sisi Museum


参观一座历史名城或古迹如同读一部史书。一个国家的辉煌历史是由许许多多的传奇故事和明星人物组成的,如果没有这些故事和人物贯穿其中,那么历史就会变得枯燥乏味。在欧洲奥匈帝国辉煌的历史长河里就有这样一位人物,她是伊丽莎白(Elisabeth)皇后,又称茜茜公主(Sisi)。尽管一个多世纪过去了,当你走在维也纳的大街小巷,Sisi 的趣闻轶事仍然无时无刻不在,留在人们的记忆里,让人津津乐道。

1853年,23岁的奥匈帝国末代皇帝Franz Joseph 要相亲,他的霸道母亲想将自己的侄女 Helene 介绍给他。18岁的 Helene 公主由她15岁的妹妹茜茜公主和母亲陪同一道前往 Bad Ischl 休假胜地面见皇上。上路之前她们的一个姑姑刚刚过世,大家还穿着黑色丧服就踏上了旅途。从慕尼黑出发时,几辆马车装满了各种服饰,准备到了目的地换上去见皇上。可是路上出了一点状况,等她们到达时,其它的马车没有跟过来。没法她们只好穿着黑服去见陛下。不成想 Helene 的肤色偏暗,穿着黑色服装不起眼,加上生性含羞木讷,不合圣上之意,两人不来电。可是皇上看见了活泼可爱的妹妹,满心欢喜,一见钟情,龙颜大悦,向皇太后讨要茜茜为妻。皇太后初始不肯,耐不过皇上用终身不娶威胁,只好首肯。皇上如愿以偿,五天后宣布订婚。八个月后,1854年4月24日他们在维也纳举行了婚礼,皇帝付了不菲的补偿费给新娘作为破处费:)成全了一段佳话。

可是喜剧性的开头没有为伊丽莎白皇后带来好运和幸福,反而铸就了她一生的不幸,成了宫廷悲剧人物。首先 Sisi 公主过不惯宫廷里的憋屈生活,礼数繁多。加之婆婆霸道,强势夺走了她的儿女抚养权,待她如诞生龙种的生殖机器(mare)。再后来大女儿死于斑疹伤寒,唯一的儿子 Rudolf 也自杀了,一连串的打击让伊丽莎白皇后得了忧郁症。尽管皇上继续对她一往情深,她却不以为意,到处周游世界放纵自己,以近乎虐待自己的方式追求体形美,打扮时尚,无心伺候皇上。连皇上在外面有了舞台红粉知己 Katharina Schratt 也不在意,甚至默许网开一面,可见其万念俱灰,心如素槁。不过能够自由自在地到宫廷之外旅游,信马由缰,比起中国幽怨的后宫粉黛三千倒是幸运不少。1898年她在日内瓦旅行时被意大利刺客刺死,结束了风飘细柳、郁郁寡欢、风华绝代的一生。被暗杀后,皇上一直没有从失去伊丽莎白皇后的阴影中恢复,秉夜良思,凸显出茜茜对于他的重要。在维也纳参观这对伉俪居住生活过的 Imperial Apartment 和 Sisi Museum 时,睹物思故人,人去屋空,两眼茫茫,这段皇室姻缘令人唏嘘不已。

Imperial House

皇宫内庭

茜茜博物馆里陈列的是皇宫里的餐具,无不透视出皇宫的奢华和享受。


市区其它著名建筑

Danube Tower,城市最高点。上到顶层旋转餐厅,一面喝着咖啡吃甜点,一面俯视维也纳全景。多瑙河在眼皮子底下淌流,和远山对视。

维也纳国会大厦

市政府大楼

Katholische Kirche St. Peter(Peterskirche,Vienna)教堂。

Katholische Kirche St. Peter 教堂内部,精美华丽的装饰让人瞠目。

维也纳最著名、建于12世纪的Domkirche St Stephan (St. Stephen's Cathedral) 大教堂。黑呼呼的墙面是二战时盟军战火留下来的伤疤,触目惊心。当年纳粹德国撤退时,德军指挥机关命令将这座教堂炸毁,可是执行的下级军官没有照做,这座教堂得以保存下来。修复教堂时,维也纳人留下了烧黑的墙面,让这些疤痕时时警示后人。

Pestsaule 纪念碑。1679年维也纳发生了大瘟疫,国王Leopold 一世誓言如果瘟疫能结束,他将建一座纪念碑。瘟疫结束了,国王实现了自己的誓言

街头

Anker Clock on Hoher Markt。二战时这个钟受损严重,机械乐管部分没有被修复,现在的钟声放的是录音。

Schwarzenbergplatz 广场,前面是 Hochstahlbrunnen 喷泉。二战结束时苏联红军占领了维也纳,1945年8月红军在这里修建了喷泉后面的战争纪念碑,广场南部一度还被命名为斯大林广场,停着一辆T34坦克。很佩服奥地利人能够正视历史,没有因为苏联1955年撤走将这座纪念碑拆除。奥地利接受历史的错误教训,现在成为了中立国,和平美好,人民幸福。

会议中心 Austria Center

临街的维也纳大学(Universität Wien)始建于公元1365年,是现存最古老最大的德语大学,大约8.8万学生,员工近8600名,其中有6500名学者。

  一楼回廊布满了几百年来在这里执过教的学者塑像。看了让人感动,仿佛自己也是其中一员,久久不肯离去。


奥地利人阳光热情知乐达礼,乃怡情悦性中陶冶出的盛世良民。不管是城市还是乡间,高贵还是贫贱,人人开怀享受生活,其乐融融。

维也纳 Hochsttrahlbrunnen 纪念碑附近拍到的民间音乐好手



如果本篇为您带来了美的享受,别忘了与他人分享。祝您愉快。

作者简介

旅行家,作家,诗人兼摄影师,现为美国医学院教授。出版有长篇小说《海鸥教授》《杜鹃花开》《玫瑰血》,中篇小说《留学生》《寒星》,短篇小说《悔恋》《小倩绝恋》等,并著有大量散文,游记,摄影专集。

He is a passionate fiction writer and a poet living in the United States. He has authored fictions of "Seagull Professor", "Blooming Azalea", "Bloody Rose", "Oversea Students", "Cold Star" etc. He is also a photographer who loves to travel and catch amazing moments of landscape and people using camera. Currently he is a professor in a medical school.


(检索 cong yan)
Amazon 亚马逊网站书店
Barnes & Noble 书店
Books A Million 书店
Border's Group 书店
世界各大书店均有出售


严教授 中短篇小说集(Novellas and Short Fiction Collection) 严教授中短篇小说集


玫瑰血 长篇小说(Bloody Rose)

 玫瑰血


杜鹃花开 长篇小说(Blooming Azalea)

 杜鹃花开


海鸥教授 长篇小说(Seagull Professor)

 海鸥教授


自传体纪实文学  自传体纪实文学


【旅游摄影集】 黄龙-九寨沟-熊猫 (Huang Long - Jiuzhaigou - Pan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