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已经过去了半个世纪,年轻时代的激情和荒唐,在脑海里刻下深深的痕迹。如今想起来,仍然是历历在目,好像在昨天。

 

斗转星移,日月穿梭,转眼我从盘锦转到复县老虎沟已经半年有余。这半年来日日混迹于野童村姑中,身上原有的三分书生气息已经泯灭,言行粗野,与山野村夫无异。


辽南复县是丘陵地带,地无三尺平,出门就见山。粮食种在山上,果树在山上,远山连近山,层层群山连绵不断。两山之间的沟壑更是大沟套小沟,外沟套里沟,大沟小沟层出不穷。当地地名以“沟”字为尾的不少。

“老虎沟”更是沟沟相套、岔岔相通,进出如迷宫,多年前此地林密草深,是狼窜虎奔之地。现在老虎狗熊没有了,连兔子都见不到一只,名字却流传下来,远近闻名。

虽然山岭沟壑,此地却是殷富。这儿是全国乃至世界有名的苹果产地,出产的苹果出口到全世界,换来财源滚滚。当地人的老祖宗有先见之明,很久以前就开始培植苹果,种植苹果的经验丰富,培育出许多优良品种,也出了不少技术能手。

村里有一个不起眼的邋邋遢遢的老农,走路颤颤巍巍的,经常蹲在南墙根下睡大觉,经过的人没有人能对他正眼瞧一下。但知底的人都知道,此人曾经辉煌过,光辉形象上过人民日报正版头条,显赫一时。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虽然老爷子就此退出历史舞台,但是他的经验和技术却传承下来,并被后人发扬光大,造就了苹果之乡眼前的繁荣。如今漫山遍野的苹果树摇来了滚滚财富。从沟里到沟外、从山上到山下,一坡一坡,铺天盖地。百姓人家的房子都零散地分布在果林里,沟里沟外、山前山后。这里是“老树枯藤昏鸦,小桥流水人家。”

春天花开季节,早上睁开眼睛面对的是一树接一树怒放的鲜花;而秋天收获季节,则是叮叮当当挂满枝头、走路不小心碰头的苹果。所谓是“一走二三里,炊烟三四家,山头连成片,春上金银花。秋后果成山,富贵你我他”。

 

这这里是神仙住的地方,悠闲、轻松,比盘锦强了一百倍。如今我混到此地来坐享其成,完全是上帝的对我的眷顾,是祖宗的阴德庇护。我心满意足了,也做好了扎根此地的思想准备。学生时代的理想和野心尽付东流水,什么都不想了,以后咱在此地“种菊东篱下,抬头见南山。”

 

到来的第二天就到地里参加生产劳动,我惊异地发现这儿的所谓劳动,哪儿有一点劳动的样子?简直是一种享受,学校联欢晚会上的游戏活动,也没有这么潇洒自在。在盘锦磨练一年,吃了难以想象的苦,出了难以想象的力,对劳动两个字有深刻理解。

盘锦的劳动组织是个竞争的劳动组合,能榨取人体细胞里最后一滴营养成分。队里的人分成几组,每组一个“打头的”,也就是组长。干活的时候打头的中间一站,其他的人在他两侧雁翅排开,打头的一声令下领头拼命向前干,其他人在后拼命向前追。大家你追我赶,都怕被人落下太远。被追上或者被落下,那是很难堪的,直接影响到工分等级的评定;打头的如果经常被别人追上,那你打头人的位置就该换人了。

说起来这种方式非常科学,劳动效果一目了然,效率和质量最高。以前地主家雇佣农工的时候,就采用这种组合形式。农工一天出工后,晚上累的炕都上不去。在盘锦一年,我被打头的拖着,也算是“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此地这种嘻嘻哈哈的你追我逐能算劳动?



 

山沟地方一年四季的劳动主要是挑。冬春夏三季向山上挑生产资料, 秋季向下挑丰收的果实。虽然是挑字当头,但劳动随意,全凭自觉。小小的编筐装上那么一点东西,扁担晃起一步三搖。大家说说笑笑、嘻嘻哈哈,像是正月十五庙会上的“挑花篮”。青年男女凑在一起,有无尽的高兴快乐,女孩子高兴了嘴里唱起山歌:

“看夕阳看夕阳吆喂

一轮红日下山岗。

有人山上放牛羊,

不知可是我的郎?

女孩唱到这儿,有人马上得便宜卖乖:

“是的,我就是。我就是你那日思夜想的郎!”随即跟着一串笑声。

“去你的!”唱歌女孩并不理会,继续唱到:

“一心要去上山岗,

去看我呀我的郎

就怕老牛把路挡

不肯让我过桥梁吆嗨。”

旁边一调皮小子跟上一句:“别怕,哥哥我在这儿,狼来了都不怕,何怕一头牛?。”

“哪有什么别的狼,你就是那厚脸皮的色狼!”随即手里土块抛过去:“打你这只厚脸皮的色狼!”

那小子摇身躲开:“我的娘哎,这么厉害的丫头,哪里还能找到婆家?”

这样的玩笑令人心里发痒,但我是不敢随便答言的,村姑脸皮壮实、口齿伶俐,和她们调侃,经常吃亏。

 

那一次,一个女孩唱了一曲《上花轿》,我在旁嬉皮笑脸地说:“还上什么花轿,咱两家离那么近,你直接过来拜堂成亲,然后我们入洞房,何必那么麻烦,舍近求……”

一个远字尚未吐口,胳膊就被那女孩揪了,那女孩表情严肃、一本正经:“那好,我们现在就走,到你家拜堂去!谁不去谁是王八蛋!”女孩胆大,拖着我向山下走。

我当场愣住,没想到此地女孩如此强悍,我要被逼上梁山了,答应了不行,不答应也不行。作茧自缚,仓促间也就囧像毕露、进退两难。旁观者围拢过来,大家趁火打劫、甚至喊起了号子,这些人唯恐天下不乱。我却进退维谷,不能应对,一时成为村中笑料。

尝到了厉害,再也不敢随便和人开玩笑,实在忍耐不住时,在没有风险的情况下讨上一两句口头便宜,马上打住。



 

日子在嬉笑中一天天过去,到了麦黄杏红的时候,心里想到一件事:后山的樱桃熟了。

老虎沟苹果漫山遍野,樱桃却只有那么二三十棵,物以稀为贵。当地原来不产樱桃,几年前由上级主管部门倡议和推荐,勉强栽种了几十棵,生产队只当是“搂草打兔子”,顺便了。樱桃结果以后,丑小鸭变成白天鹅,人们这才见识到庐山真面目,樱桃果形俊美、果实甘甜,价钱是苹果的好几倍,还供不应求。往年由于疏于管理,不等成熟就被人尝鲜摘光了,基本上没有收成。今年队里派了五七战士老薛专职守候,民兵连长连富也重点看护,队里为此还开了会,宣布了一系列的制度。于是无人敢偷,眼见樱桃收成在望。随着收获季节的临近,半山坡上的樱桃树成了众人瞩目的对象。太馋人了!



 

樱桃,太诱人了。它是大自然最成功的艺术珍品,看着,就让人垂涎欲滴!

颗颗诱人的果实,似玛瑙翡翠精工雕琢而成,晶莹但不剔透,给人留下许多遐想;色彩丽而不艳,华而不娇,有古老贵族高贵但绝不张扬之感。看果柄,长一厘则嫌长,短之则嫌短,似玉石精心打磨后,镶嵌于果实中央,与果实搭配默契。多此一柄,三五果实相聚,神采飞扬,有时还能带上一两片绿叶衬托,红黄绿褐各种颜色巧妙搭配,太漂亮了,大自然真是巧夺天工。

目前,果实接近成熟,尚未开摘,红果绿叶相映。微风吹来,枝叶飘摇。阳光下斑斑闪光。


 几天来我的心里反复琢磨,怎样能吃到一顿不花钱的樱桃?眼见树上的樱桃越来越红,收摘期日近,如果再不动手,哪天队长一声令下摘光,要吃只能等在来年了。

古人有“日啖荔枝三百颗,不成神仙也张狂”之说。古时没有樱桃,所以那时的人没见过天,只知道荔枝好吃,梦想着吃三百颗荔枝变成神仙。如果那个写诗的人吃过樱桃,恐怕那句诗就得改一改了,荔枝怎能有樱桃的甜美? 如此美味,不能要求太多,偶尔能吃上十几颗足矣!每天吃上三百颗?野猪拱食吗?那不是享受美味,是暴殄天物!

 

想起樱桃的味道,口中的汁液唰唰流出,那种美妙的感觉语言不能表达,即使天上王母娘娘九千年一熟的仙桃酿就的琼浆玉液,也不能有如此之美。

人生在世吃喝玩乐,“吃”字排一,百姓吃糠咽菜为了活命,达官贵人吃遍天下美味,则是为了享受和排场。当年,唐明皇为博美人笑,不惜动用军队为贵妃从千里之外的岭南向西安运送荔枝,官道上千军万马一起出动,扬起的尘土遮天蔽日。为了让皇帝的美人早日吃上荔枝,几万人兴师动众起早贪黑、跑死马匹也在所不惜。即使这样,荔枝几天后才能送到西安,已经味道大变,但杨贵妃还是爱不释手、吃得津津有味,露出难得笑容。

杨贵妃是没见过天,她如果吃过樱桃,就绝不会再想荔枝,如果那样事情就简单的多了。明皇只须着人在华清池侧开出几亩地,栽上樱桃,精心培育。让其一年四季,花常开,果常有。



 风和日丽之时,由明皇相陪、众多宫女太监前呼后拥,心腹大臣左右护卫。那时贵妃杵立树下,轻佻小手伸出,十指尖尖,摘下一枚放入口中。轻嚼慢咽、仔细品尝,明皇一旁把酒吟诗,众人作和。高兴之时,再让画工画一幅贵妃品樱图,图中美人婀娜多姿、娇态百媚,唐明皇色眼迷离、醉意懵懂;旁边李白之类的马屁精趁机献媚,作一首“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樱桃树下见,会向瑶台月下逢。”的美诗奉上,美人美景美诗,定能流传千古。

但是这样一来,就没了唐明皇那些耸人听闻的劳民伤财的荒唐之举,也就不会有安史之乱,明皇也就不必如同惊弓的兔子般四处奔逃。如此,白居易老先生的《长恨歌》没了素材,大概也就写不出来了。那岂不是中国文学界一大憾事?那句“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这样的千古名句如果没有了,追究起来,樱桃的罪过不小。


 樱桃,樱桃,几日来绞尽脑汁,还是想不出办法。我没有孙悟空的本事,没法在众目睽睽之下偷吃仙桃。

 那一片樱桃树在生产队部后边的山坡上,在众人的眼皮底下,站在高处或者在队部的窗前,所有樱桃树可以尽收眼底。那个老薛是城市下乡的57战士,地道的死心眼,对这片樱桃树忠心耿耿,即使对自己年轻俊俏的老婆,也没有这样忠于职守。他几乎二十四小时瞅着樱桃,几乎眼都不眨,想瞒过他的眼睛,想都别想。

还有民兵连长连富,经验老道、神出鬼没,谁也不知他什么时候从什么地方钻出来?如果干坏事让他逮住,绝无二话。是大会批评小会表扬,不折腾的你死心都有,他绝不罢休。几日来思来想去毫无办法,我在当地名声颇好,是几级知青典型,可不想为了吃一顿樱桃毁了自己的清誉。

说起连富,是个老实忠厚之人,巡山看林,勤于职守,秉公执法,铁面无私。我刚到此地时,作为投名状,请他喝过一次酒。以后交往不多,自然也没多少人情。

 

想着连富,连富就来了。 这天中午路上走个碰头,招呼后本欲走开,连富却不怀好意地瞧了我一眼,脸上狡點一笑。

那个笑不是好笑,我心怀鬼胎,不禁心中一咋:“这小子笑的不地道,难道看出什么?” 连富凑近我的耳边,悄声说道:“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你惦记后山的樱桃,想弄点尝尝,但是没有门路。”心思被他一语揭穿。

“你,你,你别胡说!”我一步跳起,极力否认。

“你就别不承认了,你那点心思,瞒得了别人,能瞒过我?你几次在果园前转悠,我就知道你动了坏念头。”

被人说穿了心思,没有办法,只能耍起无赖:“动坏念头怎样,不至于罚款吧。布告上怎么写?写着:‘某某想偷樱桃,罚款二百元?’”

“你这小子别油嘴滑舌,你想不想吃樱桃?想吃今晚跟我走!”

“??????”听此言脑袋发懵,一时间画出无数的问号,怀疑耳朵听错了:“怎,怎么回事,再说一遍。”

“今晚我领你去吃樱桃。”连富看着懵懂的我,很认真地说了一遍。

终于明白了。这就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看连富不像作弄自己,遂心中大乐:“他娘的,都说天上不能掉馅饼,这不是掉下来了吗?有民兵连长连富领路,什么樱桃吃不到?

哎!此人监守自盗,表面看去道貌岸然,却原来是个内奸。”


 

晚饭以后,月亮高高升起,我来到约定地方,连富已经在等待:“听我说,此事咱们须要慎重,万万不能让别人看出什么。咱们先找个山窝藏好,等到老薛回家,那时....”

我心里兴奋,口中说道:“听你的好了。”心中却在嘀咕:“怪不得人们常说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果然不假。千思万虑不得解之事,连富几句话办到了。”

老薛晚饭后返回,不知是察觉到什么,还是责任心所致,在园中走来走去,反复查看,好在连富选择的山窝隐蔽,老薛从旁边走过几次,竞没发现。我们二人藏在山窝里,听草虫吱吱叫声,蚊子在脑袋边嗡嗡叫着,选择人身上合意的地方下嘴,二人被咬的满脸是包,却大气不敢出。

看着连富的狼狈相,不由得心里生出可怜之情:“本是堂堂正正民兵连长,光明正大地在山上巡逻,防贼捉贼,如今受我之累,出来作賊,竟不知为什么?有时间一定问明白。”

老薛巡查几次,没发现有问题,但第六感官告诉他,今天晚上天下不会太平。他心里不安,却又发现不了问题,于是找块石头坐下,望着月亮不走了。老薛,连富和我三人比起耐心,月亮渐渐移到正中天,接近半夜了那个可恨的老薛还是没有走的意思。

看老薛不走,我不禁心中暗骂:“你这老倔头这是何必,樱桃又不是你家的,你也不挣队里的工分,你那么认真干什么?

你他娘地不好好回家陪老婆,倒是在这里耗费精神陪我们,你挺受欢迎吗?

你家里媳妇年轻貌美百里挑一、千里挑二。你那个小老样能娶这么个老婆,你是祖上烧了高香,真不知道当初你使用了什么卑劣手段?武大郎竟然勾搭上潘金莲!真的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好好的鲜花插在牛粪上,你他娘的还不满足?还跑到山上看月里嫦娥?

嫦娥挺忙,几个相好不是海军里的天蓬元帅,就是天宫里的卷帘大将,托塔李天王更是称霸一方。这几个人个个位高权重,为嫦娥争夺的你死我活,她还有时间搭理你吗?

你那个潘金莲早就不省油了,一对风流眼睛总是在后生们身上瞄来转去,像一头发情的母猫,正在寻找合适的目标。一旦让她找到,她决不会守妇道,肯定跟心上人跑了,跑到一边卿卿我我,你哭鼻涕都来不及。这就叫赔了夫人又折兵,丢了西瓜芝麻也捡不着。再说村里众多的西门庆、东门庆早就忍耐不住,垂涎欲滴、跃跃欲试,今天晚上这时候说不定……。你这个老……老贱……,实实在在的漂亮老婆你不守着,跑到山上异想天开,真是发贱!”

一时间替老薛想了许多,甚至上下几代都悄悄地问候到了。终究做贼心虚,不敢出声。

 

草窝中的滋味不好受,樱桃尚未入口,先做了蚊子的美餐。大大小小的蚊子闻讯赶来,轮番攻击,肆无忌惮。二人碍于附近的老薛,不能反抗。

不知什么时候,一条小蛇从附近经过,看到草丛中的我,停下思索一阵。
蛇的三角形的脑袋抬起,口中的舌头吐出,两只小眼闪闪发出绿光,注视着我。它不明白为什么两个人会在草里趴着,是在等自己吗?蛇在考虑是否应先下嘴为强,上前猛咬一口。思索良久,还是决定走开,以自身实力,胜算很少。
蛇爬开了。我的身上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月亮逐渐西移,老薛终于打开手电,他决定要下山了。下山前,他又认真查看一遍,还是什么没发现。夜空静悄悄的,几个萤火虫飞来飞去,山风吹来,带来微微的凉意,他下了决心,亦步亦趋地向山下走去,脚步声渐远。

 

山谷之间一片寂静,月光悄悄洒下来,村庄隐隐约约,许多房舍院落,都隐藏于黑暗之中。星光闪烁,山虫吱吱的鸣叫,村里的灯光都熄灭了,劳累了一天的人们进入了梦乡。

是时候了。

我俩一跃而起,奔向早已确定的目标,我迫不及待,不分青红皂白揪一把果实塞到嘴里。这一瞬间简直忘了天南地北,浑身飘飘欲仙,只有眼前树上樱桃光芒闪耀。此时此地,胜过蓬莱仙境,任是用紫蓿宫的驸马爷位置也不换。

 

朝思暮想的樱桃终于到口,一时间手忙嘴乱,像猪八戒进了蟠桃园,只管大把大把塞入口中,顾不上什么好坏了。倒是连富不断提醒:“别着急,别咬了舌头,漫山樱桃够你吃的,你倒是把核吐出来呀!”。  

连富不吃,只是咬着一枚樱桃核反复品味。我想他的心里肯定是矛盾重重,从巡查抓小偷的民兵连长到偷樱桃的毛贼,一步跨过了三八线。想当年犹大出卖耶稣的时候,心中的纠结一定也很大,但是为了几个即将到手的大洋钱,昧着良心也算是值得。连富出卖原则到底是为什么?我无权无钱也无势,但是他却肯冒天下之大不韪。这事一旦被人发现,他将永世不得翻身。我百思不得其解,索性不想了,放开心思吃樱桃,等以后有机会一定问个明白。

稀里糊涂吃了半天, 肚皮渐渐地鼓了起来,吃不动了,这才想起盘锦的老同学。如安美华,秦静涵之类的女婵娟,在一铺大炕上打滚的林中正,桑弟,周明贤之流。这些人现在仍然生活在水深蚊多之中,何曾见过这种人间美景?盘锦虽然“天苍苍,野茫茫,风吹日晒稻叶香。”稻香怎比口中樱桃来得实在,恨不能和同学共享。



 

安美华,秦静涵几个女婵娟,夏季探家回大连,和我们男生一样,也扛了一袋大米,沿着铁路走向盘山。

人言“远路无轻载‘’。我们几人后生年轻、身强力壮,肩背大米从青年点走到盘山,尚且气喘吁吁、腰痛背酸。几个如花女子,平日婀娜娉婷、腰纤力弱,何曾出过如此之力?现今也扛了一袋大米,走十几里路,那个表情可想而知了。

几人一路上咬牙切齿、花容另乱,直走得香汗淋漓、披头散发,气喘吁吁,汗水泪水混流,狼狈之相不能言表。我心里想道,背米饥渴之时,如有几粒樱桃入口,那必然能浑身气爽、解渴生津、力增百倍。然而却无法送去。几人别说樱桃,干净的凉水也没有一杯。



 当年隋炀帝下江南,乘船沿运河而行,所乘之船,皆由十七八岁美少女拉纤,几千卫兵持戟扬幡沿河堤而行。炀帝一路之上风光无限,耳中丝竹乐声不断,眼中尽收两岸美景。看河水涟涟,美人拉纤倩步,如杨柳春风,一步三搖。炀帝口中美酒佳肴不断,尽享人间之清福。

皇家势大,轰轰烈烈,沿途百姓跟着开眼。隋炀帝虽然残暴然而才高,琴棋书画无所不精。见此佳境心绪荡漾,豪情大发,遂铺纸泼墨,亲为手书“美女拉纤图”一幅,须臾画成。

炀帝才艺双绝,所绘之图皆为上品,“美女拉纤图”更是上品中的珍品。凡见过此画者无不为之赞叹,如身临其境:大江之上徐徐春风扑面,拉纤少女栩栩如生,江水翻卷、岸上百姓呼声雷动,甚至嫩柳之清香也呼之欲出…。

此图炀帝亲自收藏,除了亲随并不轻示于人。 然而自其时起,世间各类仿冒“美女拉纤图”却泛滥起来,即使普通百姓家,也须有一图家中装点门面,遂使得“洛阳一时纸贵”。

“美女拉纤图”在隋唐时广为流传,宋元年间减少,至明代方为绝迹。各类盗版拉纤图随着时间久远而灰飞烟灭,只有正版收藏宫中,为历代皇帝喜爱。风流皇帝乾隆尤喜此图,每日把玩爱不释手,死后带到地下继续玩赏。后来民国将军孙剑英倔陵,无知大兵得到此图却不认宝,随手丢于焰火之中烧毁。至此“美女拉纤图”彻底失传,中国也就少了一件传世之国宝。

哎!真是可惜、可恨,又可怜!

 如今,娥娜五女背米沿铁路鱼贯而行,虽是步履艰难、大汗淋漓,迎面大风吹得头发凌乱,然青春靓丽,众人花容月貌倒是另有一番姿色。如若有丹青妙手依次绘出一幅五美背米图,当比拉纤图更为动人。此图定能感动世上铁石心肠,流芳百世,稍补《美女拉纤图》损毁之憾。

我常恨自己手拙,不会画画,有这么好的题材,竟不能利用,白白浪费了。

几个女生背的大米,被香汗浸透,所煮之饭,幽香清纯,袅袅荡荡竟飘出数里之遥,闻者皆惊。米饭入口荡气回肠、回味无穷,有幸者能吃一碗者更是赞不绝口,毕一生难忘。

“香米,香米!”众口皆赞,由是香米之名传世。

有好事之人前往刨根问底,知是盘锦所产之米,以为盘锦之米皆如此。 由此香米之名由大连反传回盘锦,为有心人所珍藏。

市场经济以后,盘锦一带盛产香米,然而和当日的香米不可同日而语。只 是袭其名,而无真正“香米”之实,真正的香米早已绝迹。  

有人专程去盘锦高价购米,请来宾客炫耀。哪知打脸,新蒸出来的米饭和普通米饭味道相同,并无出奇之处,尴尬之时还以为没有买到正品。他们不知道真正的香米只有那几袋,那是天机缘所成,是极为难得的珍品。

我听说此事以后心里琢磨许久,思前想后忽然大悟:“那是米吗?那是美女的汗水和泪水结晶!是孝心感天动地的结晶,每一粒都比钻石还要贵重。就像天上掉下一块金刚石,能捡到那是机遇,非人力所能强求。


此时怀念同学,曾经同甘苦,如今自己脱出了困境,算是“身在福中”,应该想办法让他们尝点“甜头”才好。不由得想到:如果他们在樱桃园中,会怎样?

 林中正之类是不必说了。“林中正,林中正,林子中间躺正。”那名字起得是有先见之明的。

在盘锦时,生产队队部前边不远处有一片小树林,四周野草繁茂,也算是人迹罕至。对于林中正,这儿却是天堂之地。他交结了一位女友,是个鞍山知青。两人情投意合,经常扯着到林子中间谈情说爱,情到浓时把持不住,便干些警幻仙子训练贾宝玉所做之事。中正聪慧伶俐无需训练,对此事是无师自通,并且兴趣益浓。两人三天两头树林里跑,兴浓时肆无忌惮,得意忘形不管不顾,以至于春光外泄,时间稍长,绯闻便沸沸扬扬。

一日,一位老贫农半真半假:“老林哪,队里让你看青,你不在庄家地里看着,却天天往树林里跑,林子正中那块地皮,都让你压实啦!”

中正正色回言道:“林中地方大着呢,你老如果看着眼气,尽可将家中老伴领去,我们老老少少,一起压地,岂不是好!”气得老农两眼一翻:“你,你……。你这小子太不正经,说的是人话吗?”

中正善吃,但是见到的好东西,定能想方设法弄来品尝。此人粗鲁,对自己的女友,他尚且不知怜香惜玉,搞得人家女孩名声狼狈,他如果到了此地见到如此美味,岂能忍耐得住?一定吃个天荒地老,树毁林荒。断不可让他知道!

 至于那几位美女小姐,就两说了,她们是大家闺秀,家教渊源,虽然已经不再三从四德,但是知书达理,举止文雅,断然不能如中正般粗野。

她们或像杨贵妃那样,伸出芊芊玉手,摘下一颗,品于口中。然后口出文章,吟诗作对,三五颗之后,或可有锦绣文章传世,那是另一番意境。忽然转而想之:美女如果做贼,会是什么样子?

想起另一女同学张淑珉,有点张三的手腕,有一次看中山上的黄元帅苹果,瞅人不注意摘了两个,结果被人发现追赶。张淑珉慌不择路,朝山上林中跑去。气喘吁吁,却舍不得丢掉手中的苹果,又不能留着作为罪证,遂一面跑,一面狼吞虎咽,不长时间连皮带核全咽到肚里。看山人追到之时,苹果全部吃完。她却原地站定,两手一拍,耍起无赖:“你们干嘛追我?有什么目的?莫不是见色起意?……说我偷苹果?谁偷苹果了,有什么证据?”

追赶之人竟无言以对,面面相觑:“这么一个文静的城市女孩,一面跑一面吃瞬间能将两个大苹果吃到肚里,动作之快,太令人佩服了。了不起,了不起!常言说捉贼见脏,没了赃物,怎能说人是贼?如今让她倒打一耙,说我俩见色起意,我俩反而成了贼,这名声一旦传出去,传到老婆耳朵里,那是跳到水库里也洗不清了……”两人尴尬无言,仿佛自己真的作了贼。

如果那个女吃货如果到此地,看到了这种美味,那还不眼放贼光、大吃特吃?吃个天昏地暗,南北不分。吃够了、吃累了,在大树底下睡一觉,张淑珉当改名叫张树眠了。这事也是个好素材,如果依此事画一幅美女跑山图,将美女边跑边朝嘴里塞苹果的囧像画出,或者是吃完苹果、两手一拍,放泼抵赖的狡猾像画出,定能吸引人的眼球,肯定也能卖个好价钱。

 想入非非,一时忘了身在贼境,神思陷入梦中。

连富拍下一掌,使我魂归就里。抬头看天,已过了半夜。肚子虽然装满了,口袋还是空的。抬头看到一枝杈上果实大而红,就摘这枝。虽然那几个谦谦君子不能亲临其境,我代表他们多吃点。君子之交,神交。

枝头太高,须得踩着梯田一侧的斜坡,一脚踏树,才能勉强彀着。我爬到坡上,伸手拉下枝头,另一只手抬起摘果实。谁知斜坡太陡,立脚不稳,身子一歪,滑了下去。只听咔嚓一声,树枝被拉断了。枝头搭在梯田斜坡上,好大的一个枝叉。寂静的夜晚,声音额外响亮。

“真糟糕,这不是作孽么!虽是做贼,也得讲点贼德,吃点罢了,怎么能毁树?”我心里突跳,不由暗骂自己。那连富眼望远处,默默不语。

 第二天,队里召开社员大会,我心怀鬼胎,坐在角落默不作声。老薛因为樱桃被盗,自己严重失职,心有愧疚,也低头不语。

只有连富慷慨激昂:“这件事情很恶劣,是谁干的?我们心里有数。党的政策一贯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何去何从,自己思量!”

我本来心里愧疚,听到此话转而暗笑:“这个老实人,倒是个好演员!一幕《贼喊捉贼》,演的活灵活现,让人刮目相看。一个人既是编剧,又是导演,捎带主演。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