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万卷书,还须行万里路。放怀形骸以外,浪迹山水之间,才能体味百里不同风,千里不同俗。出行是心灵的沐浴,置身自然,访草木以素心,临溪流以净灵,在山水畔涤荡人之龌龊。出门是猎奇学习,登高望远,极目层峦叠嶂,置己苍茫云海,在天地间方知身之寸微。出门还是情感交流,亲朋好友,感美好的瞬间,享温馨的相伴,在情景中交流爱之真诚。

2017年3月6日,经过十三个小时的飞行,来到号称终极海岛的大溪地。短暂停留后,又飞到其中最美丽的波拉波拉岛,在这里休闲度假,过了七天慢生活。

大溪地 
构成海岛美的所有元素,大溪地都有,但众多色彩斑斓的泻湖,几乎是它独有的。从飞机上俯视,海岛被一层层泻湖包围着,波动着青白,奶绿,浅蓝,宝蓝,深蓝,墨蓝......在海岸边远眺,对应着海水的不同颜色,欣赏着纯美,娇美,静美,雅美,华美,幽美……有人说,大溪地是海岛游的终极之选,也许。它能满足对海岛的所有期盼,更有惊喜。

Bora Bora的水上屋
栈桥将间间小屋连接入海,像串串珍珠那样耀眼。在蓝天白云的背景中,柔绿的海水、婆娑的椰树、淡白的沙滩、古朴的茅草屋顶,拼装成自然、原始、旖旎的异国风光。清晨,在阳台上观看日出;白天,下水与鱼儿嬉戏;晚上,在海浪的轻摇中入睡。一个可以与大海亲密的地方。

新朋友

下海浮潜,结识了一群新朋友:色彩斑斓的沙滩鱼好奇地围着你转来转去,凶狠的鲨鱼为你表演争强斗狠,神秘的魔鬼鱼给你热情的拥抱,连优雅的海龟也会为你的到来而兴奋。

栀子花和波利尼西亚美女
登上大溪地航空时,每人都会收到一朵小白花。下了飞机后,又会获赠一串白色花环。这就是栀子花,丰腴肥美、馨香馥郁,无论枝头吐芳,还是飘零落地,都纯白无暇、甜美素雅。栀子花是大溪地的"国花",大溪地的女人常戴头上。古铜色的皮肤,洁白的花环,身着草裙的曼妙舞姿,她们毫不掩饰自己的热情和风情。

南太平洋上的云霞
海上的空气洁净,阳光特别灿烂,光色相击相荡,形成了缤纷奇丽的云霞:色彩如此煽情,形状如此恣意,变化如此无常,飘移如此任性。云霞将尽,远处飘来一只小船。想起了莱蒙托夫的诗句:那大海上淡蓝色的云雾里,有一片孤帆儿在闪耀着白光!……它寻求什么,在遥远的异地? 它抛下什么,在可爱的故乡?……人生都要回答这样的问题。

慢生活
海边的晨曦是淡紫色的,优雅、神秘。日出的朝霞是橘红色的,甜美、吉祥;白天的主色调是蓝绿白,宁静、清新、纯洁。夜晚的星空是墨蓝色的,寂静、厚重,还有星光璀璨。不戴表不问时间,随着自然光色变化,慢品岁月沉淀的芳香,细听时光呢喃的呓语,尽享生活点滴的细节,体会人间亲情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